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71】宴无好宴

【071】宴无好宴

    “白小姐,赶问灏王殿下什么时候成了‘你家’男人?”

    “陛下赐婚时开始的。”白潭眼睛一翻,一幅我家东西不容染指的神情。

    “哦。白小姐也说了,只是赐婚,等什么时候白小姐十里红妆嫁入灏王府。成了女主人时,再来质问丹夏这个问题吧。到那时,也许丹夏心情一好,便将灏王殿下拱手相还了。”

    “你这话说的在理。那算了,在本小姐嫁入灏王府之前,便不计较这些了。”白潭好似真的认真想了想,最后面色不愈的开口。

    “如此,多谢白小姐了。丹夏说话算话,待白小姐入主灏王府之日,丹夏定将灏王殿下囫囵着归还。”丹夏笑的真诚,身边男人却危险的半眯起眸子。

    明知是演戏,可丹夏出口的话,还是让北夜灏心里不舒服。甚至想干脆把这女人扛上肩,扔回绛雪园。再不让世人得见。她的笑,唯他能见,可她偏偏笑的没心没肺。还囫囵着归还,当他是什么。枣子还是水梨,还囫囵……可不得不承认,这女人一幅没心没肺的样子,那张平日冷中带傲的小脸笑开了花般的样子,还是让他觉得眼眶发热。

    多久,她没在他面前这般笑过了……好久好久了。

    林柔依咬牙,林清依手里的锈帕也拧成了一团。这半路杀出个白潭来,初时她们还以为能有出好戏看,不想没说几句。便将刚才她们二人的明嘲暗讽还了回来。

    她们暗讽姬丹夏明不正言不顺。却偏要以色侍人强留灏王府。她便明嘲林柔依当年入府时只是青衣小轿,从灏王府偏门被抬进王府,而且言语中还提醒林柔依并非正妃,暗讽她逾越。

    这翻较量下来,谁也没占到便宜。

    其实丹夏对于白潭的相帮理应感激的,可丹夏郁闷啊。刚才多好一个机会。她撒个泼耍个赖,灏王再那么一哄。灏王迷恋亡国公主的谣言岂不能更上层楼。不过她也有个意外的收获,这位白潭,似乎不简单,最起码她与面前林家姐妹不是一个档次。

    如果白潭真的心仪北夜灏。这样特立独行的女子,北夜灏会不会喜欢?一股危机意识在丹夏心头顿生。

    当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后,丹夏不由得在心底腹腓自己,反正那男人有个红颜知己了,再多个有力的角逐者也不算什么。反正左右与她无关。她与他之间的关系很明白。

    交易而己,交易达成之日,便是承诺履行之时。到时银货两讫,这男人最后落于谁家,与她何干,何故凭白乱想,坏了心情。

    “好了,时辰快到了,诸位哥哥们,请入席吧。”见硝烟味终于淡了些,北夜扬赶紧抽空插话。

    诸人点头。各寻自家女人,三几相携着向玉澜阁走去。

    演戏要演全,这位白小姐既然表明了心迹,当然要与心仪男人走在一处。于是她理所当然的占据了北夜灏身侧的位置。这样一来,林柔依生生被挤的没了位置,不得不走在北夜灏身后。风流的扬王殿下那个郁闷。为毛他又要和这女人走在一处,这女人脂粉味熏的他想打喷嚏啊。青楼花魁都没她来的香……强忍着想将林柔依一掌拍飞的冲动。北夜扬走在诸人身后。

    他眼尖的发现姬丹夏似乎越走越慢,渐渐的与自家四哥拉开半个身子的距离。可自家四哥以他从未见过的强势姿势,将姬丹夏一把扯回怀里。姬丹夏挣扎,他家四哥合掌。两人一番私下较量后。他家四哥完胜。

    他从不知道,原来他家四哥骨子里竟然这样放lang形骸。竟然不顾场合,便与姬丹夏这般撕扯,也不怕被世人嘲笑。又想起为了姬丹夏,他这四哥早己被人嘲笑了无数次,不由得心底一沉。对姬丹夏,四哥到底是真是假?是演戏还是真情所致?真有几分?戏又有几分?如果是真,那雪晴又被四哥放在哪里?一想这些,北夜扬一个头两个大。不知不觉间,报复姬丹夏的念头似乎淡了……

    ***离帝大寿,席开百桌,席间珍馐无数,如流水般端上撤下。离帝龙颜大悦,下令诸臣不醉不归。诸臣山呼万岁万万岁……怎么看这幅画面都煽情的很。玉澜阁大敞殿门。百席设在殿门外,诸人能远远瞻望到离帝龙颜,己甚是激动,场面许久没有降温。

    离帝看起来颇有兴致。唇不离酒。对于北夜灏携丹夏而来,戾色只是从眼底一扫而过,便做不闻不问状。品级不高的官员皆在殿外饮宴,品级高的如离国左右司丞,各部政司,与新近颇受圣宠的白司正在殿上自是有位置。

    殿外是十人一桌,女眷在玉澜阁侧阁另有安排。玉澜阁内却是壁垒分明的小案。

    这案比平常一人使用的要大上许多,是以每位主子配一案,北夜灏这里则是北夜灏居中而坐,丹夏与林柔依左右相侍。他们对面,正好是白家,白潭陪在其父母身边。举杯对着北夜灏掩唇娇笑。这一幕,让坐在离帝右下的艳妆女子微微挂上笑颜。

    只见她端起杯。唇角上勾,娇滴滴敬向离帝。离帝今天盛装出席,华堂之上,正中巨坐,黄金包身,看上去华贵润泽,离帝一身明黄,一身腾龙刺绣在身上飞腾盘旋,远远看去,似要挣破龙袍,遨游九天。见到自己的爱妃娇滴滴敬酒,自是满饮而下。

    “陛下,值此大喜日子,臣妾觉得何不再添一喜。”进殿后,北夜灏己小声叮嘱过丹夏,那里坐的是贤妃,即二皇子北夜锦的母妃,观二皇子北夜锦的样貌,便知乃母定是国色天香,丹夏一观,果然不错,那贤妃虽己年近四十,可保养合适,那被层层宫装环绕的身姿依旧曼妙玲珑,难怪圣宠不衰。

    “爱妃何出此言。快快言明。”离帝似乎来了兴致,脸上带笑的追问道。

    “陛下请看,潭儿与灏儿眉目传情许久了,臣妾看的都脸红了。臣妾想做回红娘,也正赶上今天这样的好日子,陛下何不成全了他们。”诸人听贤妃这样一说。将目光瞬间调向北夜灏与白潭。北夜灏似是没听见贤妃的话,竟然唇角带笑的轻执玉壶,斟了一杯琼浆,却是递到了丹夏唇边。

    丹夏也不避讳,接过,饮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