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血妖姬 > 第九百六十五章 去祖星的禁止和爱的变化
    而那姐妹俩的变化,也正是被洗脑了的后果;当然,和其他笛家人外面另一半被完全洗脑不同,笛生尔同娶仨女虽不是特例,但‘姐妹’‘蜜月’还有并未全部‘品尝’等种种因素,都让必然出现了意外;

    比如根本不是‘司空雨灵’的流墨墨,再比如本就是心机婊,明白那些‘教育’是什么,漂亮的伪装的司空苏娜,还有那原本性格太过自私骄横,被洗脑的彻底,却因为那同母异父的妹妹,还有原本就又惧又恨的‘司空雨灵’,让司空珊娜的心底保留了一丝本性;

    不过她的抵抗也是螳臂当车,她平日举动已经基本符合洗脑的成果,但内心,始终有着独占欲和对于两个妹妹的复杂情绪,让她在笛生尔出现的时候,不由自主的会露出本性来;

    而现在,在笛生尔不在的时候,她的本性也没有达到‘激活’条件,只被洗脑的充塞满那些笛家想要相处模式,真诚的面对着自己了两个妹妹。□  番茄□○小说网△ □ w`w`w-.-f-q`x`s-w-.-c`om

    “咦,雨灵妹妹怎么都不说话啊?”而在司空珊娜真心真意的诉说着思念的时候,本性还有大半在的司空苏娜却是突然看向已经离开她们一点距离,沉默的流墨墨。

    “苏娜别说这个啦,她呀,是想生尔了~~~”而司空苏娜的话音刚落,流墨墨还没啥反应,司空珊娜却是热络而温柔的替流墨墨解释起来,惹的司空苏娜的注意力重新被她拉了回去,脸上的笑容也多了几分意味,略带探寻的认真打量了一下司空珊娜;

    “··姐姐,你,还记得三个月前的事吗?”司空苏娜就差没直接问你是不是被完全洗脑了的话,让流墨墨微微扬眉,司空珊娜也是一愣,不过,在流墨墨预料之中。□ ○ ◇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在司空苏娜诧异而略带复杂的叹息中,司空珊娜漂亮的诠释了一下什么叫正宗‘笛家媳妇’。

    “欸,三个月前,也是怪我。生尔当时也是想着让我们姐妹一同,不过又担心你们一时接受不了,后来,还是他想的周到,让我们姐妹都坦诚相见。可惜啊···”司空珊娜一脸诚挚的黯然可惜,司空苏娜随着她的话语瞪直了眼,脸色幻动几下,却是强忍了下去没吭声,反而霍的扭头看向流墨墨;

    而流墨墨与三个月前没啥差别的淡定脸虽然也有些无语,但是也让司空苏娜明白了她们三个,也就司空珊娜中招,再次看向她的目光也愈复杂起来。

    “不过你们也别难过,这次去祖星路途不近,在路上你们就应该能~~”而司空珊娜却是对两个‘妹妹’明显不是套路的反应没啥感觉。只是见她们沉默,自己也顿了一下,然后认真的侧头看着她们说道,让两人愈无语起来。

    而在司空珊娜把这话说完,见两个‘妹妹’依旧不吭声,不知是不是也反应过来,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什么,只扭头看向前方,也安静了下来。

    “噗——哎哟喂,这机器人洗脑洗的真别致。无条件接受笛生尔的一切吗?”熟悉而清脆的传音突然传到了流墨墨的识海中,流墨墨注意力朝那边的神识一聚,顿时明白,不由撇嘴回应;

    “快点过来。都晒了仨月太阳了,真把自己当花园的花儿了;若是无聊,自己去翻翻他们的记忆。”

    “姑姑~~!他们的记忆人家早就看过了,没啥有意思的~!”流小乖撅起嘴回道,而后被身旁的雪如楼往脑门上就是一个爆栗;

    “哎哟~!姑父你干嘛呀?!”流小乖惊叫一声直接捂住脑门,仰着头看向雪如楼;并没有虚形。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而是用淡红光晕笼罩着自己和身旁母女仨的雪如楼撇了她一眼,凉凉说道;

    “我和墨墨是同命同心,你和她说的什么,我都听得见;最近我心情不好,你要是火上浇油,别怪我揍你pp~!”

    “···唔,”流小乖闻言一僵,不由吐了吐舌头,她刚才想说的都还没说出口呢就被弹了一下,要是她真说让流墨墨也带她‘玩’一下,···唔,这个醋坛子姑父八成就不是只简单的揍自己一顿了吧··

    流小乖捂着脑门缩到一脸无奈的流清茶怀里,一旁的碧瑶饶有兴致的看热闹,然而在流小乖缩在自以为是‘安全区’的流清茶怀里胡思乱想的时候,不想却突然感觉到存在感极强的,让她有些炸毛的危险注视;

    “···额,姑父··肿么了··?”流小乖徒然僵住,僵硬的抬起头,正好迎上了雪如楼眼刀子啪啪甩的漂亮血眸,不由硬着头皮结结巴巴的说道;

    “雪如楼?”而不知是不是雪如楼的目光中‘杀气’太重,就是看热闹的碧瑶都正色起来,下意识的移动身形想挡到流小乖面前,而流清茶更是惊疑不定的搂紧怀里的闺女出声问道;

    “(¬_¬)身为小孩子,就要有点儿小孩子的样儿;再胡思乱想,你也不用实践,我直接让你体验一下后果如何?”

    “(—△—;)···”雪如楼凉飕飕的话,让俩当娘的惊疑一松,只有些莫名的瞅了瞅流小乖和雪如楼,然而雪如楼说完就转过头去,继续裹挟着母女仨朝主院而去,而流小乖却是一脸呆滞的瞪着雪如楼的侧脸,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猛的尖叫起来。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

    “o(≧口≦)o欸欸欸?!姑父你竟然偷偷看我的记忆?!!你怎么——”

    “(╰_╯)#闭嘴~!”然而,流小乖的尖叫直接被雪如楼的‘冷气’冻住了,而那俩当娘的,也愈一头雾水;

    “(╰_╯)#你觉得我若探查,你会没有感觉吗?”

    “(。_。)不会··”

    “(╰_╯)#那你觉得,我若是探查,你俩娘会不知道吗?”

    “(。_。)不会啊···”

    “(╰_╯)#那么,(╯‵□′)╯︵┻━┻你当我刚刚的警告是说着玩的?!就算不看我都能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表以为我真不揍你~!即使你是小孩子~!~”

    “=_=··对不起姑父,不过姑父你还是先淡定点,咱们马上要撞墙了···”

    “···”咻——

    本就因为流墨墨要以‘笛生尔新婚妻子’的身份去和笛家人集合,并且笛生尔早就一副迫不及待要品尝的模样,让他的低气压一直存在。而流小乖的胡思乱想,让雪如楼突然莫名知道的时候,对于这事儿的极度不爽和对小p孩的无所顾忌乱想,都让他暂时忘了自己为毛会莫名知道流小乖的想法。直接小火球爆了;

    而爆的后果,原本要虚形裹挟仨母女穿进主院中,也变成依旧裹挟着仨母女,笔直的冲向那高仿真的高塔模样的主院墙壁;

    当然,他们是都无所谓撞墙的。番茄小說網☆ w-w`w`.-f`qxsw.com毕竟怎么撞都只会是墙爆了;不过,已经登录在即,要是笛家庄园主院突然被无形力量冲爆了,辣么,去祖星什么的,继续等去吧··

    咻——嘭——

    而流小乖无辜的提醒,让雪如楼脸一僵的同时,早已准备好的虚形也猛然使用,在撞击到墙壁的同时,彻底虚化。没入了那墙壁之内。

    啵——嘭——

    没有任何声音,却有种一团大的果冻通过一个越来越小的瓶塞的阻塞和艰难感,几乎在通过那层层金属墙壁,终于进入到最内部的时候,仨母女都几乎听到了那实际不存在的轻啵声;而后身体显露,被一股劲儿直接带的冲到了地板上。

    “(。_。)额···”略带狼狈的从墙壁中‘滚’出来,踉跄几步站稳后,母女仨都是一脸诧异和无语的看向雪如楼;

    “=_=··看毛线啊,一次带三个虚形,以我的能力。能正常穿过来很不错了好吗~!”雪如楼板着脸扫了一圈三人说道,而后也不管那母女仨的反应,注意力迅锁定到流墨墨身上。

    “那就这样吧,这次是你们第一次去祖星。所以只能自己去,而且腕带以及各类电子类,包括私人的飞行器,飞船,星舰,都必须留下。或者交到蓝星号上封存,直到你们离开祖星后,才能重新拿到。”

    主院楼层中,笛家父子端坐在巨大的奢华类古沙上,对面相同风格,却小了一圈,并且还是单独的一溜沙上,流墨墨和那两姐妹都不约而同的间隔着彼此坐着,眼观鼻鼻观心的规矩坐着,听着笛凝的吩咐;不过,笛凝说了一些细节后,几乎是总结的最后一段,却是让三人都变了些脸色。

    不允许带任何随身便携的电子类,就是代步工具都是禁止,在‘注意事项’中并没有的条例,除了流墨墨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讶异,那两姐妹却都心惊;

    智商还在的司空苏娜第一时间就想起了那些‘注意事项’中完全不平等,或者说甚至是卑微低贱的设定;那种种注意事项虽然难以置信,但是她们‘三姐妹’身上都有着司空君豪给的嫁妆,尤其是她,她身上的专属特质亚空间更是还带着一艘拥有宇宙星舰性能,以高昂天价改造的宇宙飞船~!即使是她被丢到无人星,只要那个专属特质亚空间装备还在,那她就根本不惧任何~!

    然而,笛凝刚刚所说的话,还有明显是针对她的‘星舰’,让她原本就感觉不好的祖星之行,愈的糟糕起来,甚至都生出了笛家这是不是要把她们都带到荒芜星直接杀人灭口的阴暗心思~!

    而相比司空苏娜那让流墨墨查看到都有些无言的侧目的阴暗脑补,因为笛生尔和两个妹妹都在场而恢复一丢丢正常理智的司空珊娜,虽然因为笛凝的话脸色微变,但是她想到的却只是没有了那些东西后的不方便,还有要讨好祖星上那些长辈而特意准备的礼物都是装在亚空间装备中,若是无法携带那些装备,那那些礼物肿么办?

    司空姐妹听到笛凝的话后截然相反,一个比一个奇葩的想法,让流墨墨也是醉了,恐怕笛家父子都猜不出那俩姐妹现在的想法吧?

    “滴——您有私人讯息,请查收。”而在流墨墨脸色因为看到那俩姐妹奇葩无比的心思而变换不定,却是让笛家父子的眼里,她成了因此而情绪最为波动的人,在笛生尔撇了一眼笛凝,并没有得到反对后,麻溜的就给流墨墨了讯息,只明显的避开了那姐妹俩。

    “雨灵不用担心,这是祖星历来的规矩,即使是我们,那些东西也是不允许携带上去的;等到了祖星后自然会有相应的身份证明,你不用紧张。”

    “···”点开那明显是开小灶的讯息,流墨墨的脸色愈古怪起来,只抬头‘看’了笛生尔一眼,换来了笛生尔惊喜而温柔的笑容后,有刷的低下了头,一副状似害羞的模样,让笛生尔和笛凝的目光都忍不住聚集到她身上。

    “··这两个王八蛋~!”

    “···”而在那两父子目光聚焦到流墨墨身上的时候,雪如楼的神识看到这一切,也不由磨牙,太过不爽而没有掩饰的心绪顿时直接传导到了流墨墨的感觉中,让流墨墨也有些哭笑不得起来。

    “明明知道这对父子是想吞噬我,吃什么飞醋嘛~!”

    “···反正不能忍~!”雪如楼窒了一下,闷闷的想道;

    “··啧,最近感觉,你似乎变化挺大啊,而且,醋坛子都快升级到醋缸了。”流墨墨略带戏谑和若有所思的回应,

    “都会变的嘛~~感觉,越来越喜欢你,也越来越不能容忍一切接近你,抱有那些让我不愉目的的生命~~!唔~~”雪如楼却是心底一热,直接把这段时间一直极力掩饰的想法,第一次剖开放到流墨墨的感觉里;

    然后略带忐忑和小心翼翼的顺着同心探过去,想知道,却又非常小心的模样,让流墨墨心里涌出一股比曾经的暖意还高了不知多少温度的,滚烫的奇特感觉,一边仔细着那新奇而妥帖的有着奇异舒服的感觉,一边如同单纯少女一般,只盯着那小心翼翼探过来的,熟悉入骨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