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69】粉饰太平

【069】粉饰太平

    随着男人声音出口。丹夏只觉得脑袋一晕,便被男人打横抱下了马车。

    不用看,丹夏也知道此时诸人的目光一定集鄙夷,嫉妒,嘲讽于一身,而且通通射向她。“王爷……”既然要演戏,岂能他一人唱独角戏,丹夏迅速调整面部表情,在诸人看戏般的眼神下,伸出一双藕臂,缠上北夜灏的脖颈。同时,娇滴滴的声音扬起。

    和着诸人抽气的声音。北夜灏坦然的抱着丹夏,迈步跨进了宫门。

    被男人抱在怀里,丹夏强忍着挣扎的yu望,杏眸扫过诸人……

    如她所料,诸人虽然不敢出声嘲笑,却在北夜灏的背后指手画脚着。丹夏勾了勾唇,想必今晚上无垠城的话题女王便会华丽诞生。“女人,王本的怀里还舒服吧?”虽然知道是在演戏,可丹夏小猫般蜷成一团窝在北夜灏怀里,还是让男人的表情不由得沾染上几分得意与愉悦之色。出口的话也带着暖意。

    “将就用吧。”丹夏在男人耳旁耳语到。看那样子,看那勾人的表情,不知情的人一定以为二人说着什么甜言密语呢。听完丹夏的话,北夜灏手臂一僵。“那还真是委屈公主了。”这女人,不被她气死,实属他命大。

    “不委屈,虽然不是十分舒服,但看到那么多女人眼红的样子,心里还是美滋滋的。”

    “你到实话实说。”北夜灏冷冷一瞥,出口的声音怎么听怎么带着几分幽怨。丹夏一笑。

    “这是我最大的优点。”

    “……本王看,你最大的优点是脸皮够厚。”

    “……那也算优点。总比殿下一个都没有要好此。”

    “丹夏在夸本王吗?没有优点也算个优点吧,至少比某人缺点满身强些……”丹夏无语,眨着大眼睛看向北夜灏。只见男人旁若无人般抱着她进了皇宫。二人以彼此能听到的声音小声交谈着。那样子,远远看着就像一对让世人羡慕的丽人在甜言蜜语着……他们也确实在‘密语’至于算不算甜言,仁者见仁吧。

    他们身后,林柔依被宫人搀扶着,在诸人同情怜悯的眼光中。举步为艰……看到这一幕心里不舒服的不止林柔依一人。至于迎面而来的北夜家四兄弟,便有三个心里不舒服。

    “哟,本王当是谁呢。劳四弟屈尊抱着,原来是丹夏公主。”只闻其声,丹夏的眉毛便拧成了一团。“别怕,有本王在。”北夜灏敏感的察觉到怀里娇躯的僵硬,耳语道。

    奇异的,丹夏竟然真的感觉心里舒服了些。那股由心底窜直怕恐惧感觉似乎真的淡了些。

    “大皇兄,二皇兄,三皇兄,七皇弟……”北夜灏一个个唤着,随后在北夜家几兄弟炙热的眼神中。温柔的将丹夏放在地上。还不忘小声叮嘱一番。

    “四弟,公主早己及笈,不必像三岁孩童般这样片刻不离左右的照顾吧。”北夜涵见丹夏娇柔的依偎在北夜灏怀里,登时酸溜溜的道。虽然丹夏失节小产让他觉得晦气,可丹夏的美貌亦同时让他难忘。眼见自己中意的女人一脸娇笑的窝在自家兄弟的怀里,北夜涵的眼底一抹狠戾稍纵即失。

    “皇兄说的甚是。四弟,你太宠女人了,小心女人骑到你脖子上。”北夜锦的脸色也没好到哪里。尤其是自始至终丹夏连看都未看他一眼。这让素来以样貌自傲的锦王殿下心里涌起怒意。

    如果不是北夜灏从中插手,娶姬丹夏的便会是他。此时哪里轮到北夜灏那厮抱着美人……没见丹夏真人时,他还能抱着姬媛安慰下自己。可真的见了才知道,丹夏的风情是身为姐姐的姬媛无法比拟的。

    那姬媛像根木头,就算亲热时,最大的回应也就是柔柔的喊声王爷。

    哪比这姬丹夏,敢当着诸人的面抱着北夜灏的脖子,那副旁若无人的样子,显得愈发的美艳倾城。

    对于自家兄长的明嘲暗讽,北夜灏只是勾了勾唇。低头迎上丹夏的目光。“女人便是用来宠的,至于二皇兄担心的。如果那女人是丹夏,臣弟便不在乎,反而会心喜呢。”

    “你……”被反讽回来。北夜锦的眼底扬起狠戾之色,他本就男生女相,一张娇艳的脸因怒意涨红。倒显得愈发的美艳无双起来。只是那艳透着浊气,这样的丽色即使真的天下无双,也终难登大雅之堂。

    北夜灏笑了笑。他就是要让他这二哥看到闻到摸不到。

    姬丹夏是他的,只能是他的,任何人休想染指。

    “好了,自家兄弟间,不必介怀,二哥也是一番好意。如果四弟的宏愿是做个只宠美人不问朝政的风流皇子。为兄便在这里祝四弟早日达成愿望。”这次开口的是三王爷北夜轩。因为这道声音,丹夏徐徐抬起头来。

    迎上丹夏的目光,北夜轩斯文的笑了笑。“丹夏公主有礼,上次典狱司一别,公主一切可好?”

    “好。”丹夏点头,心里无端的觉得北夜轩的目光带着几分深意。可男人俊郎的脸斯文的谈吐无不诠释着皇家良好的教养。他一直在笑着,似乎与她真是普通朋友间的意外重逢,那表情带着几分关切,几分突遇的喜悦,甚至还有几分恰到好处的惊诧……

    “三哥,你真的认识丹夏公主?”

    终于轮到北夜扬出声了,如果不是四哥一个劲的叮嘱不能让别人看出他与丹夏相识,他早就开口了。要知道让一个素来‘诚实’的人故意撒谎,那感觉,实在憋的难受啊。

    “有过一面之缘。”北夜轩轻声道。

    “什么时候的事?臣弟怎么不知?”他一直以为姬丹夏在说大话,不想这女人竟然真的认识他们北夜家兄弟几个……看来,自己是真的冤枉她了。

    “那时你还在外公办,自然不知。而且那次相遇也着实不值得回忆,七弟莫要问了。”北夜轩既然这样说了,北夜扬也不好继续追问,其实说实话,他对自家三皇兄与姬丹夏的第一面还是很感兴趣的。

    他三皇兄一幅万事不上心的仙风道骨样子,如果真的能飞升成仙,他敢保证,他三皇兄一定第一个飞升……而姬丹夏这女人,对不熟悉的人永远摆出一幅冷脸,他真想看看当冷美人姬丹夏遇到谪仙般的北夜轩,会是一幅什么场面。

    “七弟,你很闲吗?”见北夜扬满脸讪笑。北夜灏冷声道。

    风流七王爷心中一凛,赶忙敛起神色。他好不容易才让四哥别和他一般见识。千万不要因为一时好奇而让自己再次陷入四哥那无尽冷待灾难……“臣帝奉了父皇圣命,来恭迎几位哥哥入宫。”反正他是老幺,素来得离帝宠爱,他说什么别人也不会追究,哪怕假传几句无关痛痒的口喻。

    “那还不快引路。”北夜涵端起大哥架子,率先迈步远去。

    随后是二王,三王,北夜灏这才松开刚才紧紧揽住丹夏的手,轻拥着她迈开步子。而可怜的北夜扬只能与满脸委屈的林柔依相伴而行。可以想像素来风流的七王殿下,脸色该是多么……哀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