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血妖姬 > 第1683章 换季了

第1683章 换季了

    雪如楼搓了搓脸,一边清醒,一边慢腾腾的穿衣服,直到最后把头发束好,然后拿过那些和腰带配套的配件一件一件挂上去的时候才彻底清醒过来;

    乳白的暖玉玉佩,装着一袋子指肚大金珠的蓝底白纹荷包,散发着醒神药香的金色球形香囊,银色的剑柄上镶嵌着大颗蓝宝石带鞘短剑,扁平而精美镶红宝石的银水壶,整体雕琢成葫芦状装着淡红烈酒的青玉酒壶。

    嗯,不过话说回来,布鲁有这些布料会做人类的衣服本身就很奇怪了,为什么竟然会连这些明显不属于‘布料’的配饰都有??

    睡了一觉起来的雪如楼头脑愈发的清晰,疑惑更浓之余,在看到空空的水壶和装满淡红烈酒的酒壶后,他还是默默的把酒壶的盖子盖好。

    宿醉什么的一次就够了~!

    穿戴好后雪如楼就朝门口走去,然后拉开了门;

    走廊的上面已经没有了光芒,不过并不黑暗,因为另一头的门是打开的,阳光正照射进来;

    雪如楼走了出来看向周围,满目都是苍翠的大树,近一些的除了聚集地那儿有着明显的一片空缺,其他更远的更远,都是密集的树冠;

    不过,大中午的似乎也太安静了些;

    雪如楼扭头看向一旁应该算是客厅的房间紧闭的门,高高的扬起了眉;

    布鲁和安娜该不会一夜笙歌吧~!

    嗯,这个很有可能

    雪如楼收回目光,转身回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里,把叠好的被子抱起,又走了出来,然后抓着软梯小心的往下爬;

    虽然不知道温妮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但是他总不能把大白兔的被子给贪没了;

    嗯,虽然他不想承认,其实重点是他饿了,想去温妮家蹭点儿吃的,如果能蹭到的话

    在下到地面后,被子倒也不怎么碍事儿了;一路走回了聚集地,一片空旷,安静的让雪如楼拧起了眉;

    这似乎不是安静,好像是都不在了啊~!

    雪如楼抱着被子侧身推开了温妮家的大门,离开空无一人,在把被子放下后顺便找了几个苹果揣着啃着,一边被军粮丸的后遗症影响的脸皮扭曲,一边飞快的推开周围房子都没有锁着的门;

    在溜了一圈填饱肚子的同时查看完后,他只把苹果核随手一丢,然后回到温妮家把刚才找到的那些水果和几罐蜂蜜收进了游戏包裹里。

    嗯,虽然这种不问自拿好像有点儿不厚道,但是,所有动物都消失的情况,即使是大中午太阳很大,也让雪如楼感觉不太好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到底是去哪儿了??

    雪如楼在聚集地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想起树屋那边同样的安静;

    一边好奇着他们是不是也出去了,一边又猜测是不是还在睡觉,然后顺着软梯爬了上去;

    而在小心的推开客厅的门,却发现卧室的门锁住后,顿时明白了;

    “布鲁安娜~!起床啦~!都中午啦~!”然后下一刻他就啪啪啪的拍起门来喊了一嗓子,

    “有完没完你~!!!”然后下一刻,不知是什么东西砰的砸到了木门上,同时里面传来了布鲁的怒吼,雪如楼顿时放下心来;

    嗯,他们果然在。

    而确定这一点后,雪如楼倒是不急了,反而施施然的走回了客厅的桌子旁坐下,伸着胳膊拿过不知他们昨晚从哪儿拿来的水壶,倒了杯水龇牙咧嘴的补充起饥渴度来。

    在雪如楼快把那一壶水都喝光的时候,卧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依旧是愤怒脸的布鲁气汹汹的走了出来,安娜没有露面,大概是在害羞。

    “你想做什么?!!”布鲁怒视雪如楼道,任谁被连续打扰两次那啥,脾气再好也会掀桌~!

    “额,刚才我下去找吃的,聚集地那里所有动物都不见了,以为你们也不见了,所以才来”雪如楼也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只飞快解释了一下;

    “不见了?”而布鲁闻言只是一怔,脸上怒容消失,口中诧异喃喃了一句;

    “不见了?!”而在卧室里的安娜大概就在门口听着,所以几乎在布鲁神色变化的时候就惊诧的窜了出来;

    “嗯,每一家我都去看了,一个都不在~!”雪如楼点点头认真道,然后就见安娜突然露出恍然之色,同时伸出爪子拍了布鲁一巴掌;

    “哎哟~!肯定是到了~!他们都已经过去了~!”

    “啊~!我记得不是应该还差点儿么?!”布鲁被安娜一拍也想起来了,不过脸色却是有些狐疑,不过在再次挨了一巴掌后就没了。

    “什么到了??”见他们都知道,雪如楼不由好奇问道;

    “花季啊~!本来就快到了,不然也不会举行晚会,不过没想到这么快,预计本来应该是明天的;”安娜说道,

    “~!都怪你~!要不是你耽误了,我肯定能第一批到~!真是~!下次不来你这儿了~!都中午了,他们肯定都到了~!”

    不过,在下一句瞪着布鲁的不爽吐槽后,听懂了的雪如楼脸色古怪,而布鲁却是如遭雷击;

    不过安娜并没有给布鲁缓冲的机会,在和雪如楼打了个招呼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直到她奔跑的脚步声传了上来很快又听不见后布鲁才嗷的一声回过神来~!

    “啊啊~!!她想和我分手?!!”

    “应该没有吧”布鲁那如丧考妣的凄惨哀嚎,让雪如楼看的脸皮抽搐,没法儿忽视的开口安慰道;

    “~!你确定?!”下一刻布鲁就瞪大亮闪闪的眼睛扑到了他面前,一副重获希望的样子,让雪如楼不由无语;

    “刚才,是说月季森林的花季到了?”雪如楼眨了眨眼道,

    “废话~!”布鲁无语看他,

    “所以所有动物都过去了?”雪如楼若有所思,

    “当然~!”布鲁翻着白眼,

    “他们过去干嘛来着??”雪如楼疑惑开口,

    “你~!当然是去收集食物了~!还有其他各种物资~!”布鲁一噎,一副看白痴的模样看他说道,不过说完又反应过来他是真不知道这事儿,神色顿时有些讪讪,然而下一刻,他猛人想起自己的最初问题,不由竖起了黄色的眉毛;

    “表岔开话题~!!我是在问安娜~!!”雪如楼搓了搓脸,一边清醒,一边慢腾腾的穿衣服,直到最后把头发束好,然后拿过那些和腰带配套的配件一件一件挂上去的时候才彻底清醒过来;

    乳白的暖玉玉佩,装着一袋子指肚大金珠的蓝底白纹荷包,散发着醒神药香的金色球形香囊,银色的剑柄上镶嵌着大颗蓝宝石带鞘短剑,扁平而精美镶红宝石的银水壶,整体雕琢成葫芦状装着淡红烈酒的青玉酒壶。

    嗯,不过话说回来,布鲁有这些布料会做人类的衣服本身就很奇怪了,为什么竟然会连这些明显不属于‘布料’的配饰都有??

    睡了一觉起来的雪如楼头脑愈发的清晰,疑惑更浓之余,在看到空空的水壶和装满淡红烈酒的酒壶后,他还是默默的把酒壶的盖子盖好。

    宿醉什么的一次就够了~!

    穿戴好后雪如楼就朝门口走去,然后拉开了门;

    走廊的上面已经没有了光芒,不过并不黑暗,因为另一头的门是打开的,阳光正照射进来;

    雪如楼走了出来看向周围,满目都是苍翠的大树,近一些的除了聚集地那儿有着明显的一片空缺,其他更远的更远,都是密集的树冠;

    不过,大中午的似乎也太安静了些;

    雪如楼扭头看向一旁应该算是客厅的房间紧闭的门,高高的扬起了眉;

    布鲁和安娜该不会一夜笙歌吧~!

    嗯,这个很有可能

    雪如楼收回目光,转身回到了走廊尽头的房间里,把叠好的被子抱起,又走了出来,然后抓着软梯小心的往下爬;

    虽然不知道温妮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但是他总不能把大白兔的被子给贪没了;

    嗯,虽然他不想承认,其实重点是他饿了,想去温妮家蹭点儿吃的,如果能蹭到的话

    在下到地面后,被子倒也不怎么碍事儿了;一路走回了聚集地,一片空旷,安静的让雪如楼拧起了眉;

    这似乎不是安静,好像是都不在了啊~!

    雪如楼抱着被子侧身推开了温妮家的大门,离开空无一人,在把被子放下后顺便找了几个苹果揣着啃着,一边被军粮丸的后遗症影响的脸皮扭曲,一边飞快的推开周围房子都没有锁着的门;

    在溜了一圈填饱肚子的同时查看完后,他只把苹果核随手一丢,然后回到温妮家把刚才找到的那些水果和几罐蜂蜜收进了游戏包裹里。

    嗯,虽然这种不问自拿好像有点儿不厚道,但是,所有动物都消失的情况,即使是大中午太阳很大,也让雪如楼感觉不太好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到底是去哪儿了??

    雪如楼在聚集地停留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想起树屋那边同样的安静;

    一边好奇着他们是不是也出去了,一边又猜测是不是还在睡觉,然后顺着软梯爬了上去;

    而在小心的推开客厅的门,却发现卧室的门锁住后,顿时明白了;

    “布鲁安娜~!起床啦~!都中午啦~!”然后下一刻他就啪啪啪的拍起门来喊了一嗓子,

    “有完没完你~!!!”然后下一刻,不知是什么东西砰的砸到了木门上,同时里面传来了布鲁的怒吼,雪如楼顿时放下心来;

    嗯,他们果然在。

    而确定这一点后,雪如楼倒是不急了,反而施施然的走回了客厅的桌子旁坐下,伸着胳膊拿过不知他们昨晚从哪儿拿来的水壶,倒了杯水龇牙咧嘴的补充起饥渴度来。

    在雪如楼快把那一壶水都喝光的时候,卧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依旧是愤怒脸的布鲁气汹汹的走了出来,安娜没有露面,大概是在害羞。

    “你想做什么?!!”布鲁怒视雪如楼道,任谁被连续打扰两次那啥,脾气再好也会掀桌~!

    “额,刚才我下去找吃的,聚集地那里所有动物都不见了,以为你们也不见了,所以才来”雪如楼也觉得有点儿不好意思,只飞快解释了一下;

    “不见了?”而布鲁闻言只是一怔,脸上怒容消失,口中诧异喃喃了一句;

    “不见了?!”而在卧室里的安娜大概就在门口听着,所以几乎在布鲁神色变化的时候就惊诧的窜了出来;

    “嗯,每一家我都去看了,一个都不在~!”雪如楼点点头认真道,然后就见安娜突然露出恍然之色,同时伸出爪子拍了布鲁一巴掌;

    “哎哟~!肯定是到了~!他们都已经过去了~!”

    “啊~!我记得不是应该还差点儿么?!”布鲁被安娜一拍也想起来了,不过脸色却是有些狐疑,不过在再次挨了一巴掌后就没了。

    “什么到了??”见他们都知道,雪如楼不由好奇问道;

    “花季啊~!本来就快到了,不然也不会举行晚会,不过没想到这么快,预计本来应该是明天的;”安娜说道,

    “~!都怪你~!要不是你耽误了,我肯定能第一批到~!真是~!下次不来你这儿了~!都中午了,他们肯定都到了~!”

    不过,在下一句瞪着布鲁的不爽吐槽后,听懂了的雪如楼脸色古怪,而布鲁却是如遭雷击;

    不过安娜并没有给布鲁缓冲的机会,在和雪如楼打了个招呼后就急匆匆的离开了,直到她奔跑的脚步声传了上来很快又听不见后布鲁才嗷的一声回过神来~!

    “啊啊~!!她想和我分手?!!”

    “应该没有吧”布鲁那如丧考妣的凄惨哀嚎,让雪如楼看的脸皮抽搐,没法儿忽视的开口安慰道;

    “~!你确定?!”下一刻布鲁就瞪大亮闪闪的眼睛扑到了他面前,一副重获希望的样子,让雪如楼不由无语;

    “刚才,是说月季森林的花季到了?”雪如楼眨了眨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