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渐渐熄灭
    所有情报都在指向一个黑暗而令人不安的答案,每一个听闻情报的人都不自觉地陷入沉默之中,而郝仁更清楚地知道,这些情报很快就将不再是秘密——鲁道夫三世既然选择在这里把它们公开出来,而且在场的不但有个刚冒出来的“古代守护者”,还有一个不谙世事的小王子,那就说明这些消息恐怕已经开始流传了。◇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

    “一个月内,这么多王国的继承人遭遇意外,可消息却直到最近才传出来,”卢恩大公打破沉默,“每个王国都不希望发生在自己上层的动荡流传出去,所以直到有些事情无法隐瞒的时候才为外界所知,这反而给湮灭教徒们提供了可趁之机。”

    郝仁思索着,总觉得仍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他皱起眉:“那些邪教徒只是单纯地想要引发混乱,削弱各个秩序国度的力量?那他们应该还能找到更容易的途径才对,在王室继承人中下手而且还要神不知鬼不觉,这难度恐怕比火烧王都还高吧。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的行动貌似并没几个成功——遇袭的继承人们大部分其实都没死,就像阿尼亚他们,大病一场,一场虚惊而已。”

    “他们不只是想引发混乱,”大学时阿尔弗莱德开口了,“他们的目标是各国王室的‘看守者’血脉,他们的最终目的恐怕是削弱对洛克玛顿的压制,解放那个邪恶巨人的残余力量。番茄小说网 ▽○ w-w-w`.-f`q-x-s-w`.-c`o-m”

    郝仁一愣:“看守者血脉?”

    “每个国度的王室都是获得‘看守者’传承的家族,”这次进行解释的是维罗妮卡,她更了解郝仁“记忆缺失”的情况,所以干脆把看守者血脉的事情从头到尾解释一遍,“这并不是真正继承来的血脉,而是一种外来的传承。在每次混沌之战结束之后,各大陆都将重新洗牌,一些国度覆灭了,王室绝嗣,而也有一些国度在废墟中重组并兴起,这些新兴的王国在建立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寻求圣域的认可——获得认可之后,圣域便会对这些新的王族进行传承仪式,来自上古神卫的血脉力量被注入到我们开国君王的血管中,然后代代延续,这就是看守者的血脉,获得这种传承的人才有资格成为秩序国度的统治者。”

    郝仁听的有点出神,这可真是未曾想过的事情。

    科洛世界王朝更迭,每一百年就有旧的王室覆灭,新的王室从草莽之中兴起,除了圣域之外,这个世界几乎不存在长久的贵族家族,但他们自有办法维持某种超然人上的血脉传承:由圣域认定,对世俗王室进行某种类似“外科手术”的遗传学改造,强行把一种古老的血脉植入到这些秩序国度的统治者体内。□  番茄□○小说网△ □ w`w`w-.-f-q`x`s-w-.-c`om

    貌似这种古老血脉来自“上古神卫?”

    维罗妮卡的讲解还在继续:“看守者的血脉拥有镇压混沌的力量,同时也是点燃日灼之塔的必要条件:每年的最后一个月,日灼之塔都需要重新点燃一次,这座镇守整个国度的秩序高塔是王国在混沌环伺的情况下存续的根本,在点燃高塔的时候各个王国的王室成员必须把自己的血注入到能量核心里。正是因为有这些看守者的血脉散落在大陆各处,世俗王国才能维持住最起码的秩序疆境,不至于让混沌彻底吞噬世界。”

    郝仁点点头,他理解了这个“看守者血脉”的意义。

    秩序之光就如黑暗中的灯塔,每个国度的王室成员其实就是点火的柴薪,他们血管里流淌的不只是高高在上的贵族血统,更是维持自己王国的燃料。

    他想起了在荒芜旷野上,正是维罗妮卡用自己的血液点燃了已经报废的炉火装置——原来奥秘在此。番▽茄小说网▽ △ w`w-w`.`f`q`x-sw.com

    郝仁眨眨眼,看向老学士:“邪教徒的目的是消灭这些具备看守者血脉的人?那更说不过去了:被他们袭击的继承人们可都还活着。”

    老学士还没开口,阿尼亚便主动回答了这个问题:“但血脉力量却失去了。”

    这位公主殿下伸出手,用一根银针轻轻刺破指尖,于是殷红的血珠便从指尖渗出来。

    只是普通的血而已。

    “阿尼亚,你……”维罗妮卡震惊地看着这一幕,显然她也是刚刚知道这个消息,这位骑士公主立刻用随身的小刀也在自己手指上刺了一下,她的血流出来,带着淡淡的微光。

    显然,这两种血液截然不同,阿尼亚的血中已经失去某种魔力。

    “疾病可以治愈,诅咒可以祛除,但血脉中的力量已经无法挽回,”鲁道夫三世低声说道,“受到袭击的王室继承人们确实有很多都还活着,但湮灭教徒已经达到他们的目的:剔除了这些继承人的血脉力量。”

    “看守者的血脉力量是维持秩序疆界的重要保障,因为只有它们才能点亮日灼之塔。▽ 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如今距离日灼之塔燃尽的日子已经很近了,高塔的运行效率每天都在降低,而这对全国的影响现在已经体现出来——”阿尔弗莱德苍老的声音听上去比之前还要无力,“王国境内所有炉火的输出功率都在同步下降,虽然这种情况还没有波及到薪火之塔这种级别的圣物上,但那也只是时间问题,混沌力量正在从王国西境和北境向内陆渗透,这也是秩序减弱的表现。当下,我们必须尽快准备日灼之塔的点火仪式。”

    郝仁深吸几口气,看向鲁道夫三世:“各国继承人确实失去了血脉力量,但情况应该还不至于这么糟吧——你们这些还在位的国王和女王呢?你们的血脉力量应该还在,可以点燃高塔吧。”

    “我们差不多都快油尽灯枯了。”鲁道夫三世笑了笑,很淡然地说出这句在旁人听来石破天惊的话。

    顿了顿,老国王继续说道:“在秩序之年维持日灼之塔并不困难,因为我们只需要保证它不熄灭就行,但在混沌潮汐袭来的时候,每一座日灼之塔都必须全功率运转——混沌潮汐每次持续十年,但几乎没有凡人可以让自己持续燃烧十年。今年是混沌大潮的第七个年头,我已经为那座塔持续注入能量长达七年,其它各个王国的统治者也是一样,以凡人之躯,我们的极限也就到此为止了。”

    说到这里,鲁道夫三世还有心情开了个玩笑:“永冬的冰龙女王或许好点,她是强大的龙族,比我们更耐烧……”

    郝仁却觉得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也就是说……大陆各国的王者都已经用光自己的血脉力量,下一次点火仪式必须是各国的继承人进行?!”

    “但各国的继承人都已经被‘废了’,”鲁道夫三世淡淡地说道,“或许维罗妮卡是唯一的例外。”

    国王陛下在说这些的时候表情很平淡,郝仁在对面观察着这个不过中年的威严男人,阳光从侧面照在对方身上,让他看上去就像被镀上了一层光晕。鲁道夫三世其实看上去并不像他说的那样“油尽灯枯”,相反,他是个精力充沛、身体健康的中年人,常年习武也让这位国王陛下比他的很多年轻臣子都要强壮,单从寿限上讲,他离告别这个世界还早得很。

    但郝仁知道鲁道夫三世说的“油尽灯枯”其实是另一重意思,那是指他血脉中的力量。

    由圣域人通过遗传学技术植入的、并不属于普通人类的古代魔力,这些上古力量来自一个已经消失的超凡种族,即便被稀释,也非凡人的躯体可以承受,所以一个普通人一生所能产生并容纳的力量都是有限的,在混沌之潮袭来的年月里,一个国王要抽出自己全部的魔力来维持日灼之塔的运转,但也不足以挺过十年。

    最后的三年必须由王室的子嗣来接过这份责任。

    湮灭教徒们将自己万年来积累的底牌和手段一把掀开,准确而致命地摧毁了这个“秩序传承”过程中最大的弱点环节。

    塔罗斯或许是唯一一个情况还不那么糟糕的国度:这个王国仍然有一位具备古代血脉的继承人,因为郝仁这个乱入的角色,维罗妮卡得以幸存,她现在成了凡人世界唯一可以点亮灯塔的人。

    而其它王国却要面临绝境了——他们或许可以向圣域求援,但说实话,圣域如今恐怕也是自身难保。

    鲁道夫三世和密室中的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一点,因此他们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王国保留了最后一个血脉继承人而感到沾沾自喜:整个秩序世界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如果大陆诸国全部在混沌中熄灭,独留塔罗斯一座灯塔又能照亮黑暗多久?

    密室中气氛沉闷,但就在这时,鲁道夫三世手上的一枚宝石玺戒突然闪了一下。

    国王陛下将戒指放在耳边,片刻之后,他抬起头来,并看向郝仁。

    “守护者,有个坏消息。”

    “什么?”

    “拉维尼亚?杜松?康德在大批邪教徒的帮助下成功脱逃,逃跑之前她折返袭击了维罗妮卡的掌旗兵,抢走了您带来的那件上古神器。”

    郝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