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12】醉人夜色

【012】醉人夜色

    丹夏看向面前的男人,一室的大红中。男人原来苍白的脸似乎也沾染上了丽色。在暖黄烛灯的映衬下,眼睛闪烁着斑驳光亮。竟然漂亮的让丹夏移不开眼睛...听丹夏这么说。叶昊似乎低头想了想,随后,傻傻的点头。“交杯交心...我喝。”

    男人说完。步子蹒跚的走向桌子。看着金樽盛放的湛清女儿红。眸子闪了闪。一抹裹着深意的笑容从眼底迅速流转而过。他缓缓端起酒樽,转身时,满脸的迷离乖顺...

    丹夏险险的接过叶昊递来的黄金酒樽。里面的美酒随着她的动作轻荡着,就好似轻风拂过湖面...柔柔的,带来了沁人的舒服...丹夏抬头,看着面前一脸醉意的男人。他露在面具外的眸子,此时盈满笑意,眸子深处,荡漾着柔柔碎光。突然间,丹夏平静的心湖。好似被突然丢进一颗小石子,激起圈圈涟漪...

    “丹夏,交杯酒要这样喝。喜娘告诉我的。”男人浅笑着说完。拉起丹夏的手,绕过自己的手臂。圈成个圆弧,然后,用另一只手,轻轻把酒樽送到丹夏唇边。酒香沁人,丹夏觉得,自己似乎醉了。

    醉在叶昊温柔的眼波中。醉在叶昊傻傻的笑颜里。

    愿与你携手,看落花,赏冬雪,沐春风,听夏雨...一仰头,美酒带着呛人的辣意,直入胸腹。也许这一生,她与他之间,不会有多么惊天动地的爱情。可他浅笑的样子,会永远装在她心底。

    叶昊见丹夏一口饮尽美酒,似乎笑了笑。头一仰,酒入腹...“丹夏,什么是洞房花烛。”酒樽被男人接过置在桌上,男人轻柔的声音带着不解,飘进丹夏耳中。

    洞房花烛?丹夏一听这个问题,险些一头栽下榻。这要她...怎么解释给他听。

    “洞房...就是像洞的房子。就像我们现在呆的屋子。花烛...花烛,花烛就是雕着花的喜烛,就像那对龙凤喜烛。”丹夏绞尽脑汗,想着如何安抚这位好奇的叶昊同学...男人对于丹夏的话,没表示丝毫异议。还很是理解了的点点头。丹夏以为这‘洞房花烛’终于解决了。不由得想抹把汗。

    便在这时,男人柔柔的声音又起。

    “喜娘说,洞房花烛要男在上,女在下。丹夏,我怎么在上?你怎么在下?”

    呃...

    丹夏看向如同好奇宝宝般看着她的叶昊。突然觉得嫁个处男,要面对的问题实在是多的让人头疼。可叶昊又一幅她若不答,他便一直盯着她的样子。

    斟酌再三。丹夏小心的开口。“叶昊,你今年已经二十岁了。你家里...长辈们在你成年时,没送你什么礼物。例如什么通房丫头之类的?”

    男人摇摇头。“师傅说。女色误人。就连伺候我的仆人,从小到大,也全是小厮...”

    “那个,你娘从没告诉你一些关于娶妻的事吗?”

    “我没娘。”这个问题似乎触到了小帅哥的痛处,只见叶昊的头缓缓垂下,那样子,竟然比丹夏还我见犹怜...丹夏的心里不知是庆幸还是叹自己倒霉。竟然随手一捞。就捞到一枚这么纯情的小帅哥...

    只是,要怎么跟他解释所谓的男在上,女在下?

    见丹夏半天没答。叶昊抬起头来。“丹夏也不知道吗?”“呃...”她是不知道要怎么跟一个大男人开口。“既然你也不知道,那我们便试一试吧。”

    “试...”“你在下,我压在你身上。”

    这醉酒的男人,是不接受拒绝的...丹夏挣扎了半天。最后还是被男人压到了身下,男人的双腿压着她的双腿,男人的双手压着她的双手。男人的脸更是近的与她只隔了一厘米...“叶昊,你下去。这样我很不舒服。”这种四肢被挟制,动弹不得的感觉,让丹夏瞬间回忆起那次噩梦。

    男人粗喘的呼吸。炙热的仿佛烙铁的冲撞...

    “不,丹夏,这样很舒服...”叶昊仿佛很喜欢压在丹夏身上。脸上带笑。银面具上的一双眸子,晶莹剔透如琉璃...“丹夏,我觉得,很热...”很热,而你是能解我炙热的解药。这一刻,叶昊终于不得不承认,原来没有三日欢,他也想要她...

    “不...”丹夏清楚的感觉到压在身上的男人身体在变化着。

    膨胀,肿大...带着让她心惊的热度...

    “丹夏,别拒绝我。我很难受,很热...只有靠近你,才觉得舒服。丹夏...”谁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呢喃。谁的手臂环抱着她,谁的手指带着凉意,轻抚着她颤抖的身子。

    又是谁温柔的褪下她的衣衫...随后轻轻覆了上来。谁的手指轻轻揉捻着她的坚挺,谁的手指带着凉意,划进她的股间...丹夏觉得自己明明感觉到了,却无力阻止...“丹夏,你好香。”柔柔的赞美声中。下身被撑开...不是很痛,反而带着一股噬骨的酥麻...

    丹夏无意识的抚上叶昊的脸。触手的是冰冷的面具。双手无意识的用力一拉...面具脱落...便在这一瞬间。男人的长臂一挥...龙凤喜烛跳跃着最后化作一个火花。扑的一声,熄灭...

    室内瞬间被黑暗笼罩。朦胧的夜光中。一抹红色顺着男人的唇角,缓缓淌下。

    看着身下娇喘的丹夏,男人的眸子再不是不经人事的朦胧,而是冷戾的仿佛魔鬼...接下来,一室的暧昧之色。隐约可闻女子似哭似泣的浅浅低吟和男人粗粗的低吼交织在一起,织成一幅让人脸红心跳的画卷...

    不知过了多久。男人翻身下床。丹夏早己沉沉睡去。

    裸lu在外的脖颈上。青紫吻痕遍布...男人眸光闪了闪。一把掀开层层床幔向外走去...

    床幔外。一个黑影无声从窗子飘进。当看到男人唇角的血色后。表情一变。“主子,你又用那招?”平日带笑的声音此时听起来,万分严肃。

    “无妨。可安排好了?”

    黑影无法。知道自己劝不了主子。想着回去开两幅强身健体的补药...“主子放心,一切准备就绪。属下先走了,主子小心。”黑影说完。如来时那般。悄无声息的从窗子飘出。未惊动一个公主府的侍卫...

    男人看着半敞的窗,似乎笑了笑。随后优雅的掀开床幔,再次躺到丹夏身旁。一伸手。丹夏仿佛有知觉般。自动滚进他的怀里。男人收紧双臂。深深闻了闻丹夏身上淡淡的香气后。眼睛,缓缓阖上。

    姬丹夏...不知道未来,你会不会想把我千刀万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