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22】灏王愠意

【022】灏王愠意

    片刻后,手一抖。帕子落到铜盆中。被水晕染,很快化做一团模糊的淡红色。与那些字迹一同沉入盆底。原来,苑帝给她的东西竟然是帝家祖传的一门绝学,据说,当年苑国便是凭借着这门功夫立国。而在这最后一刻,苑帝将这功夫传给了她。苑帝最后拉住她的手。温柔的说,不需她用这门功夫独步天下,只要能自保便好。

    想到苑帝。丹夏心头一阵拧痛。看着铜盆中失去字迹,回复成素色的锦怕。丹夏的眼睛红红的。可她不会再流泪了,这世上唯一真心疼爱她的人己远去……

    正在这时,殿门被轻轻推开。熟悉的淡香在空气中氤氲。丹夏眼睛直直的盯着铜盆的水面。仿佛不知道那个男人正眨眼不眨的看着她。过了许久,平板的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扬起。“本王从不知道,公主有盯着锦帕呆看的嗜好。”

    丹夏没有反应。北夜灏拧了拧眉。再次开口。“公主睡了一天一夜,该用些饭了。”说完,一扣手,很快。阿绿战战兢兢的端着托盘,缓步进殿。“公主,用些清粥吧。”

    丹夏依旧毫无反应。北夜灏眸子沉了沉。下一刻陡然出手。却是瞬间捏紧阿绿的下颌。丹夏甚至能听到人骨即将碎裂的劈啪声音……“公主一天不吃,本王便杀一人。两天不吃,便杀二人。反正这些以前伺候公主的人,总够杀个几天的。今天便先从阿绿开始吧……”魔鬼的声音再次扬起。

    丹夏再也不能无动于衷。终于,抬起眸子。看向北夜灏。

    可那眼神却让北夜灏黝黑的眸子瞬间闪了几闪。那个曾经对他只有笑意的女子。那个对他说不后悔的女子。那个即使经历磨难,眼神依旧阳光的女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眼底的空洞,黑的可怕的空洞。

    她看着他,又仿佛没有看他。随后,唇轻轻动了动。“别碰她们,我吃。”

    北夜灏放开对阿绿的挟制。阿绿抖着身子。将清粥递到丹夏手上。丹夏知她害怕。挥了挥手。“阿绿。我想喝你煮的玫瑰香茶。”阿绿点点头。又将视线移向北夜灏,见男人微微点头。迅速退出丹夏寝室。阿绿不明白,为什么以前温柔的驸马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位相貌倾城,却被他看上一眼就好像进了阎王殿的紫衣男子……那人脸上虽然带着浅笑。可只要他用眼神一扫,她便觉得心里一片恐惧,阿碧也是这样。

    见阿绿身影消失在门边。丹夏才缓缓拿起勺子。一口口将粥送入口中。

    微烫的粥。混着口中的腥甜,剜心的痛。每咽一口,她都几欲呕出……可再想吐,也比让她看到眼前男人的嘴脸强。于是,丹夏乖乖低头喝着粥,北夜灏眸子冷冷的盯着丹夏。看着她抬手,吞入,咽下……阴霾了一夜的心,竟然奇迹般的舒展了几分。便在这时,一丝红色,顺着丹夏的唇角淌下,而那女人仿佛没知觉般,怔怔的抬手,张口,吞咽……北夜灏定定盯着丹夏的檀口。

    当看清丹夏嘴中白粥送入,便迅速被血色染红时。才平静了一分的心湖。再次激起狂风巨lang。

    眼前一暗,丹夏手中的白玉汤碗己被一把扫落。随后长袖一翻,一颗药丸己然在握。伴着清脆的碎裂声,北夜灏抬起丹夏下额。将药丸塞入她口中。随后毫不惜力的一合丹夏上下齿。让她不得不将药丸咽下……苦涩的味道在口中蔓延。丹夏抬头,迎上男人的视线,男人的目光沉的似墨。翻转着似乎能吞噬一切的暗光。”姬丹夏。如果你敢死,本王便一把火,把无双城烧光,让所有无双人给公主赔葬。怎么?不喜欢本王送你的这份大礼吗?”北夜灏微挑着唇。见到丹夏脸上明显的怒意,心情反而愉悦了几分。

    有怒气总好过没生气。

    丹夏平静的看着北夜灏,似乎在丈量他说中的真伪。好半晌。不由得扯唇笑了笑……喜欢他这所谓的‘礼物’?傻子才会喜欢。国破,家亡。昨天,她还是一国最尊贵的公主,今天,便己沦为皆下囚,甚至连生死都被他掌控。

    “本王的话,很好笑吗?”

    “殿下的话不好笑。我在笑自己。想当初,本想选个24孝好男人,把他培养成灰太狼...上得厅堂,入得厨房,还能暖床。不想,你的种子不知道播了多少块烂菜地。

    枉费我还以为自己好命的选到个‘清倌’。这难道不好笑吗?”什么是24孝好男人,哪个又是灰太狼,北夜灏是不明白的。可这所谓的种子,烂菜地,在丹夏嘲讽的语气中。他明白了几分。

    不由得刚才还因为丹夏终于还嘴而升起的那么一丝愉悦情绪,瞬间便被愠意取代。

    “怎么?本王高贵的‘种子’辱没了公主殿下吗?”她竟然敢嫌弃他,而原因竟然还是,他己有过女人。男人三妻四妾本属平常。何况他贵为王爷,就算他真的娶了一国公主为正妃,再收几个高官之女为侧为侍,也属平常。不想因为这个,竟然被这个女人嫌弃……还说什么烂菜地。他的种子播种的地方,就算是块烂菜地,也因为他而变成金玉良田。

    “原来殿下也这么觉得啊……”丹夏故做惊讶的道。果不其然,只见男人的脸更黑了。那一席淡紫长袍在没有风力的情况下,微微扬起。丹夏知道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这样的讽刺。何况他贵为王爷。一掌敲死她也不为过。不想等了许久。只见男人微微一扯唇。下一刻,竟然施施然向床榻走来。随后缓缓落坐,姿态轻雅,紫衣微敞,长发垂落……

    眼睛似笑非笑的看向丹夏,如一朵高绽枝头的绯色桃花,明艳,勾人,似乎还带着几丝与生俱来的高贵。

    “你做什么?”他的样子透着危险。丹夏不由得绷紧了心神。一脸防备的问道。“当然是在公主这块‘烂菜地’上试着播播种,春天到了……不是吗?”

    ***月很努力的更新,请支持哈。给朵花花啥的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