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04】双赢之局

【004】双赢之局

    苑帝一听,显些一口气提不上来...三步并作两步的奔下龙案。以从未有过的利索身手拉开殿门。“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内侍吓得险些尿了裤子。

    “公……公主,没气了。”

    苑帝眸子一沉,那内侍一见,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那是苑帝发怒的前兆。看来,今天他小命休矣。便在苑帝冷声吩咐把这个‘诅咒’公主的内侍拉出去剁成肉糜当花肥之时。

    又一个内侍急匆匆上前。

    扑通一声,跪倒在苑帝身前。“启禀陛下,公主己转危为安……”

    ……

    “陛下鸿福,公主死而复生,实乃我大苑之福……”

    ……

    再次恢复知觉,丹夏只觉得疼,全身都疼。尤其是嗓子,火辣辣的痛着。“公主好像动了。”一个女孩的声音传进丹夏耳朵。

    公主?谁是公主?她不是己经中枪死了吗?难道这里是修罗地府。想到自己也许置身地府,丹夏一急,眸子猛的睁开。

    视线正对上两个年轻姑娘惊喜的目光。

    “公主,您醒了。我去禀报陛下。”其中一个穿着青衣的女孩一股脑的起身。不等丹夏反应过来,一溜烟的出了房门。

    “公主莫怪,阿碧姐姐性子急……公主,您感觉如何了,哪里痛?要不要喝水?”另一个女孩怯生生的解释完。小心翼翼的看向丹夏。眼中带着敬意与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恐惧之色。

    “这是……哪里?”活了二十二年,丹夏觉得这个世界已不能再让她感觉玄幻了。就算世界末日在这一刻来临,她也能淡然的对世界挥手道声撒优那啦。可此时,丹夏眨了眨眼睛,又费力抬起手,在自己大腿上拧了一把,她己顾不得那个青衣女子看她像看鬼的眼神了。

    当痛意袭来之时。丹夏心一拧,很是不争气的再次意识朦胧...隐约间,青衣女子的声音传来。“公主,你好歹等陛下来了再睡啊……”

    这姑娘什么眼神?她这叫睡吗?她这明明是被吓到了。而且,天崩地陷的惊吓啊。

    ***在这穿越横行的年代,自己竟然有幸搭上这班时髦的列车,不得不说,幸运之时还是眷恋她的,如果在现代,她一定立刻去买张彩票,说不定下个过亿大奖就是她的了。到那时,她也可以潇洒的养上几个漂亮小白脸,她也过过一三五,二四六,周日休息的女王日子……

    “夏儿,听清父皇说的了吗?”苑帝拧眉看着自从上次溺水转醒后便明显变得经常出神的女儿,语气不由得沉下。

    选夫是多么大的一件事。这丫头竟然给他摆出一副魂游太虚的样子。被苑帝一喝,丹夏登时回神,看着面前这个明明刚过四十,却婆妈异常的中午大叔……敷衍的点点头。

    选夫?选夫于她来说与天方夜谭无异。

    她,或者说这位姬丹夏小姐上月才过了十六生辰,根本还是个半大的孩子。这个时候就想嫁人,真是太没追求了。“夏儿,你要在离国皇子与晗国太子中选一个,至于那个加罗将军,壮的像牛,与夏儿不般配……”苑帝苦口婆心的劝着。丹夏坐在下首,连连点头。来到这里,她唯一庆幸的就是这位据说是苑帝最宠的公主名字与她相同。也叫丹夏。以安她些许陌生之感……

    琉璃宫,姬丹夏的寝宫。

    “公主,这是陛下吩咐小安子送来的,请公主仔细过目。”小安子,苑帝的心腹内侍是也。丹夏接过,一幅幅徐徐展开。

    第一幅是个翩然佳公子。一双桃花眼跃然纸上。丹夏看向下首。署名北夜锦……

    他是离国二皇子,据说才入无双,便把无双第一美男比了下去。丹夏将北夜锦的画卷放到一旁。又打开另外一卷。

    赦连城,这便是苑帝口中与她不般配的加罗将军。丹夏挑挑眉。第一次赞同苑帝的话,确实不般配。再往下翻,一张蓝衣男子的画像映入眼帘。晗太子白展翼,这位晗太子长得颇有几分书卷气,画面中。他拿着一本册子,正凝神细观……

    足足二十几幅画像。丹夏一一看过,当看到最后一张脸被半边银面遮住的画像时,眸子挑了挑……

    离国叶昊。

    那个赔率为十的离国公子,据说现在已经涨到二十……

    想利用她赚银子,这背后的黑手想的真的不错。很有当职业赌徒的潜质。只是,她是丹夏,亦是夏狐。想利用她,就要看那人有没有本事了。

    前生,因为工作的特殊性,她会面对各种突发状况,这让她养成了无论遇到任何事。先要审时度势。分析利弊,然后努力把事情往向她有利的方向扭转。

    自从意外来了这里,她在确定自己灵魂穿越后的第一时间。便通过各种方式,想尽一切办法了解这里。

    虽然来此没几日。她的心中己经有了计较。尤其是这次公主选夫…她不会天真的认为真的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丈夫共度一生。那便各自计量吧。

    既然有人算计她,那就要经得往她的反扑,既然没打算找真命天子,便找个对自己最有利的人,而这个叶昊……看着面前一身白衣,银面罩脸的年轻男子画像,丹夏笑了……

    ***离国来使所在的驿馆。

    一个面覆银色面具的紫衣男子立在窗边,一枝红杏越窗而来。灿烂的杏花映衬着男子玉般的额头,竟然让只露出眼睛的男子显得有几分妖艳之色。“凤举,事情布置的如何了?”

    “回主子,赔率已达二十。”窗外,一个身着白衣,脸上带笑的男子愉悦的回道。紫衣男子微微点头。中指轻轻一弹,杏花落,粉嫩的花瓣在空中旋转着落下。白衣男子盯着那花瓣,欲言又止。“有什么疑问便问,别弄得好像受气小媳妇般。”受气小媳妇,林凤举嘴角抽了抽。他家主子的形容词忒贫乏了。

    “凤举只是担心主子扔下大笔银子,如果……”紫衣男子闻言,轻轻一笑。那一笑,万千杏花似乎瞬间皆失了颜色。林凤举也微微失神。再回神时,一席紫衫翻转,屋主人己轻轻关上了窗。“你可以着人去加罗挑选战马了……”依旧是淡淡的声音,却带着让人信服的威信。

    同一时间。

    晗国使臣暂住之处。晗太子一身大黄,脸上带笑,举杯敬向下首。“还烦请公公多多为本宫美言几句。”“殿下客气,殿下玉树临风。相信不用小的多说什么。公主定然对殿下一见倾心。”“哈哈。承公公吉言……”

    夜,阑珊;各方势力用尽一切手段,在暗中角逐……

    ***选夫?这个问题对丹夏来说,其实只分为三步。计划,实行,结果。

    既然选夫不可避免。她便只有依眼前形势,选一个对自己有利的。

    拜正主受宠爱程度,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据听来的消息,丹夏的亲娘当年很受皇帝宠爱,如果不是生丹夏后大出血一命呜呼。此时坐在皇后宝坐上的便是那位娘娘了。

    苑帝还算长情,非但没嫌弃丹夏是个女娃。还对丹夏万分宠爱,在她及笈之日,还替了无忧公主的名号。

    苑国无忧公主姬丹夏,那名头在四国中。可谓响当当……今天,便是丹夏公主选夫的日子。

    一早,无双城沸腾了。诸位佳公子被一台台青衣小轿抬进了宫。当然,有身份的是八人抬的,稍逊些的四人抬。至于排在最后那位叶公子。只有可怜的两个小厮,而且两个小厮还一幅营养不良的样子……

    胭脂阁是苑国用来宴客的所在。今天,它有了个强大的新功能:公主选夫,这个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大场面。将在这里被见证……

    苑帝今天穿的尤其庄重。高高端坐在上,接受来自四方公子的朝拜。他看看一身玄衣的离国二皇子,又看看一身湛蓝的晗国皇太子,脸上笑容渐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