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50】以命易命

【050】以命易命

    丹夏一听,身子一僵。

    帮?如何帮之?

    北夜灏似乎也发现这件事情,自己似乎真的很难帮的。而且很容易引起歧义。“你别误会,你背上有伤。”丹夏诚恳的点点头。她没误会,她很确定北夜灏说的帮的意思。于是,丹夏淡定了。反正他俩关系也不纯洁了。

    那啥都可以。帮下也不为过吧。

    “你抱我过去。”北夜灏红着脸,立马听命而动。

    “放我下来。”乖乖牌灏王殿下一个言语一个动作。乖觉的很。

    “帮我脱衣服。”这话说出来。丹夏觉得自己的脸烫的可以煎鸡蛋了。不是她娇贵啊。实在是,手臂一动。牵扯到伤口。疼。

    北夜灏难得的怔了一下。似乎不明白这脱字何解。

    随后俊脸一红。竟然很君子的闭上眼睛,一把扯下丹夏的亵裤,当然动作还是很温柔的然后豁然转身。“我不看,你随意。”丹夏头大。心道这有嘛好看的。他又不是偷窥狂。只是难得见这厮扭捏的样子。以往都是他欺负她。于是,某劫后余生的倒霉公主突然玩心大起。

    “其实,我不介意你看。”

    “……”北夜灏彻底石化。见他如此,身后传来丹夏浅浅的笑声。随后北夜灏也笑了。

    这样的他与她,简单而快乐,真好。

    方便完空出了肚子,饥饿的感觉挟着雷霆之势而来。伟大的,衣来懒得伸手,饭来从来张口的灏王殿下,又客串了次贴身丫头。万分温柔的喂饱了丹夏的肚子,二人才再次躺回榻上。

    睡了许久,丹夏一时没有睡意。

    半趴在男人怀里。她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今天之所以棍下逃命。是因为圣旨上说真凶抓到了。北夜灏,谁是真凶?”

    “府中一个丫环。”男人似乎有了些困意,声音低低的应道。

    丫环。“她干嘛害我?”

    “嫉妒。”两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后。北夜灏发出了浅浅的呼声。暗夜中男人匀称的呼吸声像极了催眠曲。很快,丹夏唇角挂笑,缓缓坠入梦乡。她又做梦了,这次梦里的主角换成了她认识的男人。梦中。他抱着她,柔柔的在她耳旁,一遍遍的唤着她的名字。

    ‘丹夏,丹夏。”丹夏笑了,甜甜的笑了。梦中,谁许我一世欢宠。

    这时,北夜灏缓缓睁开了眼睛,此时烛灯己灭。因为功夫高深。黑暗中,他看丹夏依旧看的真切。他清楚的看到女人微嘟着樱唇。清楚的看到丹夏唇角勾起的弧度。

    不由得深深一叹,丹夏。望你永远这般,再无磨难,一世欢颜。

    奈何……

    丹夏的好心情到第二天晌午,彻底离她远去。因为她终于弄清楚,谁是那个因嫉妒而害她的府中丫环。“阿绿,你再说一遍。”“小姐,您别怨王爷,是阿碧心甘情愿的。阿碧说,能服侍小姐是她三生修来的福份,为小姐死,她无怨无悔。”

    阿绿一边说,眼泪一边淌。她自幼与阿碧一起长大。情如姐妹,现在姐妹殒命。她心痛,她恨,她宁愿代阿碧去死。可是,她不能,她代替不了阿碧。当日,有许多人看到阿碧奉茶。也只有阿碧,可以揽下这投毒的罪名。

    只有阿碧可以救公主。

    “阿绿,是北夜灏让阿碧这么做的吗?”丹夏没有流泪,不是不想哭,而是真的到了伤心处,竟然无泪可流。昨夜那个男人还抱着她,用默不关心的口吻告诉她。一个嫉妒她的丫环害了她。

    让她以为自己这次真的只是倒霉被人陷害了。谁知道,真相竟然如此残忍。

    竟然是阿碧。为什么是阿碧?想起那个一身青衣,笑起来嘴角带两个酒窝的漂亮女孩,丹夏闭上了眼睛。

    一命换一命。这样惨烈的事情竟然发生在她身上。

    她确实想活,可这样的活法,虽活如死。“小姐您别这样,您该知道王爷这样做都是为了主子,主子若这样,阿碧就算走,走的也不安心。小姐。您别吓阿绿,阿绿只有主子了。”还记得初见时,阿绿怯怯的笑容。这个女孩自幼胆小,她与阿碧一起被达入皇宫。一起被选来伺候骄纵的丹夏公主。

    一起被罚,一起被打。

    遇到事情,阿碧一定第一时间挡在她前面。可从此后。再没有人勇敢的挡在阿绿面前了,再没有了。

    阿绿吓坏了,如果丹夏大哭,她反倒安心。可丹夏这样不哭不闹。俏脸上平静一片的样子,却让阿绿心里没底。她己经失去了一个好姐妹,丹夏不能再有事了。

    “小姐。”阿绿哽咽的唤着。唤了不知道多少声后。丹夏终于眨了眨眼睛。“阿绿,我饿了。”“好,阿绿去给主子端饭。主子阿碧临走时说,就算阿碧人不在了,可心,永远陪着主子。”

    陪着吗?

    丹夏惨笑。人都死了,灵魂还要被她束缚吗?不,她不要。眼见阿绿出了房门,丹夏平静的俏脸终于破碎成片,她侧过头,透过窗棂看向窗外,今天一片艳阳高照。不知道阿碧会不会上天堂。会的吧。那么善良的姑娘。

    阿碧,如果你真的上了天堂。一定不要再留恋尘世,不要再惦记丹夏,丹夏此生欠了你。来生不想再拖累你。

    如果你转世投胎,一定要远离宫廷。哪怕做个普通人,嫁个走卒。也好过锦衣玉食却身心被束。不求大富大贵。但求一世安康便好。

    阿碧……

    屋外,阿绿透过门缝看到榻边那抹素色身影,公主瘦了。小小的她蜷成一团。显得那样无助。阿绿心下凄凉。公主才十六岁。比她还小了两岁。却像个大人般。把忧伤留给自己,在她面前,她坚强,她倔强。这样的丹夏,让阿绿的眼前再次模糊一片。

    阿碧,如果你在天有灵。请保佑公主。

    ……

    当你在我身旁时,我从不知道孤单为何物。当你突然消失。我才知道,原来我曾经那般幸福。

    “怨我吗?”对于阿碧顶罪之事,北夜灏其实从未打算隐瞒。在他心中。一个丫头换丹夏安好,值。丹夏不动,乖乖躺在男人手臂上,眼神空洞。

    “姬丹夏,就算你怨我,我也不后悔。”在我心中。千万个阿碧也抵不上一个你。后一句话,北夜灏吐露在心底。他不是个喜欢甜言蜜语的人,他在意她,处处维护她。他相信她懂。不用他说,她也明白。

    有些话,其实不用说的太清楚,就像。她介意他有别的女人,他便尽量多陪她。

    虽然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介意。自古以来,男人三妻四妾实属平常。就连他手下的侍卫统领。也在三个月间娶了三房小妾,何况他贵为王爷。既然她在意。他便依她。不问原因。可他也是有底线的。她不能因为他的在意而越加肆无忌惮。就像现在。她这是做什么?

    生气?她有什么气好生?

    难道让他眼睁睁看着她死而无动于衷。

    “北夜灏,你在意过你的兄弟吗?在意他们是否快乐,是否安康?”男人拧眉,这与刚才的话题有关吗?不过,既然是丹夏问的,他还是蹙眉想了想。

    随后摇头。他更在意他们是活是死。相信他的兄弟也是如是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