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血妖姬 > 第1610章 再次尝试

第1610章 再次尝试

    所以,黄玉溪虽然足足比他大三岁,而且貌似对前未婚夫有情,但是伯府用她给赔给陌路离殇,也是足够的;更别提她的嫁妆里还有物质上的赔偿~!

    而陌路离殇虽然不愿意去娶一个根本没见过的女人,即使这只是游戏;但是目前他也根本拿不出拒绝这门亲事的理由;也只能被老夫人拍板定下了。

    而这门亲事本就是属于‘赔偿’,虽然仓促准备肯定会被外界指指点点,但是谁知道时间拖久了又会出什么变故;

    于是,陌路离殇的第二门婚姻,却是和第一门一样,直接就定在了一个月后~!

    若是陈澈本人,连续成亲两次都这样,估计他是受不了的吧~!

    躺在床上无聊的快长毛的陌路离殇忍不住想到;不过虽然一个月后就成亲,但是以他现在的伤势,拜堂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了;而侯爷和夫人也不可能会让陈澈的那嫡亲兄弟帮忙。

    是以,在临近婚期的时候,得知成亲的时候将会由庶出二少爷陈立代他去迎亲拜堂;

    当然,拜堂之后洞房之类的事情,就只能等陌路离殇的伤势好了在说了。

    不过,当到了成亲的那天,虽然本心是不愿意的,但是当听到院子外的热闹后,却是生出莫名的滋味来了;

    而当他猛然惊觉到的时候,那种感觉消失无踪,却是让他心惊不已;

    自己的情绪,似乎越来越难以控制了~!

    这种失去控制的感觉让陌路离殇感觉相当糟糕,而这也让他没有继续被外面的喜事喧嚣影响到;

    直到外面锣鼓渐熄,终于恢复一些安静后,天已经擦黑了;

    当用过晚饭后,老夫人过来了,听说她只是在拜堂的时候露了一面,之后在黄玉溪被送进他原本的那个,现在已经改成新房的院子就回来了;

    而黄玉河,在拜堂之后,只直接就被老夫人派人押送到侯府最偏僻的院子里;

    在和陌路离殇聊了一会儿,觉得他的情绪还行后,老夫人就回去休息了,而陌路离殇也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

    嗯,黄玉河不用管,那黄玉溪被安置在以前的院子,而没有安置在他这个院子,至少目前这个情况他还是满意的。

    而第二天,本应是新妇见家人,还有回门的日子;

    不过陌路离殇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适合,于是老夫人干脆就没有让黄玉溪露面,而是把见家人安排在陌路离殇痊愈,并且和她圆房之后;而圆房都没有,回门什么的自然也不存在了。

    对此,陌路离殇并没有什么感觉,至于黄玉溪是怎么想的,老夫人和老侯爷不在意,侯府其他人就更加不在意了。

    于是,陌路离殇除了名义上多了一个他依旧不知道长什么样的正妻后,他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

    当然,黄玉溪也曾提出要搬过来这个院子照顾陌路离殇,不过直接就被陌路离殇拒绝了,甚至后来她过来想见他,都被他毫不客气的挡回去了。

    陌路离殇的做法虽然让老夫人不太理解,不过娶都娶进来了,陌路离殇现在又受着伤,和黄玉溪之间会怎么样,那是在他伤好之后才需要考虑的;

    所以,陌路离殇依旧不知道自己的正妻长什么样,而黄玉溪也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圆是扁。

    无聊养伤的日子感觉总的漫长,在成亲一个月后,黄玉溪是再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仿佛成了侯府的透明人,反倒是黄玉河闹腾起来了;

    先前黄玉河没有闹,不知是不是也是顾忌伯府,而这次闹起来,陌路离殇听婢女们说,似乎是那边的下人知道她就是混吃等死的,所以很是苛待,而闹起来的缘由,是往日一直就苛待量少的粗茶淡饭,在那日竟是直接送去了馊饭残羹,而且送去的人还手脚不干净,竟是把她身边本就不多的首饰直接摸了个干净带走了~!

    这让黄玉河再不能忍,只拎着一把匕首杀了出去,几乎把厨房那边砍成了炼狱~!

    这个消息传到陌路离殇耳边的时候,陌路离殇是惊讶的;

    之前老夫人说是不会让她简单死去,而是要让她活着;他以为老夫人是想把黄玉河囚禁到死;但是没想到那些下人这么能折腾,竟是把原本都认命混吃等死的黄玉河生生逼的抽刀杀了出来~!

    还真是让人无言啊

    当然,陌路离殇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事情其实已经处理了;

    黄玉河既然老夫人不想她死,那她就不会死,即使她宰了好些个下人,但是那些下人平日里也没少折腾黄玉河,所以也算是他们活该;

    不过黄玉河也是过分,是以,原本还只是想让她混吃等死,现在却是直接被老夫人贬成了最低等的奴婢,由武力值不错的婢女专门看守,盯着她,让她去做侯府婢女最累最脏的活计,比如在这大冬天专门洗衣服之类的。

    对此,陌路离殇除了唏嘘一下外,没有再去关注;

    养伤继续,日子也愈发的平淡,平日里除了老夫人和老侯爷并没有其他人会来看他;

    侯爷和夫人恨不得弄死他,是绝对不会来,老侯爷他们也不可能给他们进来;

    而夫人所出的他的两个嫡亲哥哥,还有陈雪,自从上次侯爷杀子的事情和妖傀的事情后,他们也和他的关系断裂了;

    至于其他的那些数量更多的庶出弟妹们,他们在侯府本就艰难,缩在自己的院子里过自己的日子都小心翼翼的,更别提来看被侯爷夫人欲杀之而后快的陌路离殇,那是纯粹找死~!

    不过,想到那些庶出弟妹的时候,陌路离殇却是不由想到了陈红,那个金名的庶出妹妹;

    直到现在他都没弄明白金名代表的意思,不过,陈红出产的东西他包裹里似乎还有啊

    陌路离殇打开游戏包裹,目光落在了只剩下最后一个的‘陈红精心炮制的香茶’上,犹豫一下看了看屋内因为早已和他熟悉,一边在做针线活儿,一边轻声闲聊的几个婢女,只张口唤了一声,表示自己要喝水;所以,黄玉溪虽然足足比他大三岁,而且貌似对前未婚夫有情,但是伯府用她给赔给陌路离殇,也是足够的;更别提她的嫁妆里还有物质上的赔偿~!

    而陌路离殇虽然不愿意去娶一个根本没见过的女人,即使这只是游戏;但是目前他也根本拿不出拒绝这门亲事的理由;也只能被老夫人拍板定下了。

    而这门亲事本就是属于‘赔偿’,虽然仓促准备肯定会被外界指指点点,但是谁知道时间拖久了又会出什么变故;

    于是,陌路离殇的第二门婚姻,却是和第一门一样,直接就定在了一个月后~!

    若是陈澈本人,连续成亲两次都这样,估计他是受不了的吧~!

    躺在床上无聊的快长毛的陌路离殇忍不住想到;不过虽然一个月后就成亲,但是以他现在的伤势,拜堂什么的是不可能的了;而侯爷和夫人也不可能会让陈澈的那嫡亲兄弟帮忙。

    是以,在临近婚期的时候,得知成亲的时候将会由庶出二少爷陈立代他去迎亲拜堂;

    当然,拜堂之后洞房之类的事情,就只能等陌路离殇的伤势好了在说了。

    不过,当到了成亲的那天,虽然本心是不愿意的,但是当听到院子外的热闹后,却是生出莫名的滋味来了;

    而当他猛然惊觉到的时候,那种感觉消失无踪,却是让他心惊不已;

    自己的情绪,似乎越来越难以控制了~!

    这种失去控制的感觉让陌路离殇感觉相当糟糕,而这也让他没有继续被外面的喜事喧嚣影响到;

    直到外面锣鼓渐熄,终于恢复一些安静后,天已经擦黑了;

    当用过晚饭后,老夫人过来了,听说她只是在拜堂的时候露了一面,之后在黄玉溪被送进他原本的那个,现在已经改成新房的院子就回来了;

    而黄玉河,在拜堂之后,只直接就被老夫人派人押送到侯府最偏僻的院子里;

    在和陌路离殇聊了一会儿,觉得他的情绪还行后,老夫人就回去休息了,而陌路离殇也安心的闭上了眼睛准备睡觉;

    嗯,黄玉河不用管,那黄玉溪被安置在以前的院子,而没有安置在他这个院子,至少目前这个情况他还是满意的。

    而第二天,本应是新妇见家人,还有回门的日子;

    不过陌路离殇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适合,于是老夫人干脆就没有让黄玉溪露面,而是把见家人安排在陌路离殇痊愈,并且和她圆房之后;而圆房都没有,回门什么的自然也不存在了。

    对此,陌路离殇并没有什么感觉,至于黄玉溪是怎么想的,老夫人和老侯爷不在意,侯府其他人就更加不在意了。

    于是,陌路离殇除了名义上多了一个他依旧不知道长什么样的正妻后,他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改变。

    当然,黄玉溪也曾提出要搬过来这个院子照顾陌路离殇,不过直接就被陌路离殇拒绝了,甚至后来她过来想见他,都被他毫不客气的挡回去了。

    陌路离殇的做法虽然让老夫人不太理解,不过娶都娶进来了,陌路离殇现在又受着伤,和黄玉溪之间会怎么样,那是在他伤好之后才需要考虑的;

    所以,陌路离殇依旧不知道自己的正妻长什么样,而黄玉溪也不知道自己的丈夫是圆是扁。

    无聊养伤的日子感觉总的漫长,在成亲一个月后,黄玉溪是再没有任何消息传来,仿佛成了侯府的透明人,反倒是黄玉河闹腾起来了;

    先前黄玉河没有闹,不知是不是也是顾忌伯府,而这次闹起来,陌路离殇听婢女们说,似乎是那边的下人知道她就是混吃等死的,所以很是苛待,而闹起来的缘由,是往日一直就苛待量少的粗茶淡饭,在那日竟是直接送去了馊饭残羹,而且送去的人还手脚不干净,竟是把她身边本就不多的首饰直接摸了个干净带走了~!

    这让黄玉河再不能忍,只拎着一把匕首杀了出去,几乎把厨房那边砍成了炼狱~!

    这个消息传到陌路离殇耳边的时候,陌路离殇是惊讶的;

    之前老夫人说是不会让她简单死去,而是要让她活着;他以为老夫人是想把黄玉河囚禁到死;但是没想到那些下人这么能折腾,竟是把原本都认命混吃等死的黄玉河生生逼的抽刀杀了出来~!

    还真是让人无言啊

    当然,陌路离殇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事情其实已经处理了;

    黄玉河既然老夫人不想她死,那她就不会死,即使她宰了好些个下人,但是那些下人平日里也没少折腾黄玉河,所以也算是他们活该;

    不过黄玉河也是过分,是以,原本还只是想让她混吃等死,现在却是直接被老夫人贬成了最低等的奴婢,由武力值不错的婢女专门看守,盯着她,让她去做侯府婢女最累最脏的活计,比如在这大冬天专门洗衣服之类的。

    对此,陌路离殇除了唏嘘一下外,没有再去关注;

    养伤继续,日子也愈发的平淡,平日里除了老夫人和老侯爷并没有其他人会来看他;

    侯爷和夫人恨不得弄死他,是绝对不会来,老侯爷他们也不可能给他们进来;

    而夫人所出的他的两个嫡亲哥哥,还有陈雪,自从上次侯爷杀子的事情和妖傀的事情后,他们也和他的关系断裂了;

    至于其他的那些数量更多的庶出弟妹们,他们在侯府本就艰难,缩在自己的院子里过自己的日子都小心翼翼的,更别提来看被侯爷夫人欲杀之而后快的陌路离殇,那是纯粹找死~!

    不过,想到那些庶出弟妹的时候,陌路离殇却是不由想到了陈红,那个金名的庶出妹妹;

    直到现在他都没弄明白金名代表的意思,不过,陈红出产的东西他包裹里似乎还有啊

    陌路离殇打开游戏包裹,目光落在了只剩下最后一个的‘陈红精心炮制的香茶’上,犹豫一下看了看屋内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