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33】灏王心思

【033】灏王心思

    当狞笑声扬起的瞬间……

    血红一片,几个家丁甚至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只觉得眼前一晃,手上剧痛。不由得将目光看向痛处,皆见到自己伸出的双手。那双以为要可以占些便宜,享受一番的手。

    齐刷刷离了身体。

    因为太意外了,他们脸上的表情即愉悦又痛苦。直到双手齐断,落到锦被上,血色喷涌。才痛鬼哭狼嚎。只有那个最初上前,却在最终关头颓然后撤的家丁,一脸惨白的垂头看着自己尤在的双手。吓得脑子一片迷茫、“找死……”淡淡的声音,并不严厉,却惊得那保住双手的家丁瞬间身子一晃,从床上直接跌下,脑袋撞到青石地板上,脑袋撞了道口子。血忽啦一下涌出。

    那人似被吓呆了,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便任由额头汩汩冒着鲜血。北夜灏似是厌恶。轻轻一拧眉。下一刻冰山似的夜色动了。只见他轻轻一抬剑鞘,几个侍卫装扮的男人沉默的进来。抽出剑,一言不发的抹向那几个因为被切断手掌而痛得乱嚎的家丁,只轻轻一下。血色涌,声音止。

    丹夏木然的看着这一切。手,缓缓收回腰侧。

    “本王的女人,岂是你们配碰的。这些人,剁碎喂狗。”他好像忘了,这些人之所以进了房间,之所以对她无礼,可全是他的授意。

    夜色沉默的一挥手。诸侍卫相当有眼界的两人架起一个家丁去‘喂狗’了。要说这王府侍卫就是训练有素。不仅手脚麻利的拖走了死尸。还很善解人意的将地面血迹抹净,打开窗,熏上香,这才恭敬的退下。

    “主子,这人要如何处置?”夜色面无表情的用手指向那个临阵退缩而拣回一条命的家丁。“让他去喂狼。”那人一听,以为自己还是难逃一死,果断的晕了。夜色冰山似的脸上似乎划过一抹哑然,只要遇到这位丹夏公主,他家主子一如即往的无法捉摸。凭他的认知。这几个家丁必死。不管他们有没有真的碰到丹夏公主,他们都会成为主子迁怒的对像。不想就因为那人在最后关头对丹夏心生不忍,竟然捡回了一条命。

    喂狼,即喂狼。只是此喂非彼‘喂’那些死人是当食物喂。他则用双手把那些死人当食物喂,一喂差千里啊。

    又一挥手,自有侍卫上前,将此人送到城外别庄去‘喂’狼。

    见一切都收拾妥当。夜色抱剑退出房间,临走时还不忘善解人意的将窗子关上,房门掩好。

    这些人做这些的时候,丹夏只是怔怔的蜷在床角。

    她不会感激他的。

    在她需要他的时候,他袖手旁观。在她满心绝望的时候,他又出手。这种感觉糟透了。就好像一个人被困在沙漠中。马上便要渴死了。这时候,遇到一个旅人。那人求旅人施舍些水。那旅人非但不给,还将水顷刻间倒进沙子。那人绝望了,濒临死亡之际。那旅人却又滴几滴清水将人暂时救活。可活过来又如何。依旧身困沙漠,依旧会被渴死,只会让人多经历一次死亡前的恐惧罢了……

    丹夏此时便是这种感觉。在她心死时,他救下她。只为让她再多经历一次死亡的恐惧罢了。

    窗被关上,血腥气味瞬间窜进丹夏鼻端。就算燃上名贵的薰香,也不能遮掩这股腥檀之气。丹夏自是看过死人的,自己中枪满身淹血的样子其实也挺惨人。只是像今天这样,这么眼睁睁看着几人在她面前断手,被杀,看着那几个临死前的挣扎。还是让丹夏本就苍白的脸更白了几分。简直快成白日女鬼了。

    可她没喊没叫。

    比这更惨痛的都经历过了,几个死人而己。而最让人恐惧的往往是那些活人。例如屋中此时那位。

    自轻轻说了那句话后。丹夏便没再看北夜灏,甚至他闪电般甩出一柄乌黑匕首。瞬间收割了几双手掌之时,她也没看他。

    她只勿自看着脚边的鲜血发怔。

    那血,缓缓浸进锦被。很快被锦被收纳,顷刻间素粉的锦被上便遍布红斑。让人看了欲呕的红斑。“你觉得他们不该死?”丹夏不看他,这让北夜灏心里怒气又再次翻滚起来。他不得不承认,只要遇到她,他的淡定从容便难以为继。

    见她一脸害怕,他心拧,见她一脸赴死的表情,他生气,见她一脸失魂,他又担心。哪怕她轻飘飘一句错了,他的心就兀自在胸膛里翻江倒海。他的本意,只是想吓她一吓,他不会允许那些满身臭汗的人碰她半下的,哪怕是头发,他只想磨一磨她这倔强性子。

    今天才是进府第一天,她便跟柔依结下梁子。这性子,实在欠圆滑。可最终,气的还是自己。就算到了最后,她也没说句软话。那句抱歉说的也是敷衍万分。她就不能像别的女人那样,表现的正常些,例如刚才那一幕,如果换做别的女人,早就泪流满面了。可她呢?竟然不反抗,不挣扎。最后,他心软了。把所有的怒气全发泄在那几个家丁身上,死几个家丁不算什么。反正在朝堂上,一直流传着他因‘自幼被送出皇宫。疏于管教,以至性子冷戾’的传言。只是心中这口气还是没有舒解,就那么哽在心头。咽不下,吐不出。

    “他们当然该死。可王爷不要忘了,是谁吩咐他们这样做的?要深究起来,那个命令他们的人,是不是更该死?”

    这个女人。她在暗中指责他是罪魁祸手吗?“怎么?你不感激本王出手,看来,本**才一时的心软真是多余。就应该让你尝尝被那些下贱家丁糟蹋的滋味。看你这张厉嘴,还厉不厉的起来?”很小的时候,那时母妃还在世,有一日,母妃把他抱到膝上,语重心常的告诉他……女人是祸。如果遇到,一定要躲开,哪怕做个世人眼中的杀人疯子,也不要做个痴情种子。

    他对母妃的话嗤之以鼻,觉得天下间没有哪个女人,能入他的眼,他的心。而这许多年,也确实没谁能让他坚定的心撼动分毫。哪怕宫中那个与他心许多年,一路扶持帮助的女子,也不能。

    可在无双城,在胭脂阁,她脸带坚定,面露担忧。眼藏狡黠的掐自己的时候。。在皇宫水牢中,她冷的牙齿打颤,却依旧一个劲的说自己没事的时候。他那颗无人撼动的心房,似乎在不经意间,被拉开了一道口子。随后,她的信任,她的陪伴,她的不离不弃,终是让那道口子再也无所遁形……

    “北夜灏,除了会威胁,恐吓。你还会什么?”“本王至少还能威胁你。恐吓你,这便够了。”丹夏闻言冷冷一笑,他永远掐她七寸。他永远知道她在意什么。而加以扼制。

    她就不懂了。他愿望达成了。苑国没了,她的家人,死的死,降的降。她早己没有用处了,他到底为什么还留着她?炫耀吗?可据她所看所闻,他不是个高调的人。心里乱想着,丹夏便不自觉的张口问出心中的疑问。

    为什么留着她?北夜灏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