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言情小说 > 凰盟 > 第四十一章 无事退朝

第四十一章 无事退朝

    赵常侍看了众臣半天,不见一人出列,目光最后落在最前面的令尹大人身上,开口道,“令尹大人,今日若是无事可奏,那就退朝罢,大王累了!”

    令尹子般看了众臣工一眼,见他们都无事可奏,颔首道,“诺!”

    所有人异口同声地跪地道,“吾等恭请大王圣安!”

    “退朝!”

    芈凰默然地从金椅中站起,看着楚王昏睡着被人扶上金轿从侧门抬出金殿,渐渐走远,还有相继从三十六道朱门穿出离去的众臣,不禁目光一沉。

    司琴扶着她的右手臂,不解道,“太女,今日早朝上陈大人好像没有上报流民案?……”

    “我已经看到了!”

    芈凰玉手紧握,然后抬步追上离去的陈晃,刚一出门,陈晃就等在金殿檐下,一脸愧色地拱手说道,“陈晃有负太女所托!”

    他的话音刚落,便瞧见一行人言笑晏晏地从渚宫前面的御道上经过,其中一人三尾凤的司败官服,笑容不羁,赫然正是有些日子不见的若敖子克!

    男人唇角翘起,两眼微眯时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握着笏板的手恭贺道,“我说二嫂能重回朝堂,真是可喜可贺!”

    他身后还跟着几人,一眼望去都是些郢都城的二世祖,如今借靠父辈之德,在朝中各挂了一些要职,其中一人便是现今五城兵马司的副都尉,司徒南,只见他上前拍了拍陈晃的肩膀,笑道,“陈兄,怎么今日一脸郁色,是什么案子又遇到难处了?”

    “可要本都尉帮你?”

    陈晃自然知道他先前暗中阻挠一事,可是却并不撕破脸皮,只是拱手婉拒道,“不劳司徒都尉了。”

    “好说,我们先走了!”

    司徒南微微勾唇,把搭在陈晃肩上的手拿起来,然后像是沾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抽出一块手帕擦了擦,又扔了,最后挥挥手招呼若敖子克他们离去。

    芈凰的目光在三人之间来回,已然明白今日之事怕是中途有变。

    待他们几人笑闹着从二人身边走远,陈晃才将令尹子般一早传唤了他的事情告之,“太女,此案怕是不易,除非我们能找到更确实的证据或者人证,否则如今此案所有的帐册全部销毁,仅凭弦氏三兄妹的认罪之言,无法告发若敖都尉,甚至会有诬告的嫌疑。”

    芈凰闻言不语,只见远处走在广场中下朝的众臣也发出一阵阵轻笑,仿佛对宫外百姓的议论纷纷毫不知情。

    李老拈须笑问,“令尹大人,驸马可派人传信回来了吗?与晋国的初战怕就是这两日之间了吧。”

    令尹子般走在最前,颔首缓缓说道,“嗯,琰儿这第一战怕是要费些心思和时间,现在只传回一两封家书报平安。”

    王尹在他身后笑着夸道,“此时,右徒大人还没有回朝,怕是正忙着准备秋收在,这第二批军粮一旦接上,这北伐之战,何愁不成,往年是我楚国因为大水缺衣少食,每逢大战都捉襟见肘,此后,再也不用担心了,别说救援郑国了,占领整个晋国乃至北方全境也是指日可待。”

    “哈哈,正是!”

    李老颔首,“等第二批军粮送过去,怕是第一战也差不多了,我们也能听到驸马爷的好消息了。”

    “哈哈,李老说的对!”

    老司徒赵侯皆颔首道,“这次这些中原人若是遇到我们若敖驸马,怕是要栽一个大跟头,知道知道我们楚国人的厉害。”

    众臣纷纷大笑,眼中都是对这一战的期待之情,所谓的民生疾苦,恍若不闻。

    “太女?”

    陈晃一直看着站在金殿檐下一身凤袍的女子,担忧地道,“而且令尹大人也说了,此案他也不是不准查,只是不能影响了当前的大战。”

    “嗯,我知道。”

    芈凰收回目光看着他道,“既然如此,我们就继续查,查出证据为止!”

    “可是这证据我们上哪里去找?”

    陈晃迟疑地道,本来他们是希望借令尹大人和楚王向若敖越椒施压,将他捉拿后再来审部,可是现如今却一切都反过来了,被施压的是他们,而若敖越椒安然无恙。

    “我们现在手中有多少证据?”

    芈凰问道。

    “不多,加上晃整理的近五年的失踪案,有近千宗,但是苦主大多因为往年无人审理都已经不知去向,一时半会恐怕无法集齐,现在来报案的也不过一百来户,远远还不够五万之众。”陈晃皱眉回道。

    除非他们能找到备用账本,就像周穆案时那样,但是如今若敖越椒的人已经请假在府中休养,令尹又说要集齐证据才能将他拘捕归案。

    很明显是若敖氏在护着他。

    此案怕是不易。

    “好了,我知道了,反正还有时间,这案子已经传出去了,不久附近郡县的百姓相信也能听到。”芈凰说道。

    “嗯。”

    陈晃点头,但是时间上他们就无法控制了,若是拖个一年半载才收集完所有苦主的控诉,那还有何意义?

    回了东宫寝殿,司画捧着一个礼盒出来敛眉说道,“太女,你让我们在凤床里找的驸马留下的东西,我们已经找到了,是一件八尾凤的后服。”

    “后服?”

    芈凰微微挑眉。

    “是的,和太女的身形尺寸一致,除此之外还有一件王袍,不过是成年男子的。”司画将她拉到一边,贴耳说道,她不敢把那件王袍堂而皇之地拿出来,还收在凤床里面怕被人看见,说他们东宫有谋逆之心。

    驸马爷怎么会送这样的礼物?

    这是要做什么?

    司琴见此赶紧命人将东宫的大门关了,寝殿的大门也关了,就连司墨她们几个新提拔上来的丫头赶在外面,命司剑和小正子严防死守,跟防贼一样。

    芈凰摸了摸那衣料和绣工华贵无比,和若敖子琰以前准备的别无二致,突然开口问道,“你们说玉凰没有飞回来?那墨琰呢?”

    “也没有……我和司剑这几日都没有看见它们,会不会是玉凰自己飞回去了,而驸马因为战事吃紧没有时间再报信回来?”一直守在宫里的司画摇了摇头。

    芈凰目光深深看着两个锦盒里的王袍后服,只道,“端两个火盆来,把这两件衣裳全烧了,不要留下一丝痕迹。”

    司画和司琴立即一个用剪子把两件衣裳绞成碎布,一个把那些碎步扔进火盆里,司书在敞开的窗边守着,让滚滚浓烟全部散出去。

    芈凰静静地看着铜盆中被大火舔舐的王袍后服上的两只金凤,似乎在金色的火焰中化为一只火凤振翅欲飞,最后起身说道,“司剑,摆驾若敖府!”

    “是,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