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25】背运连连

【025】背运连连

    其实她哪里知道。每每她睡后。男人便起身。处理那些紧急事情。估摸着她快醒了。男人便起身回殿。

    一连四天皆如此。

    至于为什么弄得自己这样劳累?官方说法是以防丹夏趁他不在时自尽殉国,那样他很亏。至于真正原因吗?恐怕会烂在北夜灏心里一辈子也不为外人道。

    其实,他是不放心。丹夏口中伤口很严重,每次趁她熟睡后。他会点她半个时辰的睡穴。用林凤举配制的药物清理她的伤口。如果女人醒着,不仅不会感激,多半还不会配合。不如便不告诉她。

    他也没打算丹夏能感激她,他只是觉得他的女人身上不能带伤。至于两人间的那些亲密事。

    那完全是丹夏‘勾引’他所至。要知道这几天,小女人裸着身子睡。而且她睡相还相当的不好。不是伸胳膊,就是踢腿。为了自身安全考虑。他不得不把她抱在怀里。

    而那个后果便是,干柴遇到烈火。烧得分外激烈……

    四天后,丹夏口中伤口终于无大碍了。北夜灏也终于放心的处理手头那堆成小山的公文去了。

    阿绿阿碧也终于被允许再次‘上岗’了。

    “公主,四皇子他?”阿碧欲言又止。她们不明白为什么叶昊变成了北夜灏。

    “阿碧,他就是叶昊,叶昊就是他。”丹夏声音淡淡的说道。

    “啊。怎么会?”阿碧一声惊呼。

    丹夏勾了勾唇。“世上没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只是,难为你们两个了。跟着我。恐怕要当亡国奴了。”

    “公主别这样说。我们的命是公主救的。如果没有公主。他们,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就是,公主,不管将来发生什么。我们主仆三人都要在一起。”一直在一旁莫不做声的阿绿出声说道。丹夏心头一暖,她没想到最后陪在她身边的,即不是宠她的苑帝,也不是她的姐妹亲人,而是这两个陪在她身边多年,曾被姬丹夏打骂欺负的两个婢女。

    最终丹夏点头。“好,在一起。”如果老天怜悯。请不要伤害这两个好不容易拣回命来的可怜女孩了,丹夏在心里祈祷着。

    破宫第五日,北夜灏没有来。原本以为自己能睡个好觉的丹夏,却失眠了。反正睡不着。丹夏便闭上眼睛,在心底反复念着那篇无上心法……

    聚气百汇,下行。

    日里听阿碧说,再过半月。北夜灏便要搬师回朝了。离国举兵之时。加罗,晗国也不甘示弱,从两国边境出兵。原来接到诏书回防的将士,迫于边境压力。只能迎敌。

    前有虎狼,后有恶犬。建国数百年的苑国。一夕间分崩离析……这就好像一坐腐朽的木质牌坊,看似被漆得明镜般的光亮。实则内里早被蛀虫所蛀。

    不用多大的外力,哪怕一阵风。也会让那牌坊碎成一堆烂木渣的。苑国在苑帝多年暴政下,百姓本就怨声载道,立国之本,民心也。失了民心。国将不国。

    三国用了三月时间,将苑国一分为三。

    离国占去半数。另半数,被加罗和晗国刮分。

    当然,这是后话,此时,丹夏只觉得前路暗淡。看北夜灏的样子,十有**是要带她一同去离国的。她以什么身份去?他的妻子吗?不可能的。先不说她嫁的是离国‘叶昊’便是她此时亡国公主的身份,离国皇室也是容不下的。而且,她与他之间,先有被骗,后有亡国灭族之仇。

    虽然她算是‘半路出家’对那些所谓的‘族人’实在没啥感觉。可苑帝终是待她不薄,这仇,报,难,不报,亦难。处在这样的两难之境。丹夏只能暗骂老天为什么扔她来这?换个时空也好啊。给她扔清朝啊,扔明朝啊。她也好当个先知。玩玩政治。说不定雍正那皇位,得换老八坐坐呢。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丹夏终于缓缓入睡……

    梦里,她再次梦到了那个叫灵儿的女子。

    这次,她满脸幸福,依偎在一个白衣男子怀里,隐约可见她微微隆起的腹部。女人的声音飘渺动人。依稀是……‘昊,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都好。”男人淡淡应着。男人的声音听在丹夏耳中。无端的觉得有那么一丝熟悉。

    一连几天,北夜灏都不见人影。丹夏落得清静。开始积极练功。对没基础的她来说那难度,可想而知。终于识清周身重穴。她开始按照心法所说,凝气入穴……

    再过三天,北夜灏便要动身回离国了。也派那个冷的似冰的黑衣人传了话,让丹夏收拾一下随他回离国。而北夜灏,从那几天过后。便仿佛人间蒸发般。

    “公主,今天阳光明媚,公主要不要出殿走走。公主已经许久没出房门一步了。”阿碧见丹夏脸色苍白,不由得出声提议道。快离开了,缅怀一下也是好的。丹夏点点头。

    四月天,午后的日头有些烈,北夜灏虽然没有直接来个宫禁。可走到哪里,都有执枪侍卫有礼的禀明‘军事重地,闲人勿进’。最终,只有御花园算不得军事重地。丹夏逛了一会,看着花园花朵争相斗艳,开得分外热闹,丝毫没有因为皇宫易主而萎靡一分。不由得感觉物是人非。

    “公主,似乎有人来了。”身旁阿碧低声提醒道,丹夏点点头。她也听到脚步声了,从声音判断来人似乎还不少。能在这里随意走动的人,都是离国臣子。丹夏没心思应付这些。举步转身打算领着宫女回自己的琉璃宫了。

    “站住。”身后,有侍卫高声喝道。丹夏佯装没听到加快了步子。

    身后侍卫见丹夏不应。向身边主子请示了一下,提枪几个纵跃。拦到丹夏面前。“大胆,太子殿下招唤。你等敢不应。想死吗?”阿碧一见那泛着冷光的长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侍卫大哥,奴婢耳掘。没有唤到太子殿下招唤。还请侍卫大可枪下留人。”丹夏看着架在自己脖上的长枪,那冰冷的枪身触到她的皮肤,一股战栗感觉不由得缓缓爬满全身。不是恐惧,只是厌恶,很厌恶。丹夏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推开枪身。纤细的手指,在阳光下,泛着如玉的颜色。那侍卫似乎也没想到自己飞身而来。拦住的竟是这等丽色。一个恍神间,手上长枪竟然不由自主的后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