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血妖姬 > 第一百五十二章 向着树心前进
    “失踪···?”蓝羽惊愕的看着颜洛儿,语气里满是疑惑;“不知云曦是怎么失踪的?”

    “大概三千年前吧,在青媚大陆就突然就消失了;没有留下任何讯息,美人知道她去了哪儿。fqXSw.cOm”颜洛儿淡淡说道,半垂的碧色眸子深处却隐隐的露出嗜血颜色。

    “这···怎么会呢···”蓝羽有些怔怔的看着冰氲浆,眸中满是失落;

    “不知云曦和阁下是?”颜洛儿轻声开口,蓝羽苦笑的放下手中晶杯,有些黯然道;

    “算是朋友吧,她当年来这里呆了一百年就走了,本来还留了传讯玉牌说待事了再来修真界会传讯给我,回来继续参悟本源,可惜之后就再没有她的消息。”颜洛儿默不作声,一口饮尽冰氲浆放下晶杯,声音平静的说道;

    “我那时还年幼,了解的事也不多;不知你还有什么事要我帮忙么?若没有我想去寻我的本源。”蓝羽点点头,暂时抛开云曦失踪的消息;

    “不知你可知道最近修真界的情况?蓝海最近很不太平,我们海族原本还能震慑住,但是不知道最近怎么来蓝海探查的高阶修真者越来越多;而且还有好些族人经常被捉了去,照这个情况再发展下去,虚空海沟的入口很快就会被发现,如果不能找出原因阻止他们;就只能把蓝海这边的虚空海沟入口关闭了,世界树不容有失。”

    颜洛儿一愣,然后有些疑惑的钻进流墨墨的记忆中翻找;过了片刻之后才有些了然的开口道,

    “最近蓝海边上的波浪城中来了一批金丹期的修真者,是修仙界宁阳教和修魔界血月魔王的人;我只知道他们在城中留有十几人,而在外面搜寻的金丹期修真者数量估计不少。”

    “他们在找什么?难道世界树的消息泄露了?!”蓝羽一听脸色立即难看起来,颜洛儿摇摇头;

    “不是,他们是在找暗水派;两千年前修真者中最后一个那个飞升仙界的白絮道人在修真界创建了天水派和暗水派,据说那时候有无数修真者加入其中,但是那些加入的修真者都失踪了;在白絮道人飞升后明面上的天水派中没有一个人,而知道真相的那批人紧守着没有泄露丝毫;现在在波浪城中的那些人就是被那些知道真相的人派出来寻找暗水派的,也不知道到底是有什么大秘密,当初失踪了那么多的修真者。FqXsw.coM”

    颜洛儿简介的解释一番,然后看着蓝羽迷茫的神情颜洛儿不禁暗叹,除非临到身旁才会想到找消息,虽然有天然的虚空海沟保护,但海族也越发的闭塞起来。

    “暗水派?他们修真者的什么天水派暗水派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怎么天天在蓝海上转悠?”蓝羽百思不得其解,颜洛儿露出无奈神情;

    “鬼知道;那些来找暗水派的修真者接到的命令是说暗水派是在修魔界碧海到修真界蓝海的范围里。”

    “不可能!”蓝羽瞪大眼睛,“蓝海和碧海都是我海族领域,若是真有修真者的什么所谓暗水派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颜洛儿耸耸肩,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若是没有海族就算那些修真者真的找到虚空海沟又能怎么样?你是不是有点杞人忧天了?”

    “话是这么说,但是若真被那些贪婪的修真者发现,就算他们进不来也会围困住我们;不行,我要去禀告海王大人!颜姑娘你自行去寻找本源吧。”蓝羽皱紧眉头,思考片刻后站起身就朝符文之门走去;声音有些急促的说道。颜洛儿还没再说点什么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符文之门中。

    “照人类的特性,若是知道了这儿,的确会想尽办法冲进来的吧,那可就永无宁日了······”颜洛儿嘴角挂着冷笑说道,然后站起身朝外面走去;“黑仔你也去找虫铎的本源去吧,若是实力太弱就没什么价值了,你对于流墨墨的作用可以说已经没有了。”

    “是···主人···”黑仔恭敬的低下头,在颜洛儿的身影离开这个空间的时候黑仔不禁狠狠的吐出一口气,苍白的脸上却是露出苦涩后怕的笑容;他本来就是流墨墨为了复活雪如楼才买下来的,要是被颜洛儿嫌弃实力弱对他再没兴趣······黑仔使劲甩甩头,他真正认主的是颜洛儿,若是失去利用价值,用屁股想都知道她不可能会让他自由。

    “唉,虽然禅蛇和沙罗獭他们因为流墨墨主人不怎么关注成长速度偏慢,而因为之前要复活雪如楼流墨墨主人对我反而比较好,但是算下来始终我的奴印是在颜洛儿主人身上;还是他们好啊,虽然成长的很慢,但至少流墨墨主人不会因为他们现在没有什么使用价值就抛弃了·····”黑仔叹息着走向符文之门,原本还经常嘲笑禅蛇和沙罗獭不被主人喜欢,现在看来他们比自己幸运多了······

    颜洛儿出来后就快步穿梭在本源规则中,原本碧色的双眸不再掩饰的完全变成血眸,穿透层层规则符文寻找着属于血妖姬的本源。

    不时的进入折叠空间,然后失望的退出;颜洛儿原本还带着欣喜的神色已经变成焦躁不耐,世界树中无数族类都是安静的站在属于自己的一片规则符文中缓缓阅读理解修弥着自己最深处的本源,而时不时被颜洛儿碧色身影掠过惊醒,不悦的看过去随即看到她的九尾立即静默继续。

    “怎么回事!血妖姬的本源到底在哪儿?!”颜洛儿往下寻找过层层规则,始终不见,娇颜早已阴沉似水;

    “黑仔,把我的魂种放到树心去;”颜洛儿冷然吩咐道,在修弥着本源的黑仔瞬间被惊醒,然后脸唰的白了,艰难的应下,然后满眼不舍的离开虫铎本源规则;向上方奔去。

    世界树的特性是每个种族只能使用属于自己种族的本源规则,其他种族的本源规则尽管肉眼能看见,但是神魂却触碰不到;而世界树的树心不同于一般树是位于树干中心,它是在树冠最高处最中心的一片嫩叶;若是把世界树中的万族本源规则比作是身体中的细胞,那世界树的树心就是控制整株世界树的大脑;重要性可想而知,虽然这株世界树是海族在守卫,但是它的树心那却没有任何一人;若是有不怀好意的人靠近立即会被灭杀,至于像黑仔这样诞生于它的族类,要是试图把魂种放进去阅读不属于自己的本源规则,探查世界树所有的人;要是运气好树心会接纳,若是运气不好同样会遭到世界树的驱逐灭杀。

    要么成功,要么死;黑仔在最初流墨墨给他魂种的时候就心就沉到谷底了,但是流墨墨是说的有机会放进去;而现在颜洛儿的命令让他直接绝望了,这种要么生要么死的去赌,谁敢保证世界树一定会接受?

    越往上面本源规则越少,黑仔恐惧绝望之后也只能咬牙继续,在完全看不到本源规则之后他穿出了世界树内部来到树冠外面,辩了辩方向就缓缓朝树心方向游去;白色的庞大无比的树冠层层叠叠密布,身在其中根本找不到路,而虫铎的起源本就是世界树,树心的位置在来到树冠后就能清晰感觉到;怀着忐忑不安一步步朝那道根本描述不出来的感觉中心前进。

    在靠近树心三千米的时候黑仔就几乎动不了,强大的威压从本源上把他压迫的神魂都几乎碎裂;而透过层层叠叠完全是白色密林的缝隙中能清晰的透过本源看到树心的模样,那是一片长在一株最高的枝桠上的几乎透明的漂亮叶子,足有百米长,各种精致的符文规则在叶片中游动;只看了一眼就差点让他迷失了心神。

    “该死,还有三千米根本动不了怎么过去啊···”黑仔过了半晌才清醒过来,忍不住低声咒骂道,还在这么远就被树心勾搭的差点昏厥过去,要把魂种放上去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黑仔从神魂中取出流墨墨留下的紫红色魂种握在手中,然后看了看树心方向咬咬牙变回原型抓着白色树枝艰难的向目的地爬去,几乎每向前挪动一步身体上的压力就加重了一分;黑仔的神魂被威压冲击的几乎溃散。

    神魂早就被冲击的昏昏沉沉,连意识都失去的黑仔麻木的抬起血糊糊的爪子抓住树枝,然后一点点挪动着,原本很漂亮泛着紫芒的黑色虫壳早已支离破碎,背上几乎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他爬过的树枝上画出一条血淋淋的小路。

    终于,在又靠近了树心一千米的地方他终于支撑不住,身体几乎完全破碎,神魂的气息闪了闪,然后黯然下去;握在一只爪子里的紫红色魂种跌落下来,原本藏于右胸的白卵也失去守护掉出他的身体。

    而树心依然一动不动的静静伏在最顶端,没有因为似乎已经成了尸体的黑仔流露出一丝动静。

    那枚属于血妖姬本源的紫红色魂种在脱离黑仔掌心之后落在了一旁稍矮的一片十米长的白色叶子上,滴溜溜的顺着叶子倾斜的角度滚到更矮的一片叶子上;

    那枚白卵则是跌落到黑仔趴着的树枝旁的叶片根部缝隙里,跌进了残留在微凹缝隙中的一汪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