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45】夜半情浓

【045】夜半情浓

    丹夏伸手,抓过那个精致的小瓶子。啪的一声扔回隔壁,男人眉头一拧,愠意上涌。便在这时丹夏瓮声瓮气的声音在隔壁响起。“猪,我自己怎么上药?”她伤在后背,甭说上药了就是动一下,都能疼得背过气去。还自己上药。他当真是猪,丹夏的话让北夜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墨色中,男人的脸红了红。似乎为了掩饰自己,男人急急的出声。

    “爬过来。”“不爬。”很疼啊。还爬过去,她才不干。“不过来,我怎么给你上药。”北夜灏咬牙切齿的道。自从遇到这个女人,他就没一天好日子过。最初时得装样子,随后得忍受被她仇视漠视。还得和林凤举乃至池塘里的鱼虾争宠。好容易与她同床共枕。还得拴上她,怕她哪天自己一个不留意,小女人跑得踪迹全无。现在倒好。为了她,他堂堂王爷,竟然披了件花衣衫,装女人混进牢房,只因为担心她。

    真是江河日下啊。灏王殿下很惆怅。一牢房之隔。丹夏听了北夜灏的话,心房一暖。本来疼得抽气的后背,竟然感觉热呼呼的。“真的很疼。”嘴里虽然抱怨着,可还是勉强支起手臂。一点点向北夜灏蹭去。

    近了,更近了。近得能看到暗夜中男人晶亮的眸子。费尽九牛二虎之力,丹夏终于把身子靠到隔壁牢房的木桩上。不由得深深呼了口气。下一刻。呼气变成了吸气,男人二话不说,用手揭开丹夏后背的衣衫。污血夹杂着汗湿,与衣衫粘连在一起。一动之下,痛彻心肺。“很疼吗?”“……”“疼就叫出来,本王不笑你。”“不疼。”吸着气,丹夏咬牙硬撑。叫出来有什么用?难道能少疼半刻。

    “倔的像驴。”北夜灏一边熟练的为丹夏上药,一边用淡淡嘲讽的声音说着。可仔细听,便会发现。在那淡淡嘲讽的言语下,有着微微的心疼。不知什么时候北夜灏从怀里掏出一颗夜明珠照亮。明珠光晕微黄。衬得丹夏血淋淋的背。上面遍布横纵交错的伤口。有的伤口太深了,向外翻卷着皮肉。别说抽在身上,便是看上一眼,也会觉得疼。而丹夏便在这样的伤口下,硬撑着说不疼。男人嘴上骂着丹夏倔的像炉,可手上的动作却越发温柔了。

    很快,伤口被北夜灏清理干净,抹上伤药。丹夏这才深吁出一口气。“慢的像猪。”“姬丹夏,闭嘴。现在闭上眼睛,休息。”如果不是隔着木栏,北夜灏觉得自己肯定会把小女人扯到怀里。在她屁股上用力拍几下。都伤成这样了,嘴上还不老实。还嫌他慢,天知道,他什么时候伺候过人。这次丹夏倒是没还嘴,乖乖闭上了眼睛,她确实累了。不知是不是因为身旁有他,丹夏很快沉入梦乡。身子歪倒之时。隔壁伸出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背,让她轻轻侧躺在地。她不知道,那双眼睛,便这么直直的看着她,一夜未合。

    第二天,丹夏是被狱卒的吆喝声吵醒的。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丹夏看向隔壁,里面早己人去牢空。如果不是后背渐缓的痛意,她真的以为自己在做梦。“带人犯姬丹夏上堂。”

    典狱司的大堂许久没这般热闹了,只是这热闹,孟司正怎么看怎么觉得心里发慌。今天一早,宫中传下旨意,言道此次‘亡国公主蓄意伤人案件’虽然表面上影响不大,可背后的意义运深远的很。为了表示堂堂泱泱离国的公正,公平,公廉。特准左右司丞与三皇子轩王殿下同审。

    自从接到旨意,孟司正心里便开始忐忑,想起昨夜在自己的鞭刑下,依旧咬牙不开口的姬丹夏,他突然就觉得自己这司正的位置似乎不那么牢固了。

    “孟大人,不管如何,公主金枝玉叶,相信大人一定吩咐手下善加照顾了。我离国乃礼仪之邦,定不会在未审明案件之前,便欺辱一届女流。”说话之人,身着玄色长袍。腰系龙纹墨玉,青丝高束,一脸的和气笑容。见到那笑容,哪怕时值数九寒冬也会觉得身子一暖的。孟司正听到这话,身子却一颤。险些摔下椅子。

    “那是。那是。”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国素有贤王之称的北夜轩。太子戾,锦王妖,轩王贤,灏王仁。离国四位皇子各有千秋。这戾,妖,字面意思很好理解。至于灏王这个仁字,实在是大家对这位自幼出宫学艺的四殿下不甚了解。思来想去,只能给了个仁字。比起北夜涵,北夜锦。北夜灏在坊间名声倒当得起这个仁字。

    而这个贤。却字意灼灼。

    朝堂上下对这位三王爷,可是羡慕,嫉妒,怕的紧。羡慕他为人洒脱,身居高位却依旧一身谪仙之气。待人接物无不温润雅致。嫉妒他在朝堂上名声如日千里。隐隐有盖过太子之势。至于怕。别看轩王本意好说话的紧,但如果你真的落在他手里。让人求活不能,求死不能的招数,可也是曾出不穷。本以为一个失势公主,虽然是灏王的女人。可天下女人何止千万,灏王殿下断不会因为一个女人而置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名誉而不顾。

    不想……

    昨夜,他接到上头的指示,连夜办事。他有信心,不超过三天,那个姬丹夏一定挺不住乖乖招供。到那时,只用三天时间,便将此命案了结。于他来说,又是件政绩。此时正值初夏,正是离国每五年一次的官员考核之际。到时,自家主子在圣上面前美言几句。他升任司丞的夙愿岂不很快达成。

    不想灏王不仅没因为被关冷思阁一夜而学会明哲保身。今晨被离帝口喻放出后。竟然不顾离帝的冷脸,直直跪在明熙殿外,言道姬丹夏冤枉。求离帝开恩,不要冤枉无辜。

    离帝气得扔了折子,而这位平日看来甚好说话的灏王殿下却好似吃了秤砣般。毅然跪在明熙殿外,要知道那时,满堂朝臣在侧,可在想见皇帝的脸黑成什么样子。

    足足一个时辰后。离帝终于松口。一道折子将灏王斥了个体无完肤。正在诸人以为灏王这次彻底失宠之际。另一道折子火速送出。却是送来典狱司。其旨意竟然是着左右司丞与三王殿下同审。孟司正万没想到,一个普通的王府姬妾争宠案,怎么会牵扯上离国诸多朝臣。

    孟司正正思绪起伏的思索着事情怎么会走到这一步……

    ‘人犯姬丹夏带到。’正在这时。侍卫的声音在大堂外扬起。嗡的一声,孟司正只觉得耳旁一阵颤音。“带。”连平日喊了千百次的带字,也带着隐隐的颤音。

    不仅居中的孟司正将视线定在大堂外,他身旁左右三人,亦同时抬眼看向这个传说中打开苑国皇宫大门,将离国大军‘迎入’的苑国第一公主,姬丹夏。

    孟司正右下首,一身玄衣的男子自始至终表情闲适,那一身高贵的气度,就算置身冷气森然的典狱司大堂,旧风华无双。一双凤眸,淡淡扫向门边。随着几不可闻的脚步声渐近。诸人屏息。随后,玄衣男子眸子瞬间一沉。刚才还闲庭信步般的表情瞬间布上冷色。

    ***请支持啊支持。收藏,留言,鲜花统统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