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36】王爷来了

【036】王爷来了

    来到灏王府第一夜,便这么如流水般划过。丹夏身子因长途跋涉加上心惊气堵。诱得旧疾复发,再次缠绵病榻。

    等到她真正下榻,己过了十日……

    六月初夏,绛雪园一派旖旎风情。各色花儿在花园争相斗艳。绛雪园正中,有个小湖。湖面上,碧波荡漾,绿荷摇曳,端的是天下美景。

    “小姐。这绛雪园还不错吧。”丹夏侧坐在湖边小亭。伸出纤纤皓腕。一旁,林凤举在为丹夏探脉。经过数日相处,林凤举觉得丹夏这女人还不错。

    该倔强的时候坚硬如石,该软的时候又柔的似水,该净的时候又仿佛如尘。而且那一身的气度,确实美啊。

    就像现在,她一身青衣,状似闲适的侧身看荷,荷叶映人面。人面耀碧水。人面荷叶相映成影。真真美成了一幅画。

    “挺好。”确实挺好,这景要搁现代。可是万金难求,尤其这碧池清荷。无污染,无公害,无化学添加。端的是上好的有机食品。丹夏琢磨着研发个荷叶十八吃,兴许能让手里那第一桶‘赌金’能更加发扬光大。(第一桶‘赌金’:用叶昊换来的那笔银子。)林凤举摸摸鼻子。心道公主你实在忒淡定了。这景是好,就是离王爷住的地方九曲十八弯。想来个‘偶遇’难度都堪比那古守寒窑十八载的王宝钏,当然,这是一次无聊,他与丹夏讨论《由古论今女子才与貌孰轻孰重》而无意间丹夏说起的故事。

    当然林凤举一阵唏嘘,听完后。只说了三个字。难,难,难。

    现在他很想把这三个字反送给丹夏。住在这狗拉屎都嫌离王爷金身忒远以致辱没身份的地界。想要与王爷来段‘花前月下,偶遇知音’难,难,难。

    “小姐觉得好便好。”收回手指。林凤举讪笑道。“林凤举,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是个好人。知道总称我公主,我会不由得想起前尘,便唤我小姐,知道此地偏僻。景虽美,却与争宠无益。便想劝我服个软。换个离暮雪阁近些的住处……”林凤举张张嘴,想说什么。在丹夏明亮的眼神中。最终只是摇着头笑了笑。

    看来林侧妃和那几个侍妾恐怕连败都不知道怎么败的。

    什么叫大家。这才叫,她心里什么都清楚。利益得失。孰是孰非。那几个女人以为她是个亡国女,软弱无依真是大错特错。

    这双眼睛,坚韧清亮,似是包含一切,都独独没有软弱被欺。

    见林凤举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丹夏笑了笑。“林凤举,我不想争宠。我与你家主子之间,就像这清荷与碧水。看似水ru交融。实则……壁垒分明。”

    明哲保身的方法便是。远离一切。争斗,恩怨。

    林凤举不再多言。丹夏的想法他是有些懂的。心里也觉得这样做对。可见她真的每日赏景看书。却又有些心焦。府中另几位。今天舞,明天诗。后天又来个集体大杂烩。闹得很,可这里。

    碧水,蓝天,粉荷,青衣。香腮……还有那双琉璃眼眸,净。真的很净,净的仿佛这世间一派澄明。

    可天知道。朝堂上此时的勾心斗角,不管是太子还是皇子,一个不慎,就会落个死后成灰的下场。

    ***苑国大败。离国一鼓作气。一连拿下苑国半数领土。一下子,挤身四国之首。唔,现在应该称为三国之首。因为苑国亡了。

    其中。做出最大贡献的无疑是四皇子北夜灏,是他一人身陷险境,用自身迷惑了苑帝。是他巧妙布局,最终打开了皇城大门。敲碎了苑国几百年铁打的统治。

    可离帝非但没嘉奖半句。言语间,似乎还因北夜灏‘委身’苑国公主诸多挑剔。大致是他这样做,虽然胜了,却胜的丢脸。连身份都失了。

    于是……

    一场惊天大功劳。被太子和二皇子平分。而二皇子又与太子私下达成了协议。这破城之功是太子与二皇子平分。这破宫之功,便落到了二皇子身上。

    而且这破城,破宫的折子上。北夜灏的大名便被除了。除的那么理直气壮。

    经此一役,许多亲征苑国的武将虽然对北夜灏的所做所为不发表见解。可灏王殿下确实为‘离国大统’做出了莫大的牺牲。

    论功行赏。却没灏王的。这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对此,北夜灏只是淡淡一笑。道了句……‘国大于家’意思是国家利益高于个人得失。为此,朝堂上对灏王一派赞赏之音。

    面对诸人的笑脸。北夜灏勾了勾唇。

    此叶还不到与太子翻脸的时候,他想要功。给他便是,须知过犹不及,树大招风啊,至于自己。银子更实在。

    什么委身公主。什么卖身求宠……理那些作甚,他们想卖,丹夏还不要呢。

    某种意义上来说。灏王殿下很强大,很强大。

    日子如流水。一池青荷变成了粉莲,丹夏的荷叶十八烧过度到了荷花十八吃。一天一个花样,保证不重复。直吃的林凤举拍手叫好。一直流连于绛雪园。以至丹夏早该‘痊愈’的身子。就这么拖着,拖着。

    直到北夜灏冷下脸,亲手把他扔出绛雪园。那是一天傍晚。轻风摇曳。林凤举端着丹夏亲自熬的加了荷叶的银耳百合粥,吸流的喝着。一边喝一边还言语不清的夸着。正喝的香,冷不防的,一只手突兀的伸出。抢过了他的粥碗,林凤举哪里能依。

    一窜而起,抡开膀子,就要胖揍一顿这个没眼力界的。敢抢他的粥,不知道现在此粥是他的心,他的命,他的小心肝吗?敢抢,找揍。只是,膀子抡起来了,却怎么也落不下了。

    “怎么?要造反?”面前,自家主子黑着脸,用两根手指捏着他的粥碗。那脸阴的——似乎要六月飞雪。林凤举赶忙堆起阿谀的笑。“主子说的什么话。谁要造反?小的一定打的他满嘴牙脱,全身生疮,六亲不认,断子绝孙。”

    北夜灏拧眉,这话,真狠。本来满身是气,却怎么也气不起来了。对林凤举的作为他睁只眼睛闭只眼睛,就因为这小子性格活泼的让他头疼,这样的性格却能逗笑丹夏。可这小子实在过分,不仅长在绛雪园了。还敢天天喝丹夏煮的粥。做的菜,要知道,这些他都没口福享用呢。

    伟大的灏皇子这样一想,忧郁了,彷徨了,忍不了了。于是,今天大驾光临。

    “滚远点。别让主子我看到你。”“好咧。小的马上滚。马上滚。”说是滚。还不忘在滚之前,又囫囵的吞下北夜灏甩回给他的粥。然后对丹夏挤了挤眼睛。飞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