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常生物见闻录 > 第三百二十四章 祖传老中医,专治狗掉毛
    其实一般来讲假如莉莉铁了心挣扎那家里是没人能按住她的,哪怕伊扎克斯这等猛人在单纯的力量上好像也不比莉莉强,不过这次很显然莉莉的挣扎并不那么坚决一来是她确实有点期待薇薇安的“生发偏方”是不是能对自己的尾巴奏效,二来是……薇薇安顺手弹了她耳朵一下,这属于弱点之一,当场她就软了。FqXsw.coM

    “我跟你讲,平常人想要这个殊荣还排不上呢,我这个生发偏方当年挽救过多少英年早谢的秃子你知道么?”薇薇安捏着莉莉的耳朵尖晃来晃去,“而且里面还有我的血,这血扔在任何地方都属于宝贝!就是血族那些小混蛋们跪着求我我都不给,更别提你还是个狼人了,我是看在咱俩同处一个屋檐下的面子上才来帮你。”

    莉莉捂着自己的耳朵躲闪着:“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还不行么。那……就稍微试试。这个怎么用?”

    “外敷,”薇薇安确认莉莉不会继续挣扎之后才松开摁着她的那只手,然后变戏法一样摸出两把小刷子来,其中一把递到郝仁手上,“要是给人生发倒简单些,抹在头皮上就行,但你这个……我估计你不舍得把毛都剃掉,所以就沾着药膏刷均匀点就行了。然后用个比较透气的布料包两圈,一般半天就见效。”

    莉莉半信半疑长风文学 www..net地点了点头,郝仁跟薇薇安立刻忙活起来,把那稠乎乎还泛着古怪酱味的药膏往哈士奇精的尾巴上抹,后者转过身子趴在沙发靠背上以示配合。一边嘟嘟囔囔:“轻点啊,尾巴是我的宝贝。我平常都不舍得咬的。”

    郝仁仔细地梳理着这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感觉又是新奇又是古怪。而想到自己在给一个魔物娘顺毛,这种古怪情绪就变成了一种尴尬,他干笑着捏了捏尾巴尖:“话说你尾巴平常让人动么?”

    “当然不让!”莉莉扭头呲着牙,“不过你嘛……勉强可以。但必须有我同意。蝙蝠也是一样,平常没事的时候不准乱摸,我咬你。”

    “矫情。”薇薇安哼了一声,把最后一点药膏抹匀,转身去找薄纱布,莉莉从沙发上跳下来扭着身子看到自己尾巴尖上泛着青黄色的油光。FqXsw.COM毛发还一缕一缕地纠缠在一起,忍不住继续长叹:“唉,人生真是多艰,逆境面前哪怕盖世英雄也气短三分,我堂堂狼人竟然要靠生发剂来维护尊严了……”

    说完就狠摇尾巴来增强气势,郝仁在一阵扑鼻而来的怪味酱香中翻着白眼:你都哈士奇了还谈尊严?

    虽然作为一只哈士奇,莉莉平常表情严肃不说话的时候确实也挺有点文艺范儿的……不过开口就只剩文艺犯二了。

    片刻之后薇薇安取来了薄纱布,帮着莉莉把尾巴包裹起来,原本挺漂亮的毛茸茸大尾巴就此变成一根硬邦邦的棍子。莉莉使劲晃了晃。郝仁听着那动静就跟电视上武侠片少林僧人耍弄棍棒似的虎虎生风到今天下午之前莉莉是没办法尽情享受摇尾巴的乐趣了,除非她想再敲坏几件家具。

    “别把尾巴收回去啊,”薇薇安还提醒着这个二货,“药膏和布条都会掉下来。那就浪费了。”

    莉莉哦了一声,表情凄凄哀婉地去窗台边感叹她那曲折人生了。

    郝仁挺好奇薇薇安这民间偏方到底管不管用:“你这个真有效?”

    “反正治掉头发挺管用,”薇薇安使劲点头。“狗掉毛没试过,但我估计着两件事的原理应该差不多。没事。反正都是有营养的东西,而且有我的鲜血保证周全。哪怕不管用也不至于让她继续掉毛了,你是不知道每天收拾沙发有多难。”

    郝仁哦了一声,没再说话。

    一下午的时间挺快过去,郝仁下午出门转了一圈,跟街坊邻里仅剩的几个住户聊聊闲天,消磨着时间看太阳快下山了才回去,他一推门就看到莉莉又保持着那副愁云惨淡的模样在窗台前趴着:这姑娘也就中午吃饭的时候从窗前离开一会,这之后的整个下午好像都没动地方。郝仁见到这姑娘屁.股后面那用纱布缠起来的棒槌状尾巴就忍不住带笑地叫了她一声:“莉莉,还思考人生呢?”

    “呀!”莉莉从沉思中惊醒过来,小小地惊呼了一下,赶紧转过身去把尾巴藏好她好像觉得自己引以为傲的尾巴变成这样很羞于见人,“房东你回来了啊?”

    “时间差不多了,”薇薇安这时候正好擦着手从厨房出来,看到郝仁之后点点头打过招呼,便指着莉莉屁.股后面,“解开纱布看看。话说你自己有什么感觉没有?”

    “热乎乎的,而且很闷,不舒服,”莉莉老实交代,然后使劲一甩便把那些纱布都甩到一边去,她扭头看了一眼顿时眼泪都下来了,“蝙蝠你骗人!更难看了!”

    只见那一丛丛绒毛在沾上药膏之后已经被染成青黄颜色,现在药膏脱水干结更是变成了一块块跟泥巴样的小块,莉莉一看这个景象就准备找人拼命,不过薇薇安只是瞪了她一眼:“傻啊,去把药膏洗掉再说。”

    莉莉这才反应过来,而南宫五月这时候已经在旁边看半天热闹了,闻言立刻兴致勃勃地上前帮忙,弄了个水球把莉莉尾巴上干掉的药渣子洗干净还顺便给她做了个烘干,然后莉莉就扭着身子仔细观察起尾巴尖来,她甚至还找了个放大镜仔仔细细地照着,最后突然蹦起来一声欢呼:“管用诶!管用诶!长出来一点啦!”

    郝仁也跟着跳起来:“你别蹦!我的房顶啊!”

    莉莉顶着一脑袋天花板上蹭下来的白灰,抓着薇薇安的手使劲晃:“蝙蝠蝙蝠!还有药没?”

    “你用多少?”

    “你有多少?”

    “你用多少我有多少!”薇薇安指着厨房,“在小锅里呢。”

    莉莉欢呼着跑向厨房:“你有多少我用多少!”

    俩人跟说相声一样对了一阵暗号,郝仁看着自家房顶上新出来的坑黯然神伤:好不容易莉莉一个月没毁坏家具,这眼瞅着到月底了他还以为这阵儿就平安过去了呢……

    厨房里传来一阵叮里当啷的声音,薇薇安突然想起件事,赶紧伸着脖子嚷嚷起来:“别用太多!涂匀就行!那里面有我的血脉力量,用太多会有……”

    薇薇安话还没说完莉莉就从厨房跑了出来,而且尾巴已经重新用层层纱布包好,整个跟个鸡腿似的末端膨胀起来,薇薇安都傻了:“你用了多少?”

    莉莉一脸高兴:“我全用上啦!”

    薇薇安想说后遗症的问题,不过想了想莉莉身为哈士奇精的抗药性应该不差,也就只是摆摆手:“明天看效果吧。感觉发热严重的话就提前解开。”

    莉莉使劲点点头,兴高采烈地跑回了自己屋:“我去写东西!饭好了叫我!”

    哈士奇这是恢复精神了,但郝仁总觉得有哪可能会出问题,不过还没等他跟薇薇安详细询问药效的事情就听到数据终端大呼小叫着从兜里蹦了出来:“紧急通讯,紧急通讯!本宇宙航管局申请联络第一银河驻柯依伯审查官~~”

    “啥事?”郝仁顺口问道。

    “梦位面那个失事飞船的东家找到了,”数据终端一边说着还一边放了一段慷慨激昂的胜利进行曲当配乐,“他们的代表团已经出发,明天下午或者后天就到柯依伯站。话说怪不得用了这么长时间,搞了半天是个拓荒商团,还是前阵子刚洗白的那种。”

    郝仁不知道啥是拓荒商团,不过他知道可以把心安下来了:用了这么久,那艘失事飞船可算有了着落。

    但愿梦位面那边这一个月来没出什么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