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其他小说 > 圣印至尊 >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雪白竹的手段!

第一千八百四十章 雪白竹的手段!

    在龙艳雪之后,接连又有数人上至棋盘。

    相比之下,他们比前者就要逊色得多。所施展的手段,也全然是模仿着穆飞阳的方式,远远地随运气让那骰子震动而起。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之中,倒是有一人运气十分不错的连续两次投骰子点数出现了六,超出于众人的多向前了几个棋格。当然,相比于位处三十几格的全之行与龙艳雪而言,此人当然还是要差得多了。

    除此之外,也是又有一人如之前的蓝袍青年,不幸的投到危险。

    只是相比于蓝袍青年,此人所投到危险,面对的危险,或者说惩罚却是完全不同。

    如果说之前的蓝袍青年是在众人完全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受到了幻术攻击的话。那么此刻,这第二人则就在众人的眼前,硬生生的被拽入了棋盘旁侧,空旷出的一大块区域间,一道暗红色的结界当中。

    透过结界,众人清晰可见,结界内显然浮现出了一道道暗红色的奇特影子。而此人无疑正在与这些暗红影子交战着。

    从化作骰子的傀儡发出声音,梦风才知晓此人这是在做什么。

    保命!

    蓝袍青年是面对幻术攻击,而这第二人面对的,则是在那结界内,不断有那暗红色影子出现攻击他的情况下,一直撑到一轮骰子之后。也就是众人都投掷骰子过一遍,全部踏上棋盘后。那排在此人之前投掷骰子的人进行第二次投掷,再次轮到此人之时。

    只要坚持到那时候,这危险即为度过。若在其间死了,那也就蓝袍青年一样的死了。

    看到这,梦风也是有些恍然这棋盘,不幸摇到危险的含义。这实则就类似于是一道考验,而至于面对怎样的考验,明显是随机性的。可能是之前那蓝袍青年一样的幻术攻击,也可能是眼前这被拽入结界,面对那诡异的暗红影子攻击而不死。

    见到了眼前这一幕后,那些并没有看透之前蓝袍青年经历,本还带着丝丝惊恐之人。此刻明显也是有些恍然过来。

    就在这数人之后,还未进入棋盘的人,显然也只剩下了四位。

    正是梦风、雪白竹、南渊子以及那弓门的首席弟子慕飞白。

    率先上棋盘的,是南渊子。

    没有太多花俏,南渊子的手段很简单,只是单纯的一道雷霆向着远处的骰子轰击而去。

    看到这一幕,场中不少人却是不禁对其露出了轻蔑之色。

    在他们看来,南渊子的这种方式,铁定不可能触碰到那远处的骰子。毕竟在此地力量被如此限制,要是能够用这样由印之气凝聚的能量攻击,远远地轰击到骰子,那众人此前也就不会为骰子被全创仍远而感到烦恼了。

    一如此前所说,在这里,他们的实力受到了极大的压制。凝聚印之气所施展的能量攻击范围,自然也变得十分有限。

    因此,他们只能利用与穆飞阳相似的方式。用印之气凝聚一道随意之物,单纯的用力量抛射过去。

    但是,让这些对南渊子露出轻蔑之色的人,皆是一脸愕然的是。

    南渊子的这一击,竟然真得远远地轰击中了骰子。

    在实力被这般压制之下,还能做到这一步,南渊子的实力,看起来都不弱于龙艳雪多少了。

    毕竟虽然是雷霆,但凝聚的能量程度却是与之龙艳雪类似的。

    当然,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南渊子所能做到的,也只是用攻击轰中那远处骰子,并无法如龙艳雪一样,还控制骰子投出的点数。

    最后,南渊子的骰子,落在了点数四之上,走到了与之穆飞阳并列的一格。

    接下来上棋盘的,自然正是除梦风与雪白竹之外的慕飞白。

    相比于之前之人,慕飞白的方式显然就又有不同了。当然,这也与他的手段有关。

    一把弓,一支箭,远远地射出,径直射中了远处骰子。并且,慕飞白作为弓门首席弟子,箭术无疑异常了得。在对于射出箭支的力道上,他的操控明显十分之好。也因此,慕飞白射出的箭,明显准确的让骰子,接连停留在了点数六之上。

    这般,直接让慕飞白成为了第三位与之全之行、龙艳雪一样,踏到三十多格之人。

    为此,场中之人别提有多羡慕了。

    毕竟慕飞白虽然是古宗决斗场第八层,顶级势力弓门的首席弟子。但他的实力,在场中众人之中,却只能算是中等。只是不得不说,眼前这投骰子,慕飞白的箭术,确实占到了相当大的便宜。

    “本小姐也要到三十几格去!梦风,你好好看着吧!”

    这时,梦风身旁的雪白竹忽然对他说了声,而后便见其径直走上了棋盘。

    见状,他倒是饶有兴趣的望着雪白竹,想要知道后者,到底怎样去三十几格?

    不过说真的,一直到现在,梦风都还没见过雪白竹展现她的真正实力。

    在顶尖大会上,当时雪白竹展现出的实力,梦风就以为是对方的最强实力了。但在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他却明白,那绝不是雪白竹的真实实力。对方,还有手段没有施展。

    这个猜测当然有所根据。

    那就是雪神宫的蛊虫!

    要知道,在顶尖大会上,雪白竹可是根本没有使用过蛊虫的。这无疑说明,对方还有手段并没有真正施展出来。想想也是,作为雪神宫唯一的嫡女,前者的实力岂会真只有那点实力?

    “靠你了。”

    踏上棋盘,雪白竹看了眼她手心处的一只冰蓝色细小蛊虫,发出了一道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而后她便是如之前的龙艳雪一样,张开了那同样是完美无瑕的纤纤玉手,猛然拍向了地面。

    正看着雪白竹的众人,明显都是能够感觉到,前者的手心处,明显有一道细微的奇异能量径直的钻入了地面。

    为此,不少人都是邹了邹眉,不知道这是什么?

    但梦风等少数几位熟悉雪神宫之人,见状皆是微微眯起了眼神。

    蛊虫!

    “终于动用了么。”正想着雪白竹介绍的雪神宫蛊虫手段的梦风,眼见这一幕,微微眯眼的同时,嘴中也是喃喃了声。

    “砰!”

    而也就在这时,那远处骰子所在的地下, 此刻忽然暴起了一道冰蓝色棱形光柱。径直地将骰子给顶了起来,从半空中翻滚的滚落了下来。

    见状,众人的目光都是不由仅仅的顶在了骰子之上。

    只是就在骰子眼看要落地之时——

    “砰砰砰……”

    只见骰子落地之上,忽然围成一个五角形的五根冰锥。不过这五根冰锥的上半身,却是弯曲着的,看起来就如同一个人的五根手指一般。在众人的目光下,精准的接住了傀儡骰子。

    然后,这如人手指的五根冰锥,硬生生的将傀儡骰子朝上的一面给变翻转过来。以点数六的那一面朝上,然后轻轻放下,落在了地上。

    雪白竹向前走出六格,脚下踩着奇特图案,再次投掷。

    相比于刚刚,这一回就要简单多了。只见她摆了摆手,便是见远处那如若五根手指的冰锥,直接抓起就在它们之间的骰子,将其向上轻轻一丢,而后接住,再次让点数六的一面朝上。

    就这般,雪白竹成为了第四位,踏到棋盘三十几格的存在。

    “这……”

    看到这一幕,场中之人的脸上,却都忍不住露出了一丝难以置信。

    全之行、龙艳雪、慕飞白三人能够走到三十几格,这一点众人也就认了。毕竟三人的实力与能力结合,能够做到这一点很正常。可是雪白竹也能做到,这就有些让他们无法接受了。

    特别是场中有几位,才在棋盘上走出一格,无异于就在起点般的年轻一辈。

    雪白竹,场中之人当然认识!

    成天穿着一件白袍,将整个身子蒙着。这标志性的装束,场中除却南渊子外,似乎就没有不认得其之人。

    也正是因为认识她,所以众人才更明白她的实力。

    至少,在场中,雪白竹绝对是最弱的一个。毕竟在场的,可都是古宗决斗场第七第八层的顶级存在。前者尽管不弱,但比之他们,却是要差上许多。正因此,此刻雪白竹竟然走到了他们之前,与最前列的三人并列,这如何能让他们接受得了?

    “肯定是我眼花了!”

    有人忍不住擦了擦眼,只是当看清眼前确确实实的一幕时。他们虽然很是不愿意相信,但还不得不接受这切切实实的一幕。

    “古宗决斗场七大美女,同时两位在我身旁,啧啧,运气还真是不错呢!”见得来到身旁的雪白竹,慕飞白不由笑眯眯的说道。

    看着他那一副幸福洋溢的模样,后方之人别提tm有多恼火了。当然,更多的还是羡慕与嫉妒!

    因为顺序的关系,所以此刻的慕飞白,与之全之行、龙艳雪和雪白竹在同一格,后者两女,无疑分别站在他的左右两边。虽然并不能是左拥右抱,但能同时与两大美女如此接近的呆在一起,这无疑是一件相当让人羡慕之事。

    光是看着慕飞白那一脸陶醉的样子,众人就不禁想象中,龙艳雪与雪白竹二女身上所散发着的诱人香气。光是想想,就让场中不少花痴男,那叫一个欲罢不能啊!

    就连身在一侧的全之行,见到慕飞白这样子,也是不禁面露难看之色。

    尽管龙艳雪也在他的身旁,但若能多个雪白竹,对于全之行这样的色胚而言,岂会不愿?当然是巴不得!

    “上次给你跑了,这一次肯定宰了你!”这竟是直接导致,全之行对慕飞白生起了浓浓的杀意。

    毕竟在他看来,龙艳雪是他的私有物。同为七大美女之一的雪白竹,也同样如此。总而言之,在全之行眼里,旦凡被他看中的美女,那就是他的私有物了。此刻眼见慕飞白这般陶醉的闻到两人体香。一向睚眦必报的全之行,神色自然是阴冷到不行。再加上当初在那遗迹废墟,慕飞白在他面前逃过一次。新仇旧恨之下,那结果,可想而知。

    不仅是全之行,后方的全创,同样也是将慕飞白视为了该杀之人。

    相比于全之行,全创虽然并非是那种色胚,但龙艳雪却是被他视为禁腐的。此刻慕飞白竟然这般享受的模样,闻着龙艳雪身上的香气,尽管并不是贴身的那种,但全创也忍受不了。

    当然,在全创的眼中,除了慕飞白,全之行当然也是必杀的目标。

    不过相较而言,全之行没那么好杀。哪怕全创再狂傲,也不得不承认,全之行的实力确实不弱于他多少。

    若非如此,他早就已经将其解决了。

    “终于到最后一个了,小子,别墨迹了,快滚上来吧!”这时,一道不耐烦的声音在场中响起。

    只见俨然是站在棋盘第一个棋格上几人中的一人,此刻正满脸不耐烦的看着仅剩下的梦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