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倾城第一妃 > 【002】倾城之奠

【002】倾城之奠

    就在诸人想办法替丹夏求情之际,北夜灏的声音冷冷的传出。诸人身子一僵。好半晌。卫逸才小声应是。不得不下去传旨。

    听到那声是。

    丹夏肩膀动了动。似在笑。

    “你们都给朕滚……”她竟然在笑。她怎么敢笑?她怎么能笑?皇帝怒了。林凤举等人无耐,只得听命。灰溜溜的闪人。

    天牢外,今天的天气似乎与皇帝的心情很成正比。一片阴霾。大片的雪花卷着冷风呼啸而下。北夜扬紧了紧衣领。“这鬼天气,凤举,曦和,阿晖,怎么办?”

    狄晖俊脸一沉。

    “你问我。我哪知道……那是你四哥,你四嫂,又不是我的。要劝你去劝。”死小七,竟然问他,他也是一个脑袋两个大。

    “混蛋狄晖,我四哥不是你主子?我四嫂曾经没救过你命吗?你个知恩不图报的小人……”北夜扬这把干柴,被狄晖一把火点着了。于是二人一言不和。

    竟然在大雪里噼里啪啦的打了起来。

    一旁的林凤举与安曦和拧着眉,看着雪中打做一团的两人,丝毫没有劝架的意思。他们两个性子沉稳。如果他们两个像北夜扬这样,倒宁愿像他们这样打上一架……

    他们身边,夜色依旧抱剑做冰山状,只是那素来平静的眸子瞟的方向,却是天牢...就在这时,冷风中似乎传来女人痛苦的呢语。就在诸人洗耳再听之时,除了冷风。再无声息……

    “不打了,不打了,刚才难道是遇见鬼了。”北夜扬收势,退到一旁。狄晖抹了把被北夜扬一拳扫伤的唇角。“这么冷的天,鬼才不出来呢。”

    狄晖虽然力图把气氛搞的活跃些。可显然收效不大。不管他怎么说,诸人还是不由得把视线齐齐看向一处。

    那里,黑洞洞的天牢大门像野兽巨大的口。

    牢房内。北夜灏摒退诸人。一步步向丹夏靠近。直到走到离丹夏一步的距离。男人停下步子。冷冷垂首。当看清丹夏此时的样子,不由得眉毛一挑。可女人脸上浅浅的笑意却让他心底窜起的那丝心软瞬间蜕去,他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她自找的。

    她本舒服的躺在他怀里。可她却选择了一条与他背道而驰的道路。

    “三月不见,爱妃憔悴了。”北夜灏声音轻柔,大手缓缓爬上丹夏脱了相的小脸。三月牢狱之灾。让本就不胖的丹夏更是瘦得皮包骨。一双大大的眼睛挂在小脸上,让人心怜。

    可此时,他的心。己被她摧残的硬如冰山。

    “三月不见,陛下倒是越发英俊了。相信这些有不少是皇后的功劳。”疼,很疼。她的手脚都受了伤。天牢苦寒伤口非但没有一丝好转,反而冻上加伤。

    她的一身功夫被他毁去。困在这里,就连老鼠都能欺负她。这些她怨,却不恨。

    他有他的难处。

    在他那个位置。本就孤寡。可她却不能阻止自己日渐失望的心。她在被责打,被老鼠啃肉的时候,他却在...却在与他的皇后颠鸾倒凤。“阿夜,我们之间,完了。”她唤他阿夜。在没人时候,她常这样唤他。以往每次这样唤他,他都笑容冉冉。可今天,他的俊脸瞬间白了。

    毫无血色的白。

    完了?

    什么叫完了?不,他不准。他与她,永远不会有结束的一天,哪怕她死。

    “女人,你即要死了。便在临死之前最后伺候一冷朕吧。”

    伺候他?

    丹夏的眉头微微蹙起,却被北夜灏误解为不愿。她越不愿,他便越要,这种感觉就像中毒。每见她一次,毒便深一层。直到,毒入心肺,再不得解。

    “姬丹夏,你没拒绝朕的权利。”男人声音骤冷。刚才还算温柔的大手瞬间加了力。丹夏苍白的小脸顷刻间红了大片。

    丹夏抬眼,看向北夜灏。眼神渐渐浮现出水光。“好。”

    一个好字激得男人心田波lang翻滚。犹记得几年前,他坐在她的床边,低声要她嫁他。她当时也是这个样子。杏眸似遮了一层水帘。看了他半晌。也是柔声回了个好字。

    沧海桑田,几度纠缠。他没想到,再次听到这个好字,却能让他五脏六腑都痛得失了方寸。

    “好,好的很。”情之所系,心之所依。曾经的心意相通变成互相猜忌,曾经的你侬我侬变成虚情假意。就连曾经的彻夜欢爱都变成现在这般仿若祈求之姿……男人在心底冷笑着嘲讽着自己。

    心渐渐冰封,身体却瞬间变得炙热。一股无名之火渐到燎原。

    丹夏觉得身上的男人似乎疯了。没有丝毫前戏,甚至连她的衣裙都未褪。只是粗鲁的扯下她的亵裤。她在这里住了三个月。从这牢房便知待遇肯定不用期待。

    半个月能擦次身子便是恩典了。更别说她手腕脚踝处的伤痕了。恐怕天下最丑之人见了都要望而生畏。可他在她身上驰骋。丝毫不介意她许久不曾沐浴。不介意她的身子被老鼠惦记了几个月。甚至连味道都与老鼠相近了……

    男人的动作渐渐加大。丹夏的伤也越来越痛。她此时的身子本就是强弩之末,现在被男人粗暴的动作弄得更是伤上加伤。如果再任由他继续下去。说不定不用等到三日后。她的小命便要交代了。

    可她不忍心打断他。

    真的不忍心。

    与他在一起四年。温情时候实在太少。在这即将离去之际。她怎么忍心打断这最后一次情爱。

    身子疼。骨头似乎在叫嚣。男人的撞击让丹夏觉得世界在旋转……

    她用力,咬伤舌尖,直到口中遍布腥甜味道。这似乎让她的视线清明了几许,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男人。丹夏用尽全力。收拢双臂。紧紧的,紧紧的缠上他的后颈。

    男人的动作似是一滞,随后便向受到了鼓励般,力度加大……

    时间似乎停止了。世界只剩眼前那张熟悉到极致的英俊脸庞。丹夏突然想哭。“别哭。”男人的声音恢复到温柔。而这温柔的声音无疑让丹夏隐忍的眼泪阻止不了的想要喷涌而出。为了防止眼泪流出。凡夏的小脸微微侧到一旁,与此同时。男人的唇到。带着冷意的唇扫到丹夏眼睑。

    北夜灏只觉得唇间一片咸涩味道,心。闷生生的疼着。

    “阿夜,我怕疼,还是改鸠酒吧。”

    情爱依旧,甚至此时的丹夏可以称为表情迷茫。媚眼如丝。可就是这张让人心疼的小脸,口中吐出的话却像把钝刀子。割人不见血。北夜灏动作一顿,认真看向丹夏。

    随后,冷冷一笑。

    “好。如爱妃所愿。”

    伴随着丹夏一声凄凉的痛呼。北夜灏再次将所有的怒意,怜意,不舍,不甘转化为动力……

    长夜,漫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