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03】千古长爱

【003】千古长爱

    许久之后,男人整好衣袍。再未看丹夏一眼,扬长而去。如果他回头,便会看到此时的丹夏脸上泛着死寂的白,眼窝深陷,眼神空洞。如果他看到。

    心中的那抹不舍或许会衍发成恐惧。

    而他与丹夏的结局。或许会改写……只是世上从没有也许。北夜灏离开了。

    丹夏面容带笑。看着男人渐行渐远的身影。

    唇角的弧度凄凉垂下。

    耳边似乎划过男人曾经温柔的笑脸。其实,他生的真的很漂亮。她活了两辈子,从未见过比他漂亮的男人。她真的很爱她,活了两辈子,从没这么爱过一个人。

    恐怕,她没机会告诉他了。

    伤口在流血。生命在流失……天,怎么还这么黑。

    ***据《离国治》所载:

    ‘启瑞帝三年。皇帝宠妃姬氏图谋叛乱。帝大怒,在其认罪当日。下令三日后。斩姬氏于离都城外...诸臣求情。帝念姬氏三年相伴之情谊。

    特恩准其死后全尸。斩首改鸠酒……

    不想,旨意下达当夜。姬氏丹夏命绝于典狱司天牢……

    帝闻大怒。斩狱卒五百人于离都城外……’传说……

    当启瑞帝将姬丹夏抱在怀里,姬丹夏手臂无力垂下。那下垂的手臂手腕处,原来的皓腕露出森森白骨。那是伤重多日无人医治,以至引得鼠虫啃噬所至。

    启瑞帝一见。眼底淌下血泪。

    不顾姬丹夏己命绝。将其紧紧拥在怀中,整整一夜……

    传说……

    启瑞帝将早己冰冷的姬丹夏一步步抱回宫中。并且不顾太后与诸臣反对。将寝宫改成冰室。从此后。姬丹夏长眠于此。

    传说……

    彼时,皇后身怀龙嗣。不顾身子柔弱上前劝解,启瑞帝冷颜以对。随后下令将其永久幽禁冷宫。以至皇后心殇滑胎。皇帝闻后,只淡淡讽了句‘自作自受’。

    传说……传说很多。

    似乎所有的传说都只有一个结局。那便是姬丹夏无故死于天牢。启瑞帝终于将其永远留在了身边。哪怕只是身体...

    真相森然。当一切物是人非如过眼云烟。谁又陪在他身边。笑看这万顷如画江山。笑品这人生情爱斑斓...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什么是惊世爱恋?什么是倾城之宠?

    原来到头来,不过是孤家,依旧是寡人,仍然是高处不胜寒。

    北风怒嚎,世界一片冰封的白。故事即将开始,始于那个冬日,那场雪中……

    ...

    “到底还是走到了这一步?”一个男人的声音隐约在丹夏耳畔划过,似乎带着怜惜。疼,熟悉的噬骨的痛意让丹夏痛呼出声。这时耳边隐约响起柔和的乐声,那声音婉转悱恻,似乎能带走痛意。

    随后,一张脸在丹夏脑海中缓缓浮现出来。那是一张少年脸庞。莹白的肌肤泛着让人羡慕的玉色光泽,微挑的薄唇像足了熟樱桃。粉嫩嫩的让人想一亲芳泽。

    一双狭长的眸子,此时正柔和的看着她。

    这一幕很诧异。丹夏最初的惊艳过后。不由得感觉一阵毛骨悚然...脑中那人似乎与她有心灵感应。对她柔柔一笑。“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永远不会。”那声音似乎带着能安抚人心的魔力。渐渐的,丹夏缓缓闭上了眼睛。

    隐约是梦中,一幅画卷在她眼前缓缓浮现...

    一个女孩,一个看上去很眼熟的女孩,此时她正低头。看着自己胸前汩汩冒出的血红,画面一帧帧流转着。那是她,四年前的她……

    ***苑国皇城,这坐叫无双的皇城至今已经屹立八百年,传言八百年前,世上曾经发生过一次大的**,至于原因,世人众说纷纭……有说妖魔做乱的,有说仙界内乱波及的,更有人说是当时人王因为一个女人而大动干戈,歼灭情敌。而以一己之私,至世上生灵涂炭……

    不管原因如何。自那场大战后。

    原本的九渊大陆一分为二,世人称它们为左右九渊。右九渊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移出人们的视线。而左九渊却渐渐繁荣起来,沧海桑田。左九渊渐渐分裂为四国。苑国,便是其中一个。

    最近,苑国无双城空前的繁荣。街头巷尾一片热议之声。至于原因嘛……“你们看到了吗?离国二皇子长的可真俊。我看公主八成会看上他……”一位大妈双手做拱心状,眼中一片对口中离国二皇子的痴迷。

    “大娘,您多大年纪了,还迷男色,我看晗国太子殿下被选中的机率更大。你们看到没有,晗太子入城时,那车驾,足足能绕城一周。”这位大姐是个势力眼。

    “大妹子,你也老大不小了,就兴你迷晗太子,不兴俺迷离皇子……反正他们一个有貌,一个有势,到底选哪个呢,还得看公主的喜好。”“就是,如果俺是公主多好,索性两个都收了……”又一位八卦大姐加入谈话。这位是个女王控。

    “美的你们,意想天开,我更看好那个魁梧的加罗将军。”又一个市井大妈加入热议中。新加入的大娘审美很另类,人家喜欢肌肉男。于是,几个女人对于到底哪个能入公主慧目进行了一番从表及本的辩论……

    市井一派争论之声,甚至有精明的商人看中商机。开了赌局。

    上述三位最据竞争力的候补男主是买一赔三。

    至于那些出身名门小族,入城时无人围观的公子们,最高的赔率竟然达到一赔十。而那位赔率最高的公子,出身离国小氏族,本家姓叶,其实出身小氏族还不至于让他身家跌成这样,更主要的原因是……他不仅出身低微,小时候,竟然还被意外毁容,半张脸被个银面具罩的不见天日。

    有人要问了,这样的‘极品’怎么能参加这样高规格的甄选。要知道,这可是为公主选男人啊。那可需要男人由表及内的优秀,说起来,这要怪苑帝了,为了表示对自家闺女的珍视,抬高自家姑娘的身价,他‘委婉’请求,每国多来几位佳公子。于是,各国除了一位‘主力选手’外,都会加上几个滥竽充数的。这充数的即不能太聪明,太聪明会抢男主的戏。也不能太寒酸,寒酸了显得本国无人。

    于是,这位被传三岁能文,五岁能武,却脸不能示人的叶公子便被推了出来……此时,这位一赔十的叶公子正在驿馆中,对着窗外那株含苞欲放的杏树,轻轻勾起了唇角。

    ***苑国皇宫中,苑帝抚眉看着手上奏报各路人马底细的折子,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三国都有身份尊贵的氏族公子到来,晗国来者甚至是太子。不管女儿选了哪个。于他来说,都有百利而无一害。这样一来,不仅彰显出自家姑娘金贵。两国更是成了儿子亲家,这可是百利的好事。

    苑帝想的正美,不妨的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殿门被敲的山响。苑帝正想发火。内侍的声音急急响起。“陛下,不好了,公主不慎落水……”苑帝忽啦一声起身。

    “可救上来了?”

    “救上来了,可是……”内侍欲言又止。“说……”苑帝一声怒喝。

    “可是,公主,没气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