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四十八章 身陨,光耀星空,模糊的轨迹!

第四十八章 身陨,光耀星空,模糊的轨迹!

    (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

    光明行者!

    星空古战台上,有点点白金琉璃般,却又神华内敛的鲜血滴落,很多人族高手捏紧了拳头,看那一袭粗布白袍染血,却又屹立不倒的身影,这一刻,几乎没有人再去追根溯源,是否身为锁天一脉不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年轻的同族能否存活下去。

    “冥顽不灵!”

    “命运磨盘,碾压命运,岁月轮转也难以挽回。”

    “封镇禁忌又如何,这世间,还没有人能够封镇命运长河。”

    不少七族高手冷笑,感到心情舒畅,此前简直无比压抑,现在终于挽回了一些颜面,在妖族中年高手的命运磨盘之下,那年轻的锁天传人几无还手之力,无论是时间禁忌还是封镇禁忌,都缺少时月打熬,挡不住千万命运符文构筑的磨盘碾压。

    铛!铛!铛!

    刀光一次又一次崩碎,极尽绚烂中溃灭,苏乞年浑身都渐渐布满了裂纹,宛如瓷器一般。

    不是光阴刀域不够强,而是命运磨盘太过惊世,这种机会在缔结法则神链时只有一次,法则一成,哪怕日后道悟加深,也不可能再构筑出来。

    “够了!”“认……”

    终于,有人族高手忍不住开口,但话说到一半,又生生止住,这一战的意义太重了,即便到了眼下这一刻,要让他们放弃,也难以下定决心。

    十一刀!十二刀!十三刀……四十七刀!四十八刀!

    光阴刀域一次又一次崩碎,妖族中年的耐性也消磨到了尽头,消沉的目光即刻一下变得锋锐凌厉起来,他一头青黑色长发激扬,眼中第一次迸射出冷意,喝道:“找死!”

    轰隆隆!

    命运磨盘转动,千万符文熠熠生辉,这是一种直抵命运的杀伐,足以碾碎一切,但转瞬之后,妖族中年就愣住了。

    第四十九刀,苏乞年构筑光阴刀域,却在命运磨盘临身的刹那,收敛了一切刀光,任由命运磨盘加身,冥冥之中,光明心熊熊燃烧,照亮虚无,光明映照岁月,窥探命运轨迹。

    砰!

    琉璃般的骨与血飞溅,星空古战台上,宛如绽开了一片绚烂的流星雨,又好像一朵璀璨的神花盛放。

    “小师弟!”

    河老三暴喝一声,无上气机冲斗牛,这一幕令他措手不及,不用说星空下,数以十万计的人族高手大多目光凝滞,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年轻的锁天传人被命运磨盘碾压,整个人炸碎,血肉横飞。

    “被……打碎了……”

    “执掌时间,封镇两大禁忌,光明,刀道两重至强大道,怎么会败?”

    “天命不在吾族,可怜诸位同族,再难归乡。”

    紧接着,星空下一片嘈杂,很多人族高手咬牙,不愿意接受这种结局,年轻的锁天传人败了,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终究没能挡住断命师一脉的妖族高手,被星空下罕见的命运磨盘碾成碎片,黯然落幕。

    “可惜。”

    南海敖家五龙王轻轻摇头,面无表情,在其看来,哪怕是战圣体,也终究不能滴血重生,除非是无上强者,意志烙印肉身,铭刻星空,意志不灭,滴血重生不过等闲,无上强者之下,断肢重生或许不难,但被打成碎片,根本不可能再现人世间。

    “年少轻狂。”

    神阳教主淡淡道,给出这样的评价。

    “该死!”

    河老三怒了,却被祁清一只手按住肩膀,这位战王冷冷看他一眼,河老三挑眉,刚要发作,但紧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他拧起眉毛,目光转动,重新落到星空古战台上。

    死了?

    战台上,青罗六人怔神,随即就深吸一口气,终于被镇杀了,若是七人都败了,就是莫大的耻辱,年轻的锁天传人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很快,六人的目光就落到了那妖族中年身上,瞳孔深处浮现浓浓的忌惮之色。

    耐得住寂寞,经得住岁月的打磨,熬得住世人的目光,开天境中,有几人能有这样的大毅力和大气魄,明明早可凝结法则神链,冲击轮回圣境,却死死压制,苦心孤诣,只为了积蓄下来足够深厚的底蕴,命运磨盘一成,此人似乎还没有彻底满足,未曾将其彻底凝实,显然到了这一步,其还抱有巨大的野望,这种人,才真正令人心悸。

    一身灰袍,气质消沉,目光更显混沌,但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人敢于小觑这个看上去精神颓废的妖族中年,就是一些大成圣者,此时目光闪烁,也露出浓浓的忌惮之色,因为自衬若是易地处之,不会比年轻的锁天传人下场更好。

    等等!

    青罗蹙眉,他总觉得那妖族中年有些异样,不禁顺着其目光看去,在古老的战台上,有点点滴滴晶莹若琉璃的人族战血,还有如白金般,却又光华内敛的晶莹骨块,这些,都属于那光明行者苏乞年,不过怎么看,这些血与骨,都不像是失去了生机,反而有一种蓬勃的生气,不但没有半点衰弱的迹象,更有愈演愈烈之势。

    “不对!”

    虽然意志精神难以渗透到星空战台上,依然有无上强者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样,年轻的锁天传人虽然经历了苦战,但还是陨落得太过干脆了,那古战台上的血与骨,即便光华内敛,却没有半点黯淡的趋势,甚至随着时间一息一息地过去,渐渐生出了轻微的颤动。

    嗡!

    就在被命运磨盘碾碎的第十息,星空古战台上,有淡淡的刀吟声响起。

    这刀吟声初始并不高,很快有了穿金裂石之势,星空十万里都清晰可闻,到了这一刻,八族诸多高手,哪里还不知道生出了变故,尤其是诸多人族高手,更是精神一震,只要还能够挽回,经历再多的波折都是值得的,就怕失去希望,看不见一点光明。

    难道……

    就是不少八族无上强者,也不禁蹙眉,有些出乎预料,命运磨盘碾压之下,还能生还?此前看得很清楚,年轻的锁天传人在这个年纪,道悟已经足够惊人,但还是不能够与断命师一脉的妖族中年相比,命运磨盘碾压一切,其更不是无上强者,难不成还能滴血重生?

    但紧接着,不少无上强者凝神,乃至动容,因为星空古战台上,碎裂的血与骨,随着刀吟声攀升,如同被一股无形的引力牵扯,猛地迸发出刺目的光辉。

    这光芒太耀眼了,宛如无数颗小太阳骤然间升起,光耀百万里星空,尤其是星空战台上,年轻的神族至强者闷哼一声,这光芒让他很不舒服,精神意志生出一种灼痛感,难以想象,身为神族,居然会被光芒灼伤,实在有些讽刺。

    锵!

    不过瞬息之间,那血与骨化成的无数小太阳蓦地合一,成为一轮琉璃神日,白金圣辉灿***星斗还耀眼,有刀鸣铿锵,那是一股令青罗几人十分熟悉的锋芒气息,但又似乎与之前有一些不同。

    噗!

    年轻的神族高手终于忍不住张口吐出一道逆血,整个人踉跄倒退,从来想不到会有这么一天,在神日光辉下,令他自惭形秽,如同曝露在阳光下的黑暗种族,对于光,第一次生出了厌恶感,恨不得寻到一处地洞,避开那几乎点燃精神意志的火光。

    与苏乞年相比,年轻的神族高手觉得,仿佛对方变成了神族,而他则成了畏惧光明的黑暗种族,害怕曝露在光明之下。

    并未让星空下的诸族高手等待太久,很快,神日光华敛去,显露出来一口古拙无华的长刀,琉璃光辉内敛,刀身如白金铸成,又有一种石质的古拙感。

    “化身为刀!”

    河老三沉吟道,眼前微亮,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很快又皱眉,化身为刀是一种血肉重组变化,需要对于刀道领悟足够深刻,但仅凭这种刀境,怕还不足以抵住命运磨盘,凭此血肉重聚,逆死而成,并不现实。

    “垂死挣扎。”

    下一刻,妖族中年开口,淡淡道,与此同时,其双手环抱虚无,古朴的命运磨盘再现,亘古伟岸的气息流溢,朝着那口重现的长刀碾压而去。

    吟!

    长刀古拙,半空中轻轻挪移三尺之地,于间不容发间避过命运磨盘。

    什么!

    这一下,不仅仅是战台上的青罗六人,就是妖族中年自己,也豁然动容,浑浊目光尽散,露出慑人的神光。

    “你的命运轨迹……”

    很快,妖族中年就微微变色,他发现了什么,那属于年轻的锁天传人,本来无比清晰的命运轨迹,此时居然黯淡模糊,几乎消失不见,这就是刚刚为何他的命运磨盘会落空,命运轨迹难以捕捉,如何能够例不虚发,至少以他眼下对于命运的领悟,还不能拨开眼前的迷雾,这种变化,在妖族中年的记忆里,只在一些将要晋升的绝顶圣者身上看到过,那是命运轨迹渐渐跳出命运长河,命星将凝的征兆。(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