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34】只待追忆

【034】只待追忆

    这个问题,也是他迫切想知道的。他早己得到她,不会因为没得到而心存不甘。甚至她的心,只要他想要,也是唾手可得。他如果聪明些,上次便该做个顺水人情,把她送给他的太子皇兄。拿人手短。他那个素来只爱计较小节的皇兄自然会还他些好处。只是,看她被北夜涵压在身上,看北夜涵那只手竟然摸上‘他’女人的身子。他险些什么都不顾冲上去,把那双手剁了喂狗。“自然是公主味道上佳,本王还未吃够。”北夜灏好似低头沉思了半晌。竟然给了这么个‘暧.昧’无果的答案。“没吃够?王爷美妻在左,美侍在右,说不定府上还有数不清的思春丫头妄想爬上龙榻。王爷多试几个,兴许就发现味道更好的了。”

    没有恐惧,便无所畏惧……

    无所畏惧,便毫无恐惧……

    这叫什么,破罐子破摔。丹夏淡淡一笑。连自己都有些鄙视自己的小家子气。怎么就三句话不离女人了。果然,北夜灏怒极反笑。漂亮的眉毛一扬。勾人的凤眸一挑“丹夏,我怎么听你这话,好像打翻了醋缸,酸的很。”

    “你才打翻醋缸。”你全家都打翻醋缸……男人轻轻一句话,丹夏平静无波的样子被打碎。急急的辨驳道,怎么看怎么像此地无银三百两。北夜灏抬眸看向丹夏,刚才的怒意好像蒸汽般。扑的一下蒸腾干净。他的内心,竟然泛起微微的暖。想着自己刚刚竟然为了小女人显而易见的吃醋行为而大动干戈。就觉得自己真是小题大做。

    狄晖以前在他耳边念叨过。说什么打翻醋缸的女人没有理智。不能与之一般计较。于是,刚才还满心怒意的灏王殿下,终于找到‘宽恕’丹夏的理由。

    “是。本王就是爱吃酸。”“你……”一句话,把丹夏堵的没法应对。北夜灏如果对她张牙舞爪还好,偏偏他此时一张脸带着浅笑。一双眼睛透着愉悦。甚至连表情,也透着那么一股少见的暖意。“柔依是本王的侧妃。性子温顺,待日后你与她相处久了,便会知道她的为人。”俗话说家和万事兴。北夜灏所有的弯弯绕心思全放在朝堂上了,对府里妾侍争宠并不在意,现在丹夏来了。他就全当府上多了个女人。便顺嘴叮嘱几句。

    他其实全无偏袒林柔依的意思。只是这话听在丹夏耳中,却全不是那么回事。

    这灏王爷一口一个林柔依温顺。那大意就是她不够温顺。一口一个林柔依知书达理,便是在暗示她不够知书,也不达理。

    因为刚才自己出口刻薄,丹夏心里存了那么一丝歉意。那女人即是他的侧妃,丹夏也明白先来后道的道理。既然人家先来。她沦落成小三,她自认倒霉就是了。

    至于这男人心中伟大而美好的‘和平共处’丹夏觉得很难。相当难。几乎比中五百万的概率还低。先不说她压根没打算与他的侧妃和平共处,就是她想,人家想不想和她‘和平’还说不准呢。

    这候府深宅里的女人,又有哪个是好相与的?

    伟大的灏王殿下实在太低估她这个侧妃了。也实在太高估丹夏的战斗力了,天地良心,她真的没打算争的。与其担心她与林侧妃不睦,他不如去好好‘安抚’一下林美人,最好把她喂饱,让她少来找她的麻烦。“灏王殿下,丹夏虽然不得不跟您来了离国可也没打算当您众多宠妾中的一个。所以,您心中那美好的,左拥右抱的宏愿,还是快些打消吧。”

    “怎么?丹夏还在怪本王对你有所隐瞒?”

    你这是有所隐瞒。您姓甚名谁?身家几许?有无妻氏?所有重要的,不重要的个人信息全是造假。你还好意思用苛责的语气反问她。“不敢。”

    北夜灏一声轻叹,突然起身负手走向窗边。“丹夏,你一定要这样说话吗?我们之间,回不去了吗?”曾经的软语,曾经的红帐情深,都回不去了吗?

    丹夏冷冷一笑。她不知道该笑北夜灏傻,还是叹他痴心妄想,毁她国家,伤她亲人。就算龙栖宫的火不是他放的。他终究冷冷看着苑帝葬身火海,不救不管。

    发生这种事,他们之间怎么可能如初。连****都嫌多余。。

    “北夜灏,明人不说暗话,我们之间有亡国灭亲之仇。我现在还没有能力报仇。但我发誓,终有一天,必站在绝顶之上,让世人仰视。到那时。必报此仇。

    你如果聪明些。现在一剑杀了我。此时你不杀我。彼时,我会杀你。我们之间。如同日月……不可能同辉。”丹夏的话说的很慢,一字一顿。几句话说完。北夜灏的身子似乎一僵。随后他摇头一笑。脸上再次挂起温和的浅笑。只是那笑,疏离,苍凉。“有志气,那本王就,拭目以待。”

    她要杀他。要杀他……哈哈。北夜灏抬步离开。她恨他,恨到要杀他的真相让他觉得双腿僵硬,每迈一步,心都顿生生一疼。在今天之前,即使明知她恨他。可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分侥幸,盼望着她心中对他的在意能将恨意压制。盼望着,盼望着什么呢?北夜灏抬头看天。几只北雁排成一列。展翅南飞,他似乎心中一动。隐约明白了丹夏的意思。

    她就像刚才从他头顶振翅而过的雁,终要南飞……

    ***伊人雅阁,林柔依的住处。

    林柔依,当朝林相次女。因是庶出。只做了灏王侧妃。一年前入府。想起初时,林相告知她要嫁入灏王府为侧妃,她还为此哭了几天。

    朝堂上谁都知道灏王不得宠。更在十岁时离宫。朝堂上传,说是北夜灏身子弱,出宫休养,可谁心底都清楚。这是变相的驱逐出皇宫。即使林柔依是庶出,身为宰相千金,嫁个年轻臣子当正室也不是不可能。可她却要嫁给那个不受宠的灏王当侧妃。说是侧妃,其实就是小妾,待正妃进门,没准会怎么挤兑她呢。况且她有个大她一岁的嫡出姐姐,做了太子妃,两相一比,她怎能甘心。

    可父命难违,一顶青衣小轿,她进了灏王府。看到了北夜灏。。那夜,年轻男子未着喜服,穿了件蓝衣。一头青丝,不羁的披散着,看到她,眼神闪了闪。随后,缓缓勾起唇角,那一笑,绝世风华,那一刻,她突然觉得庆幸。庆幸自己父亲将她嫁给了他。庆幸她没有在前一天听从贴身丫环的鼓吹,真的从家中逃婚。

    这样一个温柔儒雅的男人,哪怕只做他的小妾,她也是心甘情愿的。何况自从她进府,他便将府中一切事务交由她料理。名义上她是侧妃,实际上行的却是王妃的职责。就像今天,那个苑国公主,殿下都没多看一眼,只草草吩咐她给那女人安排个住处。

    那女人的美让她心生警戒。便使了个小心思,把她安排住进绛雪园。那园子是王府中景致最美的一处,亦是离王爷住的幕雪阁最远的一处院子,为了怕王爷问起,她绞尽脑汁想好了说辞。就说绛雪园的景致最佳,公主远道而来,住在那园子里,自然心情更舒畅些。

    没想到王爷问都没问。便默许了。这样一想,林柔依觉得丹夏根本不足为俱。况且,王爷亲口许诺。晚上会来看她。

    她们许久不曾亲热了。这一想,林柔依不由得脸一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