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27】丹夏遇险

【027】丹夏遇险

    公主?北夜涵面露疑惑。丹夏终于抬起眼睛,看向兄弟两个。淡淡点头:“二皇子。”

    “二弟,你称她为公主?她到底是谁?”北夜涵沉声问道。

    “皇兄不知吗?她便是鼎鼎大名的丹夏公主了……想那苑帝在时,宠公主宠的可是四国皆知。公主,令姐媛儿在本王宫中。前几天受了些惊吓,一直落泪,总是念叨公主。还请公主顾念姐妹之情,去劝上几句……”北夜锦打了张亲情牌。丹夏蹙了蹙眉毛。

    姬媛,长丹夏两岁,年芳十八,按苑国祖制,早该嫁做人妇。三年前,她才及笈,苑帝便为她指了门婚事。夫家是护国狄将军的长子。长得一表人才,不想当年仲夏,苑国与离国在边境发生小规模冲突。狄老将军奉命前去‘商讨’解决办法。其子随行,不料双方一言不和。动起手来。狄公子殒命其中。姬媛成了未亡人,就算她贵为公主,也终归不祥。随后的两年,苑帝一直有心再给她找个婆家。可如果对方身份显赫,未嫁夫亡的名声恐让人非议。如果太低微。又侮没了公主。姬媛的终身便这么一直被耽搁下来……

    丹夏醒来后,与姬媛见面的机会屈指可数,印象中。那是个长相清丽,有些少言寡语的女孩。丹夏以为她是因为未嫁夫亡而至性格内向。曾经对她还很是同情。皇宫被破后。她曾让阿碧打探过帝家子孙的下落。得到的结果是宫破之日。两个皇子似乎被宫人保护出宫。可终是死于乱军中。

    至于其余几位公主则没半点音迅,丹夏以为这位性格内向的公主多半是凶多吉少了。不想今天竟然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她的消息。

    “姬丹夏?二弟,你说她便是姬丹夏。”传说中那个刁蛮任性的苑国公主。北夜涵不敢置信的问道。不怪他惊诧,站在面前的女子。眉眼淡淡的垂着,举手投足间全无骄纵之姿,这哪里像从小被宠上天的公主,更像个知书识理的官家千金。

    “丹夏见过太子殿下,见过二皇子,丹夏前几天病了一场,身子还未大好。便先告退了。至于姐姐。。相信有二皇子的照抚,定然无事。等过几日,丹夏身子大好,再去探望不迟。”

    机会己失。

    北夜灏不会出现了。

    丹夏觉得有些可惜。便没了再呆下去的兴致开口告辞。北夜家兄弟两个怎么会让她那么容易脱身。

    “时辰还早,这花园景致也佳。公主还是再欣赏片刻吧。”她竟然是姬丹夏。北夜涵非常意外。他以为以姬家己经死绝了,不想竟然还有两个公主在世。那位媛公主,据说未婚夫婿死于战乱,是个命带不祥的人。他倒没什么兴趣,可这位丹夏公主。却是美的让他一见之下便想拥入己怀。

    天下间女子何其多。能美的像她这样,明明素面朝天,也丽色夺目的女人,不多了。

    “公主还是去看看令姐吧。令姐这几日食欲不振,相信你们姐妹重逢后。令姐心情一好,胃口自然会大些。”

    丹夏拧眉,这叫什么?骑虎难下?这边要她赏花,那边叫她探姐。北夜家的兄弟真是个个是说假话的高手。明明志在她,却都有个冠冕堂皇的借口。还有那个北夜灏,演技更是能角逐奥斯卡影帝。

    北夜涵与北夜锦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到一起;一个冷戾,一个蛮横,互不相让。

    两兄弟对视良久。最终北夜锦笑了笑。“皇兄才来。还不熟悉皇宫。便让公主带着皇兄好好‘逛逛’这花园吧。小弟还有事忙便先告辞了。”说完,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身子很快消失在丹夏的眼中。

    北夜涵冷冷一笑看向丹夏。目光中早己没了刚才的温润。有的只是势在必得的噬人狠意。“丹夏公主,你知道我的那位二弟为什么走了吗?那时因为我答应他这次南征,军功全部让给他。笑话,他以为有了军功。便能与本王争太子之位了!真是不自量力。丹夏,为了你,本王可是损失巨大啊。你不该有所补偿吗?”不知何时,阿碧己被侍卫架走。此时,繁花丛中。只有北夜涵与丹夏二人……随着声音出口,北夜涵向丹夏慢慢走来。

    丹夏退了几步,背后是株几人合抱的老梅树,无处可退的丹夏半眯起眸子。“太子殿下,你即知我是谁。便知道我是谁的人。这样公然抢兄弟的女人?殿下不怕被世人唾弃吗?”

    “唾弃?真是好笑。你是个什么东西,一个没家没国的孤女而己。本王看上你,是你的福气。至于本王那个好四弟。他可是个识趣的主。

    没准,他留着你,便是为了讨好我这个大皇兄呢。怎么?你不信?如果本王乱说,为什么到了此时。依旧不见我那个四弟的影子?要知道攻破苑国皇宫,他可功不可没。又有什么能瞒过他的耳目呢?他不来,只说明一点……他不在意公主你。既然他不懂得惜花。那便让本王好好疼惜公主。公主放心。待日后本王登上大统之位,自然不会亏待公主的。”

    “丹夏自小被父皇捧在手心。殿下那小小太子府。丹夏还看不进眼中。”丹夏淡淡一笑。出口的话却毫无暖意。“贱人,都什么时候了。你以为你还是苑国最受宠的公主,你以为你那皇帝老子还能从火堆里跳出来。还在这里做着白日梦。你信不信本王一根指头,便能让公主你活的生不如死?”北夜涵终于走到丹夏面前。伸出手臂。把她牢牢挟制在梅树与自己中间。

    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飘进了鼻端,和着女人清丽的面容。北夜涵神情一恍。看着丹夏的眸子不由得窜起两簇火热。

    丹夏见之心一紧,随后闷生生的痛着。

    原来自己之于他。没了利用价值后。便真的如只破鞋……随便哪个男人捡走。

    北夜灏,你心真狠。

    丹夏握了握拳头。终于决定孤注一掷。就在北夜涵附身亲向她脸颊的时候。她膝盖突然发力迅速抬起撞向北夜涵下身。北夜涵毕竟功夫不弱,很快反应过来。身子迅速一侧。轻松躲开丹夏的攻击。下一刻,丹夏觉得头皮一疼。却是北夜涵半眯着眼睛,危险的上下打量着她。“姬丹夏。是你自找的。你如果乖乖的。本王自然会温柔些。既然你敬酒不吃。那就休怪本王手下无情了。”冷冷的说完,他拉着丹夏头皮的大手猛的一用力。丹夏的头轰然撞向身后的梅树……

    剧痛夹带着眩晕向丹夏袭来。

    “臭女人,没想到脾气还挺倔。不过本王就喜欢你这样的。你不甘心是吧?那今天本王就好好惩治惩治你。本王倒要看看,你骨头能硬到几时。”北夜涵阴狠的说完,不顾丹夏的痛意大手一甩,丹夏如破败的娃娃般被甩出老远。在一阵剧痛中身子落地。紧接着,不等她反应过来。北夜涵好似只饿狼般。向她扑来……

    随后脖颈一痛,却是北夜涵毫不留情的在她颈子上重重一咬。丹夏身子顿时一僵。下一刻不顾全身痛意。伸出手,死命朝北夜涵的脸上打去。

    啪……

    声音清脆。甚至惊醒了几只栖在老梅枝头的鸟儿。鸟儿扑腾着翅膀迅速远去。北夜涵的大手同时也移到了丹夏脖子。男人的大手一把将丹夏纤细的脖颈置于掌间,一脸狠戾的缓缓加力。丹夏觉得喘不上气来,眼前景物渐渐变得迷离。

    便在这时。男人一声狞笑,猛的松开丹夏,丹夏的身子再次跌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