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玄幻小说 > 纯阳武神 > 第六十一章 爆竹声中一岁除
    (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大家放心,不要担心断更。▽□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

    腊八过后,正月也就近了。

    市井人家,这时候已经开始准备年货,蒸年糕、馒头、炒花生,杀猪宰羊,邻里邻外分一些,红红火火过大年。

    一些在外走镖,从商走官道的汉子也回乡,从县城里给孩子带了金黄的糖人,烤得酥脆的蛋卷、桃酥、芝麻糖,更有用荷叶包裹着的,香气四溢的肘子。

    妇人们在镇口,村子前眺望,溪水边濯洗的衣服翻转了一遍又一遍。

    大量的驻兵在乡间官道上巡视、盘问,更有一县护龙山庄的候补龙卫监察四方,不放过任何一个潜藏的妖族,年祭是整个大汉天朝每年最重要的日子,是祭祀上天,人族历代英烈的重大节日,绝不容许有妖族祸乱,搅扰一方。

    就是很多占山为王,打家劫舍,做杀人勾当的大寇劫匪,临近年祭也都收手归巢,在这样的日子,是忌讳见血的。

    武当山,青羊峰。

    这一年的青羊宫相比于往日的萧条,更多出了几分生气,有数十名杂役道人进进出出,进行清扫、掸尘,这是苏乞年拿出了五色熔炉中,于洪七元神世界中搜集的数十株灵芝、老参、黄芪、何乌等,通过白云峰外院的静吾道人敬献上天柱峰,从而换来了礼祭堂一纸文书,这合共三十名杂役道人,至此由杂役房脱离,入驻青羊峰。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

    本来,这些杂役房的杂役道人虽然都是筑基不成,年过而立的中年道人,却也有着各自的考虑,不是沦为杂役道人就无法筑基,入驻哪一峰哪一脉,一般而言,也是有自主选择的机会。若是年祭大比之前,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愿意前往青羊峰的,然而年祭大比之后,青羊峰三名准掌峰弟子名震整个武当山。出了一个横压六方外院,无人敢质疑的苏乞年,一些杂役道人就生出了赌性,甚至到后来,这由天柱峰礼祭堂定下的三十个杂役道人的名额。还在杂役房中出现了争夺的一幕。

    青羊殿前。

    苏乞年三人并肩而立,看眼前来来往往的一幕,忽然生出无限感慨,就在一个多月前,他们还无从下手,现在总算有了一点起色。

    数十株元气充沛的野山参等草药,不仅换来了三十名杂役道人,还有连同苏乞年三人在内,三十三人整整一年的日常血食供给,也就是说。哪怕此后一年什么也不做,也能够勉强维持生活。

    而这诸多草药,苏乞年估摸着,也就够他勉强再打通五处暗窍,所以他刻意留下来,总算令得青羊峰上有了一点年祭的味道。

    精神力弥漫虚空,诸多杂役道人的脸色、神情变化,苏乞年尽收眼底,他知道这是还没有归心,只是因为暂时的风光与威慑。☆ □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若是他们三人现在失势,那就是墙倒猢狲散,不过人心的熬炼,不是一朝一夕的工夫。需要时月来收拢。

    时至今日,这些人情世故,苏乞年已经了然于心,但他不滞于物,修为功力愈高,就愈是现。自己《休命刀》的修行,怕不可能是一片坦途,光明心的凝练,这万丈红尘多少阴暗,想要一尘不染,多半要伴随着血与火的洗礼。

    足足半个月工夫。

    整个青羊宫中不说焕然一新,诸多残垣断壁进行了简单的修葺,杂草被除尽,长明灯重新立起,还有一座座白石香炉,也被修补,重新点燃,虽然不是长安城里闻名的静神香,却也是胖子勒紧裤袋从杂役房换来的沉香碎料。

    青羊殿中,重新摆了香案,香烛被立起,真武大帝的塑像缺失,而今被供奉在香案前的,是盛放了《青云梯》秘籍和传承种子的紫檀木盒子。

    日子过得清苦,但是苏乞年三人毫不在意,年祭大比过去,三人于武道修行没有半点放松,短短半个月,皆感到有所精进,肉身精神比之半个月前圆润不少。

    尤其是苏乞年,当日一元台上一战,横扫诸外院年轻高手,祖窍神庭中暗金真龙刹那复苏,一缕气机散溢,竟融入龟蛇拳中,这令他生出了别样的体悟,这半个月来每每练拳,时常心血来潮,但始终差了几分契机。

    这也令他感到一门武学功法诞生的艰难,都是前人智慧、道理缔结的果实,于而今的他而言,还缺少大量的底蕴积累。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

    尽管如此,这半个月以来,苏乞年对于《降龙掌》第一式的传承真意,也有了几分领悟,当中的惨烈与决绝令他心惊,而除了这一式掌法之外,苏乞年此前于神庭中得见古代惊世一战,那蕴于龙吟中的一连串口诀,还有属于《降龙掌》的独门步法,藏于一式《降龙掌》的真意传承之中,名为《镇龙桩》。

    降龙掌!镇龙桩!

    掌法步法真意相通,是轻功步法亦是桩功,不知是否是错觉,苏乞年还从这步法中感受到了几分筑基功的气韵。

    ……

    岁月如流水,一去不归。

    赤霄历五千四百三十二年,除夕。

    青羊宫前挂起了红灯笼,宫门前竖起了一幅对联。

    上联:修真修神问天命,

    下联:斩妖斩魔济苍生。

    横批:兼济天下。

    这一幅对联是清羽自藏经楼中翻阅武当史记,查找出来的,五百年前的青羊宫大门上,贴着的正是这一幅对联。□ 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

    作为门面,为了这一幅对联,苏乞年还专门跑了一趟逍遥谷,向藏书颇多的静笃道人借了一只狐毛笔,两张三十年的老宣纸,一块老墨,一方老坑石砚。

    再次见面,静笃道人也只是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提出什么要求,只是提笔写下一个心字,连同他时常翻看的一本雕版《周易》,赠给苏乞年。

    这一次,逍遥谷一干缓刑死囚仿佛老鼠见了猫,一个个都缩进了茅草屋里,唯有一个面容冷峻的青年,手中拖着一口五尺来长的白铁长刀,立在湖边静静地看向竹楼的方向。

    李清河,当年惊涛斩浪剑的独子,而今逍遥谷诸缓刑死囚的第一人,化先父遗剑为刀,天赋悟性之高,即便是当初的苏乞年,也要花费心思,欲竭力将此人引入青羊峰门下。

    无形的刀道锋芒遥遥锁定苏乞年,不过数息后又敛去,李清河转身,踏着冻结的湖面,乘冰而去。

    除夕夜。

    夕阳刚落,山下值守的道人引来了一行十余人,有杂役道人禀告,苏乞年三人迎了出去,竟是胡府老爷子携着管家一行十余人来到了武当山。

    “得知苏少侠技压外院,老夫道贺来迟,一些水酒香烛,山货粗粮,小小心意,为青羊峰贺。”

    胡老爷子昂阔步,笑容满面,即便上了年纪,也不显半点老迈,随即命管家和一众护院将大大小小十数个担子放下,交由杂役道人收进宫中。

    “小猢狲吵闹,欲来武当给少侠拜年,不过这一路颠簸,小子元气有失,不能远行,唯有命我这爷爷将这一坛敬师酿奉上,待他年满十四岁,再上山启出,双手为少侠奉上。”胡老爷子说完,也略有些紧张,看向苏乞年。

    武当山为十堰州境内唯一的镇国大宗,历来山中一切种种,都为十堰州诸武林同道所关注,这年祭大比的消息,自然也在这半个多月内,传遍了整个十堰州境内。

    一个不过将满十六岁的少年,得承武当青羊一脉遗藏,入山不到两个月,就横扫六大分院,打得诸外院弟子无人敢质疑,更将武当闻名天下的十层《龟蛇功》练至第九层,根基之厚,哪怕日后无缘第十层,一旦筑基,立即就是三流人物中的佼佼者。

    所谓敬师酿,也不是随便送的,这是弟子辈亲自参与酿造、封坛的粮酒,是专门准备敬献给可能成为师父的长者,若是长者收下,那就代表承认了这一段缘分,来年弟子来投,就不会拒绝,而后开启敬师酿,喝下杯中酒,就是一段师徒佳话,而若是长者不收,那就说明有缘无分,弟子只能另寻机缘。

    摇摇头,苏乞年接下敬师酿,交给身边候着的杂役道人,道:“胡老爷子客气,五年后,若苏乞年不死,可带小童来见我。”

    “少侠言重,胡府愧不敢当,”胡老爷子先是心中一喜,既而就沉声道,“今日之后,郧阳县青山镇九里岗胡家,便是青羊峰亲族,重立山门诸多事宜,胡家虽然力有不逮,也必定竭尽全力。”

    ……

    除夕夜,苏乞年也没有挽留,胡老爷子一行匆匆回返,这几天,是大汉天朝最太平的几天,可以称得上太平盛世,歌舞升平,只是不知道胡老爷子一行来不来得及回到青山镇,与府中亲眷一齐守岁。

    这一夜,苏乞年三人大醉。

    子夜,三人运转《龟蛇功》,蒸腾酒气,恢复清明。

    月上中天,青羊宫前,苏乞年三人立于最前方,身后三十名杂役道人成一字静立。

    香案前,紫檀盒子端放于上,三人共同点起三柱大香,躬身三拜。

    子夜一过,苏乞年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繁星点点,举起火折子,点燃引信。

    噼噼啪啪!

    爆竹炸响,火花四溅若星落。

    赤霄历五千四百三十三年。

    新年至,一岁除!(求月票,正版订阅支持,大家放心,不要担心断更,事已至此,十步会自我调节的。在这里奉劝步入社会的书友们,身体健康最重要,酒适量即可,不要多饮,亲人都在,就是最大的幸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