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都市小说 > 大小姐的贴身家教 >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他回来了!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他回来了!

    原本安静躺在王庸手心的玉腰奴瞬间剧烈抖动起来,好像是遭遇了外敌入侵的蜂巢,里面嗡嗡之声不绝于耳,浓烈的绿色光华喷薄而起,形成一团犹如绿色浓雾,将王庸包裹在内。

    “不愧是神髓金!里面竟然真的存在人体神髓一样的脉络。”王庸念头深入其中,赞叹道。

    “不好!”正惊叹于神髓金内部空间的奇妙,王庸忽然身体一震。

    玉腰奴之内,一道道锋利如刀刃般的拳意浮现,二话不说对着王庸拳意就碾压过去。

    嗤啦嗤啦,只是一个照面,王庸拳意就被粉碎。

    “呼!”王庸睁开眼睛,额头一抹冷汗轻轻滑落。

    昔拉拳意比王庸想象中还要危险,这次不同于之前,这次是毫无花俏的跟昔拉拳意正面交锋。丹劲境界的拳意对上化劲,直接碾压毫无悬念。

    “虽然损失了一些拳意,不过也不是没有收获。刚才看见在玉腰奴的最深处,有一个黑色蝴蝶翅膀的天使小人,那应该就是昔拉拳意所化。只要摧毁了拳意小人,就能炼化玉腰奴了。”王庸自言自语。

    “不过我的拳意跟昔拉拳意究竟差着一个档次,即便是模仿的造化洪炉,也没法抹平这种差距。就像是一万张报纸叠加在一起,也挡不住一颗子弹。昔拉残留拳意虽然不多,可也犹如子弹一样犀利。这该怎么办是好?”王庸暗暗思忖,眉头紧皱。

    “想要敌得过子弹,就要寻找更加锋利的武器。比如直径更大的狙击弹,比如炮弹、*,比如心月狐软剑那样的冷兵器……可我全都没有啊!究竟还是拳意太弱,假如我有林为春那种境界,只怕一个目光扫过,昔拉拳意就直接被震散了吧?”

    “要不先留起来,等到迈入丹劲之后再炼化算了!早知道让胡梨儿留下来帮我一手了,她曾经说再给她半个月时间她就能打得过昔拉。到时候炼化玉腰奴应该不在话下。”

    “咦?有了!”

    王庸胡思乱想着,忽然眸子一亮。

    “胡梨儿的力量源泉是血晶,也就是说血晶可以压制昔拉拳意!我体内还有半颗没有消化完毕的血晶,如果利用它的力量炼化玉腰奴呢?”

    想到就做,王庸眼睛一闭,再次将神念沉入气海。

    通过内视,王庸可以看到血晶静静沉浮于造化洪炉之内,狂暴气息丝丝溢散。

    王庸忍不住想起自己当初吞食这玩意之后的感受,只有一个词——痛不欲生。

    此刻再次面对这玩意,王庸兀自心有余悸。

    “不管了,只是试一下而已!”王庸想着,精神念头小心翼翼碰上那枚血晶。

    在造化洪炉的青气之中,血晶毫无反应,好像被封禁于安全箱里的核子。

    可当王庸用精神力量裹卷着血晶,一直搬运出造化洪炉之时,血晶忽然就开始出现龟裂。

    狂暴气息从龟裂的缝隙里迸散而出,如一道道妖火疯狂灼烧向王庸精神念头。

    眨眼间就将包裹血晶的王庸精神念头灼烧出一个缺口。

    “好凶!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熬过去的!”王庸心中一颤。

    不敢犹豫,当即催使更多精神念头缠绕上去,将血晶逸漏出来的妖火全部包裹住。

    然后嗖的一下将整颗血晶重新丢入造化洪炉,血晶上的龟裂缓缓消退,重新变得光滑平整。

    “接下来就是将这团妖火搬运进玉腰奴之内了。”

    王庸此刻行为跟“用纸包火”没什么两样。纸怎么可能包得住火呢?哪怕再厚实的纸张也仅仅拖延片刻而已,最终还是要被火焰灼烧殆尽。

    王庸精神念头就被那团妖火灼烧的噼里啪啦作响,王庸能够感觉到来自灵魂深处的颤栗,比所谓的肉身痛感更加强烈。

    仅仅几个呼吸功夫,王庸包裹妖火的神念就被烧毁大半。

    这可都是血气所化,这些损失的神念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补充回来。

    “去!”

    王庸轻喝一声,丝丝妖异的火焰形状能量穿透王庸毛孔,浮现于空气之中。

    这便是妖火的本质,其实也是一种类似于拳意精神的无形力量。

    王庸拳意紧随而至,不等妖火力量溃散,就直接将其送入了玉腰奴里。

    嗡嗡嗡!

    玉腰奴抖动的愈加剧烈起来,浓郁的绿芒闪烁,如一只不甘屈服的困兽。

    只可惜,昔拉拳意再厉害,也是无根浮萍。仅仅片刻就被妖火迅速侵袭,如引燃了一片海上原油一样,整个空间全都是浮动的火焰。

    那个昔拉拳意化成的天使小人畏惧的连连后退,可玉腰奴内部空间就那么大,怎么可能逃得过妖火的灼烧?

    刹那间就被妖火缠绕上去,似乎能够听到天使小人发出的哀嚎。

    不一会儿,昔拉拳意就尽数炼化。只剩下跃动的妖火漂浮空中,闪烁几下之后,也因为没了可以灼烧的物体,湮灭于虚空之中。

    王庸大喜过望,拳意精神当即涌入。

    一道道拳意,犹如伸出去的触角,沿着玉腰奴的脉络缓缓蔓延。

    最终将玉腰奴所有脉络占满,形成一个蛛网般的形状。

    “好神奇!拳意似乎跟神髓金融合在了一起,有一种如臂使指的感觉。”王庸想着,心念一动。

    下一刻就见玉腰奴倏忽从王庸掌心飞起,悬停在了空中。

    绿光闪烁如双翅,像极了一只听话的蝴蝶。

    “去!”王庸一指前方。

    玉腰奴登时化作一道流光扑击而去,光华足足延续出去将近三十米,才显得力有不逮,无法前进。

    王庸能够操控的距离,却是比昔拉预言的十米,足足提高了两倍!

    “可惜了,要是能再远一点就好了。不过现在也不算差了,有这东西就大大弥补了我的攻击距离。之前是十步之内人可敌国,现在却是可以扩展到三十步了。换成不知底细的对手,绝对要被我狠狠阴一下子!”王庸满意的点点头。

    此时天色已经微微放亮,王庸将玉腰奴收起,站起身伸个懒腰。

    “某些人欠下的账,是时候讨要了。”

    ……………………………………

    杜兰戈。

    莫雷诺赤着上半身,手中摇晃着一杯红酒,眯眼看向窗外。

    那里的温泉泳池里,一个个身材火爆的女郎嬉笑打闹着,还时不时冲莫雷诺抛来媚眼。

    作为杜兰戈当地最大的毒贩,莫雷诺的生活堪称花天酒地。每次出货成功都会举行盛大的派对,肆意挥霍美酒跟金钱。对于贩毒带来的暴利,莫雷诺挥霍的这些钱根本不算什么。

    而今天莫雷诺举行派对的原因并不是出了什么货,而是另外一件事情。

    他代表全墨西哥的毒贩,顺利将王庸的狗屁学堂爆破掉了。

    而直到现在王庸一个字都没站出来说,好像他当初在国立大学许下的诺言是放屁一般。

    “胆小鬼!华夏人都跟我上次剥皮的那个女留学生一个德行,全是懦夫!”莫雷诺得意的喝了一口红酒,道。

    “教父所言甚是!王庸简直就是不知死活,敢在教父您的地盘上创办学堂。他不知道整个杜兰戈只允许有一个老师吗?那就是您!”一个心腹拍马屁道。

    莫雷诺这个姓氏来源于希伯来语,意为“我们的老师”。而莫雷诺一直以此自居,还规定所有人见了他必须称呼他“教父”,一个比老师更伟大的称呼。

    “王庸是不是已经滚回华夏了?”莫雷诺问。

    “据我所知并没有。”心腹回答。

    “还没滚?难道他真的准备跟劳资刚一下?”

    “嘿嘿,教父放心,他绝对没有这种机会了!”心腹狡黠一笑,说。

    “什么意思?”

    “听说,王庸昨天晚上就离开了酒店,去了华雷斯!而他去华雷斯既不是旅游也不是讲学,而是冲着昔拉去的!您说他还能活着回来吗?”

    莫雷诺一怔,随即哈哈大笑:“笑死我了!就他还想招惹昔拉?他不知道连我都不敢对昔拉有什么不敬吗?真是不知死活!这样也好,省的我动手了。不过我得给昔拉打个电话,我要用王庸的头骨制作一个酒杯!”

    说着,莫雷诺拿起身旁的电话打向华雷斯。

    只是,电话迟迟没人接听,好像这个号码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怎么回事?”莫雷诺摸摸脑袋,又打一遍,结果还是一样。

    “算了!明天再说吧,今天的任务是尽情happy!宝贝们,我来了!”莫雷诺放下手机大笑着走向庭院。

    温泉里的美女也扭动着身体,冲莫雷诺频频飞吻。

    莫雷诺一手搂住一个,噗通一声跳进温泉泳池。

    很快靡靡之音就响彻整个庭院,院子里的手下自觉的转过头,不去看泳池里旁若无人的表演。

    可偏偏有个手下似乎不懂事,忽然一声凄厉的尖叫,将莫雷诺的所有兴致瞬间打消。

    “混蛋!我要把那个蠢货扒皮喂狗!”莫雷诺暴怒。

    只是,莫雷诺看到那跌跌撞撞跑过来的手下后,忽然整个人怔住。

    只见那手下大口吐着血,胸骨整个瘪下去,眼神已经开始涣散。

    “怎么回事?”莫雷诺问。

    那手下砰一下摔倒在地,只留下四个字。

    “他,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