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准王,天女逆命!(二合一)
    (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两章合一)

    轰隆隆!

    天门缓缓洞开,来自中央大荒战皇殿祖地的高手降临。番○茄☆小說網△▽△ w-w`w-.x`f-q`x-s-w`.`c`o-m

    这是一名身着紫金甲胄,缭绕火焰与闪电的中年人,甫一现身,就令得这纪元之墓前的天空,一下黯淡下来,隐隐有一颗又一颗大星在其背后浮现,朦朦胧胧,但那种气机,却令得很多圣境强者,都勃然色变,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准王!”

    有圣者低呼,虽然九转绝颠之上的圣人也被称之为准王,但事实上只是一种称谓,因为他们凝聚了命星,初步摆脱了命运长河,有资格展望无上之境,等于触碰到了无上之境的门槛,但真正的准王,半只脚已经迈过了那道门槛,已经可以展现出来少许王者威严,令诸天星空颤栗。

    为了两个年轻后辈,战皇殿祖地居然来了一尊准王,就是已经到来的诸无上传承,也感到心惊,当世战皇还处于盛年,气血在最巅峰,未曾走下坡路,战力震古烁今,曾杀得异族诸皇都变色,堪称当今浩瀚星空的最强皇者之一。

    如此一来,很多无上传承都露出了沉默之意,欲等待战皇殿祖地开口,若论底蕴,就是刚刚到来的四大人龙世家,也只是起源于百界岁月之末,而战皇殿则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百界岁月之初,人族最艰难的纪元之一。

    咚!咚!

    这时,北方有擂鼓声响起,但仔细分辨,一些强者就变色,哪里是什么擂鼓声,分明就是一个人在迈步,落地如擂鼓,纪元之墓前,碎石震颤,随着那脚步声激荡,一股如星海般滂沱的血气在临近,将北方的天空,都染成了一片金红,若霞光满天。

    此外,四大人龙世家,几位龙子、龙女蹙眉,隐约感应到了一股源自血脉的躁动。

    吼!

    紧接着,一道震天动地的龙吼声响起,那是一头能有近一百五十丈高的龙兽,双足粗大如天柱,两只前爪修长而锋锐,通体密布金红色龙鳞,阳光下熠熠生辉,如同金铁赤玉雕琢而成。

    那庞大的龙首无角,一双眸子如金似玉,散发出慑人的光束,自荒莽群山中走出,一株株古木倒塌,被拦腰撞断,横行无阻。

    “荒龙!”

    四方皆惊,难道是锁天一脉到了?

    “北荒,龙血荒家!”

    南海敖家十七太子敖顺轻笑道:“这是荒家的一位准王叔,没想到多年不见,已经从圣境绝颠再向上迈出了半步。”

    这位南海敖家十七太子一身金袍,丰神如玉,他说得轻描淡写,但荒莽山林里很多五荒强者就心生摇曳。

    又是一尊准王。

    寻常时候,除非是百族征伐,强闯人界天关,否则无上强者们少有现世,一尊准王,很多时候,足以显示出诸无上传承的重视,无上强者不轻动,若是无上人物现身,多半就要血流成海,星空横尸,不会有几个人能够活着。

    如此一来,一尊准王,就拥有足够的威慑力,这种将要跨境的准无上强者,并不是随便一方无上传承能够拥有的,都是强族大教才有的底蕴。

    龙血荒家!

    东海大太子敖荒目光微凛,龙血荒家,很大程度上,若无百界岁月之末,锁天一脉那一位赠予的荒龙血脉,又如何能够走到而今这一步,也就不会有今日的一方帝族,威震人界星空。

    岁月无常,人心易改。

    从北域东极星天传来的消息,龙血荒家年轻一代有名的年轻天榜强者荒芜极,在刀灵王部所在的蛮荒大地染血,就是因为参与了截杀那位新晋锁天传人。

    虽然此刻纪元之墓前,诸多五荒强者缄默不语,但眼中都生出几分异样,龙血荒家不同于葬龙谷,此番如此抉择,到底是出于个人,还是整个传承……

    很快,那巍峨如山的荒龙化成了一名身着金红战袍,赤发金眸的中年人,准王气息内敛,但依然令得临近的很多五荒强者呼吸凝滞,忍不住后退,承受不住这股无形的心灵压迫。

    “十七太子即将登圣,可喜可贺。”

    荒家准王开口,朝着南海十七太子敖顺颔首道。

    “世叔客气,敖顺惭愧不敢当。”

    十七太子微笑道,微微欠身一礼,令得北海敖家五太子敖玄,西海九龙女敖黎同时皱眉,但终究没有开口,因为此时中央大荒的方向,飘起了一股黑雾。

    这黑雾浓稠,如一片黑浪,自大荒深处而来,当中隐隐响起龙吟声,却显得十分凄怆,像是群龙在哀鸣。

    “葬!龙!谷!”

    敖玄一字一顿道,目光很冷,这位北海敖家五太子眼中有杀意迸溅,葬龙谷开创的无上帝录,妄图以诸龙魄熬炼无上体质,铸就葬龙体,漫长岁月以来,人龙世家多少族人染血,过半不是死在异族手中,而是折落在这葬龙谷的葬龙爪下。

    “一群爬虫,倒是早来一步。”

    只闻那黑雾中,一道冷哼声响起,顿时令得这纪元之墓前,生出了一股压抑的死亡气息,隐约有枯寂的古星浮现,而后一颗一颗崩溃,成为宇宙中的尘埃。

    诸圣浑身一紧,这种气息……第三位准王!

    临近了。

    黑雾中,隐约显现出来一袭身着黑袍的身影,背脊宽大,身姿雄伟,只是整个人都被黑雾笼罩,看不清面容,倒有些像是地狱中走出的神祗,如黑夜般黢黑的眸子透着森冷的黑芒,似要将一切光芒和生机吞噬。

    葬龙谷!

    又是一方帝族,居于中央大荒之中,当世葬龙谷大帝,更是被誉为浩瀚星空最强大帝之一,是最靠近至高皇位的无上强者。

    荒莽山林间,很多五荒强者面面相觑,虽然没有交流,但从各自的目光中,皆可以捕捉到同样的感受,锁天传人这道漩涡,已经卷入了太多的无上传承,到来的强者、大人物超出预想,这多半会衍化成一场染血之争,一触即发。

    轰隆隆!

    九天之上,神日黯淡,闪电雷鸣,黑云遮蔽了整个天空。

    四大人龙世家如临大敌,随行的圣境高手气机交织,但还是遭到了压制,仅能勉强固守,难以相抗。

    就是南海敖家十七太子,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看,葬龙谷的人,历来是诸龙脉大敌,若非是碍于几位人皇的劝诫,人龙世家早已联手龙族发难,最强大帝之一,并非是真的无敌,遑论四大人龙世家,曾经走出过人皇,是真正的人皇世家,有些底蕴深藏,如有必要,也不会继续沉默下去。

    “时运,天命,气运,人心……”

    有人长吟,声音慵懒而随意,自荒莽老林中响起,在这葬龙谷与人龙世家对峙的当口响起,盖过雷音滚滚,不是很响,却清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一名身着白衫,袖口宽大,背负在身后,花白头发的老人迈步而来,他步子不大,但每一步落下,在很多五荒强者看来,都会生出一种莫名的理所当然感,仿佛其落下这一步,是已经注定了的结局,这是将未来一步一步,呈现在他们面前。

    “断命师!”

    有强者惊呼,这一脉绝对堪称是诸族的禁忌之一,金口玉言,观众生命运,断乾坤古今,手段诡秘而可怕,甚至当中的强者,追溯过去,窥视未来,逆天改命,掌断天运。

    命运,贯穿岁月长河,多少生灵在其中挣扎,真正能够摆脱命运者几何,就算是圣人,凝聚了命星,也只是初步掌控了自身的命运,无上强者也依然会有牵绊,只是寻常手段,已经难以再窥见他们的时运和气数。

    “见过无命大师。”

    这时,西方天空下,那如紫晶般绚烂的战车中,有一道如天籁般的声音响起。

    那是……

    很多人浑身一震,忍不住落下目光,但见西方天空下,那属于雷神世家的战车,掀开了帘幕。

    刹那间,天地黯然,似乎只剩下了一袭紫光盈盈的身影。

    一名年轻女子,通体都在发光,着一身紫纱长裙,有些慵懒地倚靠在战车中,她身姿婀娜,肌体莹白如霜雪神玉,青丝如墨,一张绝美的脸上,一双如紫晶般的眸子绚烂而莹润,又似有无尽深邃。

    难以想象,世间居然有如此惊艳的女子,宛如天女临尘,出现在众人面前,这种美太炫目了,一些五荒强者只看了一眼,就忍不住挪开目光,仿佛多看一眼,都会成为一种亵渎,不可饶恕。

    “雷姬!”

    南海敖家十七太子敖顺眼中浮现几许亮光,怎么也没有想到,雷神世家此番到来的,居然是这一位。

    雷家天女,号称这一纪元,人族最美的十位天女之一,若只是如此尚且罢了,此女还是当今人族年轻一辈,少有的涉足祖禁的存在,是年轻一代真正的至强者之一。

    天女雷姬!

    纪元之墓前,很多五荒强者心神剧震,尤其是年轻一辈,很多人眸子发光,不用说,雷家天女声名在外,没想到见面更胜闻名,这种姿容仪态,足以掩盖日月星辰的光辉,令天地黯然,不像是活在人间的女子。

    “原来是雷家天女。”

    花白头发的,被称为无命大师的老人驻足颔首,道:“可惜了,天女不该拒绝吾脉的辅佐。”

    什么!

    随着这位无命大师开口,四方皆震,就是来自战皇殿祖地,龙血荒家,乃至葬龙谷的三位准王,也轻咦一声,雷家天女被断命师一脉看中,他们并不吃惊,因为身为人族年轻一代的至强者之一,这雷家天女,隐隐被誉为十大高手之一,能得到断命师一脉的辅佐,是情理之中。

    但这位雷家天女却拒绝了,就不得不令人惊异,要知道,每一个纪元,很多时候不过十指之数的断命师,都会各自寻找一位年轻一代的至强者,追随左右。

    因为窥见天机,能够被一位断命师追随,未来只要不陨落,漫长岁月中,几乎都成了无上强者,成王,乃至步入帝境。

    此时,来自龙血荒家的准王脸色不是很好看,因为他荒家的帝子,曾经主动示好断命师一脉,却被无情拒绝,而眼前这雷家天女,却主动拒绝了断命师一脉的辅佐。

    得一位断命师相伴左右,避劫而过,汇聚八方气运,铸最强战名,乃至逆天改命,争一世机缘造化,是多少年轻高手所渴望的……

    “雷姬,不认命。”

    这时,雷家战车上,这位当世天女樱唇轻启,倚靠的婀娜腰肢缓缓挺直,气质一下变得凌厉起来,宛如一尊真正的天女,立在九天之上,俯瞰众生。

    这一下,四方诸多五荒强者,真的不敢直视,虽然其语气平淡,但是那种凌厉的气质,比诸圣都似乎还要可怕几分,就是一些圣境高手,都忍不住侧目,心神震动,只是一瞬间的气质变化,就牵动人心变幻,很难想象,这位雷家天女到底有多强,其早在三年前,未及双十芳华,就登临圣位,而今三年过去,圣境路上,又走出去多远,实在难以估量,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足以令诸圣惊叹。

    “总有一天,天女会认识到,命运的伟大。”

    摇摇头,花白头发的无命大师没有动怒,只是颇有几分惋惜,道:“命运,不在乎万物生灵的认可,它就在那里,谁也不能够无视。”

    说完,这位无命大师不再多言,而是看向灰色雾霭笼罩的纪元之墓深处,如墨玉般的眸子深处,似有五光十色在涌动。

    “无命大师可知,罪子何时出墓。”

    此刻,浓密黑雾中,来自葬龙谷的准王开口,以这一位的来历和修为,此时再开口,也透出几分客气,没有冷意和森严,断命师一脉,哪怕是葬龙谷,也不愿轻易开罪,这一脉无尽岁月下来积累的底蕴和人脉,足以令任何人皇世家都侧目。

    不用说眼前这位无命大师,不说其执掌命运禁忌,就是其本身,也是一位准王,只是其敛息不漏,就算是同境的强者,也只能模糊感知,难以真正洞悉虚实。

    “乾坤之别,命运模糊……”

    数息后,那位无命大师开口,微微蹙眉,从纪元之墓深处,他居然捕捉到了一丝极细微的同源气息,又有些似是而非,本以为亲临此地,就能够拨云见日,没想到依然如旧。

    乾坤之别,命运模糊?

    来自龙血荒家的准王金色眸子微凝,道:“无命大师可否明言。”

    摇摇头,老人花白头发微漾,道:“不可言,诸位自量。”

    这……

    四方不少五荒强者皱眉,断命师一脉向来神神道道,但又不能忽视,什么叫乾坤之别,命运模糊说的是那锁天传人?还是此番诸无上传承齐聚于此,所求之事?

    “半日之内。”

    倏尔,那无命大师又开口,沉声道:“半日之后,可以现世。”

    半日之后,可以现世!

    这一句,所有人都听得明白,这是说那锁天传人,以及敖家七太子,最多还有半日,就能够闯出这纪元之墓,逃出生天。

    “倒是好运道。”

    自天门中走出的战皇殿准王淡淡道,这一位通体缭绕火焰与闪电,一身紫金甲胄古朴,烙印有诸多难辨的符文,背后一颗又一颗大星沉浮,有铁血之气流溢,有五荒强者识出,这是一位常年驻守人界天关的大人物,本是圣人之身,没想到已经向上再迈出半步,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准王,半只脚迈入了无上之境。

    随着这一位开口,龙血荒家及葬龙谷两位准王皆凝神,战皇殿祖地现身,倒是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不过那锁天罪子绝不容存世,至少也要剥夺其一身造化,这事关他们两大帝族,能否在这一纪元更进一步,乃至超越历代先贤,照见远古诸神之境。

    ……

    纪元之墓。

    噗!

    苏乞年咳血,哪怕以他而今的修为体魄,勾动远古天龙的神形,铸就人族战体一双天龙臂,也差点被震得四分五裂,因为遭遇的,是一尊真正的巨人,来自巨人一族的凶魂,驾驭石化的遗体,差点将他生生打爆。

    这是一个可怕的种族,天生拥有强横的体魄,放眼诸天百族中,也只有神族等寥寥几大种族可以与之比拟,但若论肉身体魄,足以称得上是诸天第一。

    传说中,巨人族分支无数,有闪电巨人,火焰巨人,大地巨人,黑暗巨人,光明巨人等,这一族的来历神秘,血脉传承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远古洪荒年间,这一族通常自称为远古神灵的后裔。

    一尊巨人族圣者的凶魂和遗体石像,复苏的气血带着死亡和腐朽的气息,苏乞年浴血而战,杀到癫狂,几乎动用了一切手段,甚至连与葬龙谷帝子对决,都未曾轻动的光阴化身也动用了,最后在百招之后,艰难以休命刀将其立劈,斩成两半。(求月票推荐票,起点正版订阅是对十步最大的支持!两章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