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54】柳暗花明

【054】柳暗花明

    “睡不着吗?”突然间,不该出现的声音陡然划破耳膜。惊得丹夏猝然收回外看的眸子。“在想什么,连本王进屋的动静都没听到。”北夜灏淡淡一笑。自顾自的侧身坐在榻边。下一刻长臂一探。把丹夏拥了个满怀。

    “天冷,这样抱着暖和。”见丹夏挣扎,北夜灏轻飘飘的解释道。言下之意,你就是个暖炉。丹夏眉毛一拧。“冷。明天王爷便是想冷,也不会了。”

    因为明天你便要娶妻了。自然有温香暖玉的身子为你取暖。

    北夜灏笑了,笑声在寂静的卧房缓缓扬起。“本王可以理解成这是夏儿在吃醋吗?”

    丹夏张张嘴想反驳。可在北夜灏深的似墨的眼神中。颓然败下阵来。烛光晕染,他的笑容仿佛深的见不到边界。那微微眯起的眸子,是许久未见的风姿。这一刻,丹夏竟然不想打破。

    许久两人都没有说话。丹夏乖乖的任北夜灏揽紧。不知多久,一声轻叹在卧房扬起。叹息声过后。男人轻柔的声音徐徐扬起。

    “夏儿,我明天不会娶妻。”是他傻。以为她不在意的。谁知道,她只是与他一般骄傲。有些事。不会亲口说出。却憋在心里独自伤神。

    “你要抗旨?”丹夏拧眉。明天白家千金便要嫁过来了。他说不娶了。怎么成?

    “为了你,抗旨便抗旨吧。”男人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些无奈,丹夏刚想恼,便见他绯丽的唇角弧度越来越大。“好可惜啊。据说那白千金是难得的美人。”竟然耍她。

    “是啊。好可惜。”本来想回敬男人的,不想男人轻轻一句。郁闷的依旧是丹夏。

    “那你便娶吧。”

    “算了。有你一个小醋桶便够了。”

    “你才醋桶。”丹夏反驳。她才没吃醋,吃醋是小气女人的专利,她既不小气,吃个哪门子醋,“是。我吃醋。”男人认命。低声应下。

    “这还差不多。”

    丹夏笑了笑。许久的憋闷突然散去了。她不去问男人怎么推脱婚事。他即说不娶,她便信他。如此而己。

    “小醋桶。”见丹夏眉眼弯弯。北夜灏捏了捏丹夏的俏鼻。语带宠溺的骂道。随后,猛然变身。唇狠狠的贴上丹夏的樱唇,辗转磨咬着,真是妖精,这才几日不见,他竟然觉得没有她的日子是那样难熬,甚至有些食不知味。

    这才把她抱进怀里,不仅脐下三寸汹涌的叫嚣着。这颗躁动狂跳的心,竟然奇异的平复了。可见丹夏半眯着眼睛,一幅困顿样子。只能强压下心底的躁热。把小女人安置在怀里。“本王累了,明天再收拾你。”话虽这样说,可长臂却异常温柔的拍在丹夏背上,一幅哄丹夏入睡的标准姿势。也不知道是谁真的累了。

    长夜,漫漫……

    丹夏多日来首次睡的这样沉。身旁有熟悉的温度,鼻端有熟悉的味道。耳边有熟悉的……声音。

    是声音吧?

    他好像低声吩咐着什么。屋中似乎还有人。丹夏想睁开眼睛,奈何最近实在损耗过大。眼睛无论如何也睁不开。隐约间,似乎是夜色的。带着几分急迫。“主子,这……”“不得多言,照本王的吩咐去办。”“是。”夜色应下。那声音却是少有的迟疑。

    最终,卧房恢复平静。熟悉的温柔气息再次逼近,将她揽紧。

    夜,再次因他的怀抱变得璀璨温暖。

    ***据说那一年的初夏。离都一连发生了几件供人茶余饭后闲嗑牙的八封事件。而那事件的主角,竟然都与素来寂寂无名的灏王有关。

    先是尚书家的庶女被害。真凶却是苑国公主的丫环。本来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有人主动提起的白家庶女,竟然惹得离帝大怒,本下令三日后将那丫环斩首示众。以安其亲‘丧女’之痛,不想当夜,那丫环一头撞向了石壁,登时没了气息。

    离帝一怒之下,在明熙殿将灏王痛斥一番。言女色惑国。灏王为表其拳拳之心,长跪于明熙殿外。三日后。离帝终于松了口。却担心儿子抗拒诱惑决心不强,决定给儿子找个女人看家。可竟然再次看中了那死了一个女儿的尚书家。

    半月时间,六礼完。世人感慨不愧是皇家,连娶媳妇速度都比常人快了不知多少倍。眼看新嫁娘连喜服都穿好了,就差新郎过门迎娶了。不想当日,竟然传来新郎灏王殿下前一天晚上遇刺,生死未卜。这堂,指定是拜不了了。

    据说灏王在伤重昏厥之前断续吩咐。婚还未成,竟然出了这种事,是他命里带煞,不想耽误人家姑娘。求离帝收回成命。着人家姑娘另笕良缘。离帝反倒觉得那白家姑娘还没嫁来,自己儿子就先伤了。私底下想了想,也没准是这姑娘命带克夫,便有心收回成命。

    不想……

    那个自从接到圣旨便不喜不悲的白家小姐闻之,竟然当场立誓,言道此生非灏王不嫁。

    这一下弄得离帝收回也不是,下旨另配也不是。一时间,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还是贤妃娘娘知圣意,明圣心。言道这婚事先缓缓。待灏王伤好,请个得道高僧。替二人卜卜命。离帝心想也是这个理。如果连高僧都说白家姑娘克夫,也好对自家女人交待,毕竟这位白千金和贤妃娘娘关系不错。

    于是,这婚事便这么搁置下来。

    此时,传言中那位被刺客捅了三刀,伤了肝肺的灏王殿下。正坐在湖边小亭品着香茗,听着自家女人讲的笑话。不时浅笑几声。丹夏绞尽脑汁,将在现代时听的故事添油加醋的说给北夜灏听。不想男人笑点忒高。她笑疼肚皮的笑话,他只是勾勾嘴角。她觉得将就的故事。他倒笑的甚是开怀,丹夏讪笑。这人的审美忒偏激。“王爷,您这伤养的差不多了,该上朝了吧。”

    “怎么,夏儿烦我了。”

    说实话,确实有些烦了。天天对着这么一张妖孽脸,时时提防一不小心中了美男计。这日子,过得真够心惊胆颤。“既然夏儿烦了。本王明天就上朝议事。”歇了大半月,也是时候看看他们争的如何了。

    “……明明是消病假。怎么说成我烦你。”丹夏嘀咕。“女人,又在说本王什么坏话?”“没,我哪敢。”说灏王坏话的结果是惨痛的,不堪回首的。犹记得当初几声猪,她几天起不了床。“这还像话,记住,对你本王是睚眦必报的。”

    丹夏黑线,北夜灏同志,您不用连睚眦必报也说得这么沾沾自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