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73】天之娇女

【073】天之娇女

    “冉儿来了,朕都盼你许久了,还说什么为朕准备独一无二的寿礼,朕倒要看看,心灵手巧的冉儿为朕准备了什么。”上官嫣冉娇怯一笑。袖手轻拂……诸人只觉得眼前一亮。那是……离帝一见,果然满脸欢喜,“冉儿这份礼,真是珍贵异常。朕收下了,冉儿有什么心愿,不妨告诉朕,朕一定满足。”上官嫣冉唇角挂笑。“冉儿没什么心愿,就是盼着陛下不要生气,须知久气伤身。更何况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陛下应该长笑一天的……”丹夏惊诧的看着上官嫣冉手上的东西,不由感叹古人心思手巧。

    一统江山,一桶‘姜山’,还是冰玉雕成的世上独一无二的‘姜山’只见琉璃烧制的精致小桶中,冷玉似羊脂般,连绵起伏卧于桶中。再细看,丹夏愕然发现。这冰玉竟然是按照九渊大陆雕琢而成,那上面,曾经的苑国。现今的离国,晗国,加罗……沥沥在目。离帝见后,果然喜上眉梢。一挥手,奔向丹夏的侍卫恭敬退下。

    “看在冉儿的面子上,今天便饶姬丹夏一命。姬丹夏,不要以为朕的儿子被你所迷,朕便奈何不得你,须知,朕是离国之王,四儿就算再宠你,他也是朕的儿子,朕之臣子。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何况一个无名无份的女人……”

    丹夏抬头,第一次正面迎上离帝。那清灵的眸子,那目光中的不羁,让离帝心下一沉。“是,丹夏记下了。”下一刻,女人乖觉的俯身应是,离帝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视线再次调向那华美无双的‘江山’。他子女众多,儿子生了不少,平安长大成年的有五个。却没有一个如上官嫣冉这般知他心,明他意。

    上官嫣冉被册封女官三载,她的聪慧,更甚男子。而又聪明的不会让人觉得太过耀眼。

    三年间,多少次他在国事上遇到瓶颈,都是她在一旁浅笑的一语道破。

    对这个与自己小儿子年龄相当的上官嫣冉。离帝分不清是男女之情,还是父女之谊,只知道他己离不开她。

    为表对她的看重。这玉澜苑只有她不需经过传唤,便可畅通无阻。今天正值他六十整寿,她又送了他一份这样合心意的大礼。而她的要求一如即往的简单。只是不想看到他生气,那他便不气。

    就算那姬丹夏生得三头六臂,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己。与他的生辰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这样一想,离帝伸手将上官嫣冉招至近前。附耳说了几句。上官嫣冉领首。

    随后抬头,一步步走向北夜灏……

    说到上官家,离国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上官家随第一代离国君主征战天下,立下汗马功劳。

    待离帝称帝后,欲论功行赏。上官家先祖却轻飘飘挂印而去,言道……喜欢过无拘无束的自由日子。离主闻后。哀叹一声痛失良将,并派了大批暗卫寻找。

    终于在两代后。寻访到上官家余孤。

    自此后。但凡上官家嫡长女,都会被收入皇宫教养。并在及笄后任命女官职务。

    待过了双十年华,离帝会为其配一门美满姻缘……

    有人说这是北夜家世代感念上官家的忠诚,对上官家格外恩宠,也有人说这是离帝为了防止上官家与皇家离心,从而将其嫡长女收入宫中为质……不管真正的原因是什么?上官家确实世代受皇室照抚,上官家长女也皆姻缘美满。直到这一代,这一代的嫡女名嫣冉……三岁入宫。一直被养在皇后膝下,三年前,芳龄十五的她被任命为御前司仪,负责伺候离帝笔墨。

    渐渐的,离帝对她甚是相信。以至离帝轻易不示人的玉澜苑她也可自行出入,这样的圣眷下,日后谁人若能娶到她,简直与娶到皇室公主无异。

    她的到来,让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霎时淡却,玉澜阁再次恢复该有的欢声笑语。诸人虽饮酒的饮酒,吃菜的吃菜。可所有人的耳朵都竖起来。想听听上官嫣冉走向北夜灏到底传达离帝什么旨意。

    丹夏亦好奇,她眼见女人一步步走向她。那眼神看似在看她,实则,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身旁的男人。男人拥着她的手臂依旧有力。可随着上官嫣冉一步步走来,她明显的感觉到那束缚之力渐弱。直到,他将手臂不知不觉的收回……霎时,丹夏心头一片黯然。却不得不强行将笑容挂在脸上。

    起身盈盈拜下。

    “多谢上官姑娘相助。”

    “公主不必多礼,公主聪慧,自然知道有些事情强求不得,与其最后落得个黯然神伤的结果,不如早些罢手……”上官嫣冉的声音一如那夜听到的那般柔美,似乎还带着淡淡担忧之色。

    却换来丹夏心底一声冷笑。

    如果不是看到那夜她肮脏的真实灵魂,她真的会被她柔美的外貌所骗。她在担心,她在害怕,虽然她极力掩饰。可却逃不过丹夏的眼睛,她在怕什么?怕她将知道的一切真相说出。

    她会吗?或许在她的心里,女人都是狭隘的,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

    就像那夜,她一脸大义凛然说她的存在会威胁到他的大业。其实,真正威胁到的是她吧,是她在北夜灏心里的地位,她怕自己的那份独一无二被她打碎,她怕北夜灏假戏真做。

    所以,哪怕此时并不合时仪,她还是出口警告。虽然她每句话说出口。看似都是为她着想。

    “多谢上官姑娘的‘忠言’。只是丹夏做事,但凭心意。至于上官姑娘所说黯然神伤的结果,如果真是如此,丹夏认了便是,倒是上官姑娘,要趁早为自己的终身做打算了,须知女子年华有限。”上官嫣冉的脸色变了又变,在诸人看不到的角度,看向北夜灏的眼神亦透着怀疑,受伤,彷徨……最终,她勉强稳住心神。

    “公主说的有理,嫣冉谨记。殿下,刚才陛下叮嘱,今天是陛下生辰,不想途增烦恼,还请陛下应允,请丹夏公主去偏殿歇息片刻……”上官嫣冉话语出口的瞬间,丹夏的纤腰被北夜灏猛的一揽。

    北夜灏薄唇抿了抿,眼底闪过挣扎之色。

    “殿下放心……”随后,上官嫣冉淡淡一句话,北夜灏的眼底虽还透着淡淡的怀疑,可拥着丹夏手,却渐渐松了。

    最终,微微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