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血妖姬 > 第一百九十九章 羁绊
    “紫涟漪??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为什么啊???你忘了,你是我捉来的奴隶啊,你是我的小黑,对你好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可是,我是修仙者,你是修魔者啊????”

    “哈哈,你这个修仙者可是我这个修魔者养大的呢,你小时候怎么不说,现在翅膀硬了,想龇毛啦?你记住,没门~你永远是我的人,就是死了,你的魂魄我也会拘进尸傀里边让你永远只能跟在我身后~”

    “喂喂!你貌似比我小吧?什么叫你养大我?还有,我怎么觉得你说话着口气跟教训儿子似的????”

    “哈哈~你理解的真对!”

    “靠!找打呢你!比我还小七岁的小p孩!一边玩去,装什么长辈!”

    “想打架?没问题啊~你什么时候打赢过啊~”

    “你!紫涟漪!你不要以小欺大!”

    “噗???哈哈哈???说得对,我就以小欺大了~你能怎么样?哈哈???”

    “??????”

    “紫涟漪,我有些事,要回修仙界一趟。fQXsw.CoM”

    “好啊,我去处理一下灵草园,一会儿就能???”

    “不用了??这次就我一个人回去???”

    “???为什么?”

    “我当初离开修仙界就是因为一些不公平的事,现在我有实力,我想回去看看,我的家族也不知道怎么样了,那时候我跑到修魔界或许家族会被牵连,再或许人家也许不会在乎我这个小虾米;涟漪,灵草园中那几株王品目舒草快成熟了,它的重要性不用我多说;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就是回去看看,很快就会回来的,我还等着你炼制出的天清丹来驱煞炼魔呢。”

    “???好吧。那你快去快回;流霜,虽然你说的很简单。但是我直觉有些不安,若不是天清丹???我是绝不会让你独自离开!”

    “好啦,放心吧;以我现在的修为,能杀我的,想杀我的人也没多少,我不过去回去家族里看看,估计连一个都遇不到;好了。Fqxsw.com我走了,你回去吧,等我回来,到那时候我就不会再有牵挂。以我们修炼的速度,飞升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

    “嗯??!”

    紫涟漪目送流霜离去,可是他没有想到,这居然是他最后一次看见流霜,在他收获了王品目舒草。炼制完天清丹的时候,他才突然发现距离流霜离开他去修仙界的日子已经不短了。

    在他想着流霜快回来了,也许在他转身的一瞬间那个蜜色肌肤的俊朗青年会突然弯着清亮的黑眸笑眯眯的出现在自己身后,说着涟漪,我回来了。

    可是紫涟漪从最初的淡然到期盼再到焦急。最后在等了近一年之后他彻底等不下去了;流霜不是说他只是回去看看么?就算是普通低阶修真者的飞行速度一年时间也足以从修魔界边缘的这座灵山上飞到修仙界再回来了;到底怎么回事!紫涟漪发现自己心底一直不愿意去想的最坏后果或许就是真相。

    他等不了了,紫涟漪心慌的收拾了灵山上所有关于自己和流霜的一切,然后用最快速度赶往流霜无意间告诉给他的他的家族所在地。

    可是在连续飞了一个月之后,紫涟漪面色灰暗的落在那片破败的废墟上,这里不是流霜的家族么?怎么早已荒废?流霜你在哪里?你不是说只是回来看看就回的么?就是家族已毁你焦急去寻那也可以发万里传音符给我啊!我发的万里传音符你为何不收?还是你被困住?无法出来?

    紫涟漪想了很多,以流霜家族所在地废墟为中心,周围几千里的范围他都疯狂的搜索,可是他想了那么多,却始终不敢去想流霜是不是遇到什么强敌被杀,或者流霜的家族遭遇什么巨变流霜和家族同归于尽之类的不可挽回的事情。

    紫涟漪不敢想,甚至流霜也许是垂死状态的,他都努力去避开这种念头;他很怕,在他幼年时期就经历了惨痛入骨的灭门之祸,他一时兴起捉回家里的黑发少年竟成了他被灭门之后的和他一起存活的幸存者;原本拥有无数人宠爱的男娃在刻骨的惨痛之后竟只剩下自己捡回来的玩具,那种失去全世界的感觉让他宁可自己去迎接死亡也不愿意让这个不知道应该算是家人还是自己仅剩依靠的家伙去面对危险。

    流霜,流霜??完全找不到流霜的踪迹,甚至查不到一个姓流的,流霜你到底在哪里?你不是答应我很快就回来的吗?你不是说等你放下所有,就会和我永远在一起,天清丹早就为你准备好了,可是你到底去了哪里?

    死?我不相信你会死去!那么多次死亡你都逃过了,这次不过是回来看看怎么可能会死呢?可是,可是你到底在哪里啊???

    紫涟漪疯狂的在修仙界游荡搜寻了十几年,能去的不能去的,甚至大门派的山门他都闯过,可是始终没有流霜的消息,姓流的修真家族他看过不少,可是里面没有任何一个叫做流霜,或者和流霜血脉气息相同相似的人。

    紫涟漪心灰意冷了,他结束了在修仙界的游荡,回到了修魔界,他住回和流霜生活过的灵山上,抱着连自己都快骗不住的等待流霜回来的念头坚持着。

    直到三百年后,心境已经差不多平静的他第一次从灵山中走了出来,重新接触这个世界,带着对所有人的不信任和玩世不恭接受了落日城城主的善意邀请,成为守备府的坐镇守备官;到现在,他在任守备也已经有了两百多年。

    而流墨墨的出现让他尘封多年的关于流霜的一切又涌上心头,对于和流霜同源的血脉气息他第一时间就感觉到熟悉,然后提出他们在落日城的日子里和他们在一起的要求;而后面流墨墨取出无韧剑,确认流墨墨居然是和流霜同脉的后人后,关于流霜的所有完全涌现,让他在自己都控制不住的情况下,对面前这个不知道小了自己多少岁的少女面前说了出来。

    “唉???”流墨墨听完了紫涟漪和流霜的所有故事,对于他们之间那种让她似懂非懂的羁绊发出幽幽叹息;

    “还有什么想问的吗?”紫涟漪微微弯起嘴角,可是明明看上去格外魅惑诱人的笑容却有一种从未透出的悲伤,流墨墨沉默的摇摇头,然后站起身;

    “对了,你家族现在是在修仙界的哪里?”紫涟漪轻声追问,流墨墨扬眉把手里的半盏茶汤放到矮几上;

    “雁城,”紫涟漪忽然抬头,疑惑的看着她;

    “雁城?它的具体位置是在?”流墨墨把无韧剑拿到手中,

    “在凡人区域啊,流家在几百年前家族里失去最后一名修仙者的时候就沦为普通凡人家族了,不过到我这一代又出了几个能修仙的族人;”紫涟漪一怔,然后突然低头笑了起来,站着的流墨墨只能感觉到被紫发挡住大半张脸,肩膀微微颤抖的少年低闷的笑声中那种隐忍欲发的奇怪痛苦。

    “???喂?紫涟漪你还好吧?”流墨墨有些无措的看着低着头发出奇怪闷笑然后突然用双手捂住脸庞不再发出声音,只是不停颤抖的少年;

    “喂,紫涟漪???”流墨墨说着蹲下身,然后突然闭上了嘴;

    “凡人城???凡人???流霜,我当初怎么没有去凡人区域找你呢???一直以为???你的修真家族???”流墨墨沉默的看着少年捂住脸庞的白皙指缝间不停滴出的透明液体,紫涟漪苦涩无比的呜咽声好像一记记重锤敲在她的心头;面前这个悲伤哭泣的少年让她心里也涩涩的,雪如楼那张温柔笑颜突然浮现在脑海中,这一次,那种在紫发少年身上感受到的奇怪痛苦似乎也印烙在了记忆里的雪如楼身上,让她似懂非懂的感觉到一种让她的心窒的情绪。

    “别哭了???若是流霜还活着,那总有一天他一定还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他只是失踪,没有死啊???”流墨墨伸手轻轻的摸了摸紫涟漪柔软光滑的紫发,紫涟漪默不作声,依旧捂着脸,只是肩膀颤抖的没有那么厉害了;流墨墨摇摇头,然后站起身。

    “好了,你要记得,流霜答应过你,他会回来,那他就一定会回来的;就这样吧,明天我想去落日城最大的拍卖行卖点东西,到时候你这个东道主不是还要多多照顾我吗???”紫涟漪过了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声音闷闷的;

    “当然???你休息吧,明日可到火晶院寻我。”流墨墨点头,然后看着紫涟漪有些狼狈的胡乱擦了擦脸,站起身低着头,似若飘逸却又有些萧瑟的背影迅速消失在白晶楼门口。

    另一端早就等的不耐烦的血幽紫立即跑了过来,上上下下打量着一脸莫名惆怅的流墨墨,有些疑惑的问道;

    “姐姐,你们都聊了些什么啊?我怎么觉得你怪怪的?还有刚才那个紫涟漪怎么好像???”流墨墨看了一眼在另一端盘膝端坐修炼着的三个沙罗獭少年,然后拍了拍一脸疑惑不解的血幽紫;

    “听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那家伙也不是坏人;好了,刚才和他约好明天去拍卖行卖东西呢,你也去休息吧,在外面守了几天也累了吧。”流墨墨说完就径直朝二楼走去,丢下依旧疑惑满腔的血幽紫挠挠头喃喃自语。

    “听故事?那个紫涟漪搞什么花样?该不是编了一个奇怪的故事把姐姐忽悠住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