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血妖姬 > 第1257章 琴家人
    师宗,起源于仙界,据说最初的来源是一名达到乐祖的仙乐师创立的;

    那名乐祖具体是谁已经无从考证,不过他却是被所有仙乐师尊称为乐祖之祖的存在;

    乐祖创立的师宗,最初的雏形是一个以仙乐师凑成的松散组织,目的只是单纯的探讨乐道,一同进步;

    不过后来似乎发生了什么事关仙乐师生存的大事,在那仙乐师的黑暗百年之后,师宗也从最初的松散组织凝聚成了一个更加紧密的小组织;

    而乐祖之祖也是在那时崭露头角,与他一同的友人都是乐道的天才,当初师宗的初代仙乐师,到后来是与乐祖之祖一同被尊称为师宗二十四尊的二十三名乐祖。顶点小说m.23us.com更新最快

    而师宗二十四尊,当时不仅力挽狂澜,让仙乐师大盛,自身更是成就了所有仙乐师心目中的神~!

    即使是琴瑟色,在未曾苏醒的时候,对于师宗二十四尊也是同样的崇敬,即使是后来苏醒,她的心态变化,但是也依旧尊敬着他们,这也让流墨墨,或者说血妖姬们对于师宗也颇为深刻;

    不过,在仙界大变之后,师宗似乎也倒了霉,虽然仙乐师在仙人中依旧占着一定的比例,但是属于师宗,或者与师宗相关的仙人,却都已不见;

    而成了传说的师宗之仙,在仙界虽然鲜为人知了,但是在仙乐师们中地位却是颇为崇敬。

    不过,早已是传说的师宗之仙活生生的出现在面前,在流墨墨用从琴瑟色记忆中知道的那些试探之后,在确定师丝桐是真的师宗之仙后,那些让人惊异的细节也不是那般急迫的想知道了;

    当然,不是那么急迫,并不是不想知道了;毕竟这些事关仙乐师,虽然流墨墨对空蟾鼓只是兴趣而没有升级到乐的程度,但是,琴瑟色可是相当需要的;

    嗯,不过这次师丝桐连人带东西都打包着跟着流墨墨去找琴瑟色,流墨墨也不担心这方面了;

    这些是琴瑟色,或者说仙乐师都知道的事情,而师丝桐说的,却是他为何会在琴家的问题;

    师丝桐是师宗的人这点毋庸置疑,这种只有天赋高到一定程度,而且对师宗,对仙乐师做出贡献才会被赋予‘师’的仙乐师,用仙乐师的方法,很容易就能辨别真伪;

    不过,师丝桐除了承认自己是师宗之仙,并没有提及自己的任何事情;

    而他之所以会在琴家,那还得说回数千年前;

    数千年前,琴家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散落在澜域各处的琴家人在一日之内全被召回,除却那些少量外出,不在澜域的,绝大多数的琴家人都汇聚到看琴家老宅;

    当时琴家老宅据说整整关门自封了一个月~!

    而一个月后,琴家解封,当时,却已然完全空了~!

    整个琴家,除了那些当时没有赶得回来的,所有的琴家人都不知所踪~!

    若非琴家老宅中专门放置魂灯的地方并没有什么异状,恐怕琴家被灭族的消息都传出去了~!

    不过,这种几乎全族都失踪的情况,和灭口也没什么区别;

    那时候在琴家人失踪消息传出后,琴城其他家族都是蠢蠢欲动起来;不过一方面顾忌着琴家人只是失踪,并没有死,甚至重伤的都没有,那些觊觎和蠢蠢欲动也被压抑在最底端;

    而幸存的那些琴家人回归后,在迅速的整顿,依照着琴家一直以来的规矩办事,倒也没有出什么纰漏;琴家依旧运转着。

    不过好景不长,其他家族的暂时观望并不等同于会放弃;在耐心的试探确定琴家只剩下这么几个人后,他们终于还是忍不住出手了~!

    那次出手,琴家损失惨重,不止是在琴城的势力财力,更多的,却是琴家各层人员的急剧流失~!

    不过,在剩下的琴家人坚持不住,被其他家族逼的退回琴家老宅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琴家老宅那原本就是最重要的区域,就在那时突然就崩塌了~!

    当时琴家人还以为是那些家族搞的鬼,但是在发现那崩塌的地方出现一架最为普通的七弦琴,并且自行弹起,半曲琴声退敌,一曲琴声惊城后;

    原本已经是砧板上的鱼肉,仅剩下老宅的琴家,地位却又稳定了下来;

    而那些原本被其他家族侵吞的琴家私产地盘,在后来也迅速的被归还了回来;而那些家族也郑重的登门道歉;

    至此,琴家有一架护家仙琴的消息,让琴家又恢复了平静,而剩下的琴家人也在当时遵从着那架琴的要求,弄出了先前流墨墨和雪如楼进入时看到的青石围墙;

    “额,所以,其实实际上你自己也不清楚为何自己会出现在琴家?”而师丝桐讲述后,虽然他说着是意外,但已然看出他提到自己用琴相助的时候不对劲的神色后,两人也猜出了真相;

    敢情师丝桐所提不过是个意外,虽然真的是个意外,但是,他自己却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情况~!

    嗯不管师丝桐是真的也不清楚,还是不愿说,至少流墨墨和雪如楼是淡定的真把这事儿当做是真的意外了~!

    “你与琴家人数千年,不用与他们说一声?”而这茬说完,在了解到琴家人经过数千年有庇护也有靠山,重新繁衍出一个庞大家族后,流墨墨其实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了,不过该问的还是得问;

    “他们去鸿域送货,最少也需半年才能回来,若是有是事耽搁,就是去上数年才回来也是常事。”而师丝桐也明白流墨墨他们其实已经看穿了,不过他只当不知道的回道,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意思也说的很透彻了;

    琴家有需要说的人目前都不在澜域,而且归期不定,要不要当面亲自说什么的,其实也就无所谓了;

    “若是走后,这里会如何?”而突然感觉到很多非生命的气息后,流墨墨明白,应是那些乐器朝这边过来了,辣么,现在也不适合再继续谈这些了;不过,看着这似乎是空间,但在师丝桐手中又像域的地方,流墨墨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

    “自然一起;”师丝桐淡然说道,而流墨墨和雪如楼神色不由微动;

    能带着一起走,看来这里要么就是师丝桐的地儿,要么,也是他掌握着的地儿呢;

    而在感知到其他乐器汇聚而来,中止话题而闲问了一句后,随着那些气息的愈发浓烈以及一声清越如剑鸣的声音,流墨墨和雪如楼都不由转头,入目皆是满满各色乐器,而那发出剑鸣般声音的,却是一件在乐器中格格不入,但在面前乐器中却又异常和谐的一串九环佩;

    那九环佩是由九枚各式各样,洁白细腻的独立环佩组成,每一枚环佩上都系着一根半透明的墨色长线,一串的披散,好似一大把奇形玉佩被随手拎着一般;

    在流墨墨和雪如楼一同看过去的时候,那串九环佩并未有动静,就那般悬浮在空中,而当师丝桐淡然的抬眸看过去的时候,那九环佩却是迅速移动,只瞬间就组合成了一枚人头大的完美圆形环佩;而那些分别系在每一个小环佩上的半透明墨线,也自发的汇聚到中间,变成了一根交织飘飘的墨色络子;

    “那也是乐器?!”流墨墨和雪如楼惊异的看着那枚大环佩脱口说道,而师丝桐却是抬手招了招,就见那枚大环佩咻的飞了过来,乖巧的飘到了师丝桐面前;

    而到了近处,两人这才发现,这大环佩即使这般近,那原本应该明显的拼合痕迹,却是变化成了一道道好似本身就存在于环佩上的纹路一般,竟让人生出一种这本就是一个完整的大环佩的错觉~!

    “琅琅乃是后天成道。”师丝桐说道,流墨墨和雪如楼却是一怔;

    成道?

    “琅琅,去通知他们,吾要离开了,若是愿意,就暂时回归,若是不愿,吾给予一刻时间,可自行离去。”而在流墨墨和雪如楼惊愣于那句‘成道’的时候,师丝桐却是看着那枚大环佩说道;

    而他的话,流墨墨和雪如楼都是明白,那妥妥的不是让那大环佩通知,而是直接说与所有乐器听的;

    “请师尊上带上吾等~!”

    而在师丝桐话音刚落后,那一直安静的所有乐器瞬间就齐声恭顺说道,其虔诚心绪震荡,根本没有一个有丝毫异心~!

    “三刻之后出发,各自归于原型落定;”而见众多乐器臣服,师丝桐神色不动,依旧淡然说道,而他的话一出,虽然众多乐器没有开口也未曾动弹,但气氛明显僵凝了一下,就是那在师丝桐和流墨墨他们面前的大环佩都是一滞;

    “是~!”

    不过,虽然师丝桐的话让众乐器僵滞,让流墨墨和雪如楼都惊诧起了那原型落定具体是什么意思,但这种气氛没有持续多会儿就徒然一散,面前那大环佩当先出口说道,随即众乐器立即齐声遵从,只瞬间就化成了道道流光,连同气息一同迅速消失不见;

    “琅琅且慢。”

    “是。”而那大环佩却是被师丝桐出声留下,直到所有乐器离开,流墨墨和雪如楼好奇愈盛的把目光又落回了大环佩身上,师丝桐才开口道;

    “此次吾准备开启大跃进,琅琅且去开启第一重封印;”师丝桐话一出,那大环佩明显就是一震,而后沉默几息后声音明显沉凝出口;

    “我需要理由。”

    “吾寻到疑似传人。”师丝桐严肃说道,大环佩却是剧震,惊唿出口之余,霍然住口,随即流墨墨和雪如楼就感觉到一股强烈宛如实质的被注视感~!

    “什么?!”

    “不是他们,不过他们能助吾等寻到;”似是知晓大环佩在‘看’流墨墨他们一般,师丝桐只解释道;随即两人就感觉到那被注视感迅速淡化,虽然依旧停留在自己身上,但是那种好似要被看穿的感觉却是几近不存;

    “可否确定?”大环佩不定说道,师丝桐却是眼眸一亮,那墨色眸子仿佛放出光华;

    “已然确定。”

    “大善~!”而见确定,大环佩的态度也是转变,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就是流墨墨和雪如楼也感觉到了神色的视线温柔了太多;

    “还有两刻,它们应已准备好了,琅琅且去,吾也要去准备了。”而见大环佩接受了,师丝桐也不再耽搁只立即催促起来;

    大环佩也不耽搁,肃然应声后就咻然飞走;而看着大环佩的身影消失后,流墨墨和雪如楼浓烈的好奇目光也火辣辣的落到了师丝桐身上;

    “它地位仅次于我,全称为九琅环佩,原本不是乐器,乃是一名乐祖的贴身环佩,后经年累月被乐祖气息侵染,被乐祖之乐侵染,而后生灵,成为乐器”

    而感受到两人火辣辣的目光,师丝桐依旧淡定的解释了一下九琅环佩的来,而两人在惊叹玉佩也能进化成乐器后,师丝桐也没有再说更多,只交代两人一声先在此处等候一些时候,不要乱跑后,同样飞身离开;

    而在师丝桐也离开后,雪如楼也终于憋不住,忙问起了他们被分开之后的情况;

    这些事情在这里恐怕师丝桐早就知晓,流墨墨也就直接说了一下,而雪如楼也简单的说了一下他和东恒呆着的几天闲聊的那些;

    之后,两人对于那九琅环佩依旧惊叹不已,虽然环佩和玉佩实际上并不算是一种东西,但是若是说成灵,成人身之类他们还能理解,毕竟那是由物进化而来的;

    但是,这特喵的由‘物’环佩‘进化’成了‘物’乐器;这就有点儿牛x了。

    这就好像是一只兔子可以修炼,最后拥有人形;但是绝对不可能修炼成狐狸~!

    这已经不是进化,而是有些类似于‘重生’了~!

    当然,这也只是趋势是,实际上他们在多想之后也淡定了许多;九琅环佩的改变其实也不是没有根据的;

    毕竟,环佩本就能发出声音,不过是把原本一丢丢自身附带的东西无限放大,虽然颇为惊异,但若看穿了,也是正常的;(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