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64】一场交易

【064】一场交易

    王府总管早己通传。此时,绛雪园大厅己备好晚膳。反正最近自家主子把这里当寝室。这上菜添碗的事情已然熟的很。几人到时,丹夏也正被阿绿搀扶着,向大厅走来。

    北夜灏停步,看着宫灯下女子信步而来,突然生出了一股悠远之感。如果她天天这样走向他,该有多美好。

    “王爷。”阿绿松开丹夏,屈身行礼。

    “起来吧。扶好夫人。”北夜灏声音轻轻的交代。

    “见过夫人。”“见过四嫂……”北夜灏身后。几人赶忙行礼。丹夏蹙眉看向北夜灏。这又是唱的哪一出?这夫人她尚好理解,这四嫂?“诸位公子多礼,七王殿下多礼,只是……七王殿下的四嫂还在灏王殿下未来丈母娘的肚子里,七王这一拜,算是拜错了。”丹夏的声音很温柔,听上去便像是在安抚不听话的孩子。

    只是这被安抚之人,却是身子颤了颤。

    他四哥记仇,不想这个姬丹夏更刻薄。他昨天说了什么,她今晚都还回来了。可偏生他还不敢对她摆脸色。只能陪笑道:“四嫂勿怪,昨夜小七只是开个玩笑,玩笑而己。还请四嫂大**量别跟小弟计较。”大丈夫能屈能伸,今天受了什么,待来日定让姬丹夏双倍奉还。

    丹夏依旧在笑。

    她自认除了北夜灏,她看人还是颇准的,这位七王殿下不服气的很。

    可那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左右他与她之间那一眯关系,只因为有北夜灏在此。如果没有北夜灏,他北夜扬又算哪根葱……丹夏笑着一挥手。

    “既然是玩笑,七王殿下又何必当真。”“四嫂好胸襟,今晚咱们不醉不归,权当惩罚小弟昨晚的失态。”见到因为丹夏的笑而脸色变得异常柔和的自家四哥,北夜扬大笑着招呼诸人入坐。

    北夜灏率先迈步进厅。随后是阿绿搀扶着丹夏。诸人依旧入席后。北夜灏吩咐开席。

    美味一道道奉上。北夜扬举着筷子一幅馋嘴的模样,丹夏掩袖一笑……“小七,越发的没教养了,难道你扬王府短了你的吃用。”北夜扬带笑的脸登时一僵,登时换上一副怨妇表情,北夜灏这才满意。

    一顿饭吃的宾怨主欢。北夜扬大醉的夙愿没有实现。北夜灏担心北夜扬如果喝醉耍起酒疯。再逗笑丹夏,他会忍不住掀桌子的。

    于是,这顿赔罪饭草草结束。北夜扬臭着脸告辞……北夜灏含笑唤管家恭送。

    把煞风景的人都赶走了。厅中只剩丹夏和北夜灏。

    “阿绿,扶我回房。”她不想与他共处一室,这种感觉会让她窒息。

    阿绿应了,却半晌没动。“阿绿。”丹夏催促。

    “哎哟哟,夫人,阿绿突然肚子痛,得去茅厕……夫人稍等,等阿绿方便完再扶夫人回房。”于是借着尿遁。阿绿一溜小跑的在北夜灏赞许的目光中冲了出去。

    “……”丹夏无语。阿绿这招忒假了。

    “丹夏,累了吗?我扶我回房。”北夜灏见丹夏小脸依旧苍白,不由得暗骂自己干嘛叫那帮人过来打扰丹夏。不由得出声道。

    丹夏摇摇头。“不必了,殿下政事繁忙,还是不劳烦殿下了,丹夏自己能行。”既然决定放手,她便不再留恋。这是她的性命,当断便断,不受其乱。

    丹夏一手拄桌,一手抚着胸口。勿自起身。

    下一刻,却是一阵天旋地转,随后耳旁响起男人有力的心跳。

    “逞强,伤口再裂开,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你不得。”北夜灏语气微冷,丹夏明显的拒绝让他心生怒意,却又隐忍着不能发作。

    “那便不救,救来做什么。再被杀一次吗……”他的声音冷,丹夏的声音更冷。听到丹夏的话,北夜灏奔涌的怒意似乎瞬间散了,再出口时,声音带着一丝微抖。“本王发誓,对你,绝不会再起杀念。”心惊肉跳的感觉一连经历两次,他不会再让自己置身那种炼狱里了。她……他不会再伤。

    “不会杀我?难道王爷忘记你的那位相好的话。我的存在可是会影响到她的。待到那时……殿下是杀我,还是杀她?”丹夏冷冷问道。她的话才出口,便感觉抱着她的怀抱突然一僵。丹夏的心不由得一痛,那个女人,才是他心中至宝,而她,不过是他用来消遣的东西罢了。与一件古玩,一幅牌九没甚区别。

    心痛吗?痛,很痛。越痛她越要认清现实。连傻两次己是极限,难道她还要一傻再傻下去。听到丹夏的话,北夜灏心一紧,让他在丹夏的雪晴中选一个。他本能的排斥着。这根本不是一道简单的二选一题目。雪晴之于他,是温暖,是亲情,是患难与共。丹夏之于他,丹夏之于他是什么呢?是心惊,是心痛,是恨不得把她揉进身子里。

    “本王不会让事情走到那一步的。”最终,男人保证道。可这句保证听在丹夏耳中却那么单薄。他的迟疑,他的举棋不定,己是最好的答案。“当然不会,我没兴趣陪你们玩三人行。王爷,如果你对丹夏还有一丝怜惜,请放了丹夏吧。这里不适合丹夏。”与其做这笼中鸟,她宁愿做塞上雁。最起码天高任她飞。

    “不适合?姬丹夏,本王对你还不够宠吗?你还想要什么?”他以为这是她寻的借口,意在拒绝他。丹夏突然感觉很累,他与她的认知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他以为的好,从来不是她想要的。这样鸡同鸭讲,让丹夏觉得徒劳无功,那疲惫感觉更甚。

    “北夜灏,我要的你永远给不起。你给的,我姬丹夏也不稀罕要。”丹夏话音落下,只觉得身子一阵痛意,却是男人骤然拢紧的手臂。男人一双眼睛如寒冰。“你想要什么?你说,本王给……”这样一双眼睛,一双似乎包含人间一切色彩的眼睛便这么定定的看向丹夏,恍惚间,丹夏竟然想永远沉醉其中。但她知道,她不能。

    “自由……”两个字,刀子般。刺向彼此的心房。北夜灏呼吸一滞,丹夏笑容一顿。“自由,原来你千方百计贪图的竟然是这个。姬丹夏,本王看错了你。你想离开?好……只要你助本王完成大业。待本王大业所成之日,便是你自由之时。”

    丹夏迎向北夜灏的目光。随后,缓缓的,虔诚的,郑重的点点头。“好。”

    一场交易,她助他,一场交易,他放她……很公平,不是吗?为何心还会痛呢。

    ***交易达成,北夜灏没有说他的大业是什么?凭着几缕珠丝马迹,丹夏竟然将北夜灏的打算猜的**不离十。

    灏王书房。

    北夜灏,北夜扬,狄晖,安曦和,林凤举,甚至还有抱剑立在门旁的夜色。他们的目光此时都集中在那抹淡青身影上。丹夏在思考,她思考时习惯两臂抱在胸前。两脚交叠,在地上轻轻打着拍子。这个姿势说起来,有些不雅。可丹夏这么坐,竟然让在坐诸人觉得理所当然……

    片刻后。丹夏挑唇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