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35】美人酒醇

【035】美人酒醇

    暮雪阁。北夜灏的住处,他喜净,他的住处是府中禁地。不经传唤任何人不得入内。白日里虽然随口应了林柔依去看她,可从丹夏那里出来后。他便没了那份心思。

    对女人,他从不贪恋。除了那个可恨的姬丹夏。

    想到丹夏,北夜灏目光沉了沉。阴沉一晚上的心情非但没因回到自己的地盘而转好,反而更有阴转暴雨的征兆。“主子,林侧妃遣婢女来请,说是准备了美酒佳肴。给王爷接风。王爷要去吗?”门外,林凤举扬声问道。

    “回她,就是本王乏了。”

    “是。”林凤举应了,转身去传达王爷的意思。一边走,嘴里一边叨咕着“乏了,明明是求欢不得。”“你说什么?”身后北夜灏阴沉的声音突兀的扬起。林凤举一惊。扑通跪地。“小的没说什么啊……哦……小的说今晚月亮真圆,正适宜把酒言欢。”急中生智,林凤举抬手一指……冷不防的,一滴雨正好落在他鼻间。林凤举那个郁闷。天公真是不做美啊。雷都没半声,咋雨就来了。

    老大今天也和这天气似的,变性了,竟然玩阴的,搞背后突袭。

    北夜灏没说什么。越过林凤举,身子很快隐在夜色中。

    林凤举赶忙抬步追上。“主子去哪儿?”“把酒,赏月……”

    “……”林凤举抚眉,赏毛月啊。至于把酒,林凤举嘿嘿一乐,美人洒吧!!!

    ***伊人雅阁。

    林柔依一身素粉纱衣,端坐在桌前等着北夜灏。己经月上中天,见北夜灏没来,她差了婢子去请。不想婢女回来告诉她,王爷说乏了,歇下了。

    林柔依那个气啊。为了今夜,她足足泡了三个时辰的玫瑰浴。又不顾初夏冷风。只穿了件薄纱裁的衣裙。内里,可是空空如也的。好方便男人‘宠爱’。不想,自己一番辛苦竟然白费。

    看着桌上变凉的美味。林柔的眼底划过委屈,伤心。随后一把抓起酒壶。拧开盖子。也不用杯,就对着壶口狂饮起来。借酒浇愁,愁更愁啊,眼见一壶酒下肚,眼前视线氤氲。一抹身影挟着月色,出现在她眼前,那是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林柔依扔下酒壶。嘤咛一声。扑进男人怀里。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做梦。一双小手死命的敲打着面前的胸膛。“王爷,妾身等了好久,王爷都不来。王爷,您是不是看上那个苑国公主,再不要柔儿了。”

    北夜灏拧了拧眉才缓缓抬起手。扶上林柔依的肩。触手便是一团锦软。这才注意到,这女人只穿了件薄纱,又因为刚才一翻动作。纱裙下滑。露出女人白皙的肩,和隐隐的两团粉白,跟在北夜灏身后的林凤举在闻到酒味的第一时间,飞身远去。还不忘把门给带上。要说这王府可真是个藏龙卧虎的地界。看人家这规矩。总也不忘顾及主人**。走时一定捎上房门。

    “柔儿,你醉了。”

    “醉?妾身才没醉。妾身等了王爷一晚。王爷终于来了,王爷……”林柔依现在是半醉半醒的状态,隐约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神思。她的脸被酒意熏的有些发烫。贴在北夜灏泛着冷意的胸膛上,感觉舒服的紧。

    不由得用脸在北夜灏的怀里蹭了蹭。

    酒后乱性大致便是这样来的。月夜,美酒,半裸美人投怀送抱。估计一般男人都得被撩拨的化身为狼。北夜灏也是男人,呼吸不由得重了重。

    林柔依感觉到扶在她肩头的那双手在缓缓向下移动。脸上不由得笑开了花。一双手已不安于只在北夜灏的胸膛游走。借着酒意大胆的摸上了男人的腰。见男人似乎没什么不悦的表情。一双手继续移动着,直奔男人束腰玉带……

    夜,很美。星星,很识时务。月亮,压根便没上岗。

    总之,一切都很美。黑漆漆的,透着诱惑,撩拨着人蛰伏在心底的欲.望。

    远远看去,女人粉纱落地。玲珑的身形缓缓躺倒在榻上。榻旁,男人似乎迟疑了一下。这才缓缓躺下……一切,都挺美。

    林凤举在院外,淡淡一笑。

    男人嘛,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至于是哪个美人?有差别吗?没有。

    正当林凤举陶醉在雨夜微晕的空气中。享受着难得不用担心主子会突然发难的悠闲时刻时,一阵风,从院内刮出。

    经过他身边时,不忘冷冷一哼。随后,用上轻功身法。向暮雪阁而去。看那身影。林凤举感慨,好熟悉啊,是主子。

    实在是太意外了,让该在第一时间追上去的他不由得顿住了身影,回头,只见侧妃娘娘披着锦被,那双眼睛……啧啧,像狼。

    让林凤举不由得感觉身子一冷,很是庆幸那样的眼神看的不是他。

    转身追主子的那一刻。他不由得承认,这样一比,姬丹夏的眼神忒纯良了。

    主仆两个都‘飞’走了。独留在身后咬牙的林柔依。她越想越委屈。明明刚才一切都很美好。

    床够软,床帷够飘逸,她够香,酒够醇,她的酒疯撒的尺寸相当。男人被诱惑了,动情了,眼前两人衣衫都褪了。就差最后翻云覆雨了。

    就在他覆到她身上时。她忍不住呢喃了句‘王爷’。却惊到了他。那一刻,借着晕黄的烛光。男人眼中划过挣扎不愈之色。最后,淡淡看了她一眼。

    便毫不留恋的起身着衣。

    她害怕的缩在一角。直到他举步离开之时,才状着胆子去拉他的袍子。他也不怒。只是温柔的抚了抚她的头。柔声道了句他今天乏了,便挣扎她的手,飘然而去。

    乏了,乏了不可以歇在她这里吗?

    为什么还要离开。难道,想着那个可能。林柔依惊得一身冷汗。

    这一夜,在榻上辗转反侧,不能成眠。第二天一早,早早起身。直奔太子府而去。她虽然心里暗恨长姐。可有些事,却不得不找长姐相帮。

    ......

    请支持,请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