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血妖姬 > 第九百五十八章 玻璃心碎成渣的血幽紫
    “你还是不了解女人,”笛凝不急不缓的说道,“女人都一样嘛,我知道她的心思,之前她同意,司空君豪应该给她压力了,她也小,大概不太明白这事儿的真实;后来昨晚你不是和她姐姐么?估计是尝到独守空房的滋味儿,所以不就~~”

    笛凝笑眯眯的给笛生尔解疑道,笛生尔也是恍然,随即回想了一下流墨墨当时的神色,明明是毫不在意的淡漠,硬是被他脑补成了故作镇定,再加上一个太过不镇定的司空苏娜,笛生尔的神色突然柔和起来;

    “原来这样啊,我都忽略了,哈哈,那这么说她这是醋着了~!也好也好,证明她不是我以为的那样~~欸,可惜,刚才我没理解,还以为是她不懂事儿,所以已经安排培训机器人给她们上课去了,还说等三个月后再和她···欸,我现在反悔怎么样?”

    笛生尔想到了自己刚才因为冲动下的决定,现在‘明白’了后,却是对于三个月后才能‘吃’‘司空雨灵’表示不能忍了;

    “这是你自己做的决定,要反悔还是要遵守,你自己看着办。▽  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笛凝撇了他一眼说道;笛生尔一僵,迟疑了一下,却还是耷拉下嘴角;

    “算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若她们不是娶回来的倒也无所谓,但是··好啦,父亲你该干嘛干嘛去吧,我想睡觉了。”

    “···你小子。”笛凝被笛生尔这别扭的模样也是弄的哭笑不得,明明是他来找自己,现在反而下‘逐客令’,真是;不过,看在他自己挖个坑把仨新婚妻子都拎到了三个月后才能那啥啥,就不和他计较这些细节了。

    笛凝懒得和笛生尔计较,直接就关闭了视讯,而笛生尔哀叹着他脑子秀逗了的决定,果断的抱着被子补觉去了;

    而在笛家父子那边‘消停’了以后,另一边被捉去重新‘补课’的仨姐妹。▽ 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除了司空家的两姐妹心里苦大深仇的不得不接受这样的节奏外,流墨墨却是直接布下一个幻阵,让那些机器人对着空气上课;自己则是和众人一起,等待着三个月后的到来。

    在另一边。早已被雪如楼带出了中央橙星范围,甚至都快要远离星系核的司空雨浩,却是在腕带新闻上看到了自己妹妹的婚礼,而且婚礼一切正常,并没有说有新娘逃跑之类的话题。顿时懵逼了;

    在流墨墨刻意断开了与便宜哥哥联系,司空雨浩联系不上流墨墨,再加上新闻的刺激,却是让他独自偷偷离开,想要跑回中央橙星去‘营救’妹妹。

    而在雪如楼无语的装作不知道司空雨浩的‘跑路’,处理掉貌似已经没啥用处的司空琳,悄然尾随着他乘上了直达中央橙星的宇宙星舰后,对于这个死妹控的忍耐,也达到了临界点;

    在与流墨墨交流一下后,流墨墨对于这个结果也是无奈。只表示不要杀了他外,其他的就随雪如楼处理了;

    而雪如楼也不再客气,就在那宇宙新建单直接把司空雨浩‘打包’,拖着他虚形着离开了宇宙星舰;

    原本打算安顿好他再给的护身娃娃,在探查过这个妹控的心思,明白了他是绝对不会放弃自己的妹妹的时候,原本的打算也直接推翻;

    斟酌了一下后,雪如楼果断出手,直接把司空雨浩魂魄中关于流墨墨的记忆全部处理掉,只留下了依照真正的‘司空雨灵’合乎常理的‘记忆’后。▽  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把护身娃娃直接封印进了他的魂魄中。

    “差不多了,”处理好这些后,又翻了一下司空雨浩关于司空雨灵的记忆,没有丝毫破绽。雪如楼也抽出了神识,抬眸看了看这片人烟相对少一些的星云带,然后拎起了依旧处于失去意识状态,被一团柔和淡红光芒包裹的司空雨浩,探出神识飞快扫了扫星云带周边依旧蔓延出去的星空中的情况,轻身飞起;

    只见那原本淹没了满是柔和星光中不显眼的小小的淡红光团。微微一闪之下就突然消失,没有了任何痕迹。

    “墨墨,我已经改掉了他关于你的所有的记忆,护身娃娃也封印好了,若是他遇上致命危险就会自动激;等我把他弄到一个星球上就过来。”同心中,雪如楼把自己的意思传达了过去;

    “···这样啊,也好。”流墨墨明白后,却是微怔,然后也多说什么,直接回应;然而拥有着同心的雪如楼却是直接感觉到她那转瞬即逝的一抹失落,也是明白过来;

    “长痛不如短痛,”雪如楼也是有些无奈,“放心吧,我会安排好的。”

    表达完后,雪如楼就没有再多言,流墨墨诧异了一下,隐隐猜到了他想做什么却也没有再多想,只同样的沉默了下来。

    而雪如楼在与流墨墨沟通完后,睁开眸子不由看了看手里的光团,又看了看已经没有多远的星球,突然止住了脚步,扭头张望了一下,直接改了方向,竟是朝着一个跟随着星球运转的无人大号金属球而去。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

    嘭——

    脚步落下没有声音,而对手里的淡红光团却是不那么客气,直接就被扔到光滑的金属面上,出沉闷声音;

    而雪如楼扔下司空雨浩后没有立即开始,只挥手一抹,一层几乎看不见,极为浅薄模糊的血色突然荡漾了出去,迅把他所在的这一小片区域笼罩了起来。

    在屏蔽罩形成后,他蹲下身,抬手直接按到司空雨浩的额头,而那层一直笼罩着司空雨浩淡红光团也迅变幻,扭结成了一层薄薄的血色薄膜;

    刷——

    突然,司空雨浩睁开了双眸,然而那黑眸却是没有焦距,随即那覆在他额头上的手掌下,突然窜出了一股细如丝的血色,朝下涌去,直接流淌着没入了张开的双眸中,立即染红了黑瞳;

    如同被一个细小的血色水母覆盖,张张弛弛的血色在双眸中变幻游动,只是一小会儿。放入司空雨浩记忆中的雪如楼的神识看到了他想要的结果已然布成,顿时一点他的眉心,那笼罩在他眸中的血色立即退散,他也重新闭上了眼睛。如同睡着了一般。

    “成了,”雪如楼抽回手,那层血色薄膜也再次变成了淡红光团,他站起身来,探手揪住一小点光团。重新把司空雨浩拎了起来;

    “虽然我很不喜欢你,但是墨墨对于你这个便宜哥哥还是上了心,反正这次之后就是永远不见,也没必要让墨墨留下遗憾;我也仁至义尽,虽然护身娃娃是用‘司空雨灵牺牲了自己才赋予了你’的新的记忆,但是,墨墨知道你会记住她一辈子,虽然你记忆中的是司空雨灵并不是她,但是她也不会有什么遗憾了~~”

    雪如楼看着司空雨浩说道,似是自语。番△茄小说网  w`w`w`.-f`q`x-s`w-.`com然而同心另一端的流墨墨却是字字体悟到;感觉着同心那边突然明朗起来的心情,雪如楼也露出会心微笑,紧了紧手下光团,飞身而起,朝着已经近在咫尺的星球而去。

    “咦,姐姐你今天似乎心情不错啊~~”神魂共享中,用神识瞄到了流墨墨露出明朗笑容的血幽紫忍不住把意识体凑过来八卦的说道;

    “是啊,了了一段儿,怎么?你很无聊吗?”流墨墨的神识一卷,似笑非笑的说道;

    “额。是挺无聊的嘛,这笛家庄园都逛得没意思了,那母女仨都快真的把自己当成花儿,天天窝在花园里晒太阳。莫崎姐总是又去和她的‘信徒’交流,享受那些个小血魔对‘神女’的狂热,我都快无聊死了··”

    血幽紫幽怨说道,流墨墨却是无奈的摇摇头;

    婚礼时候,众人混进来的身份,即使‘端木雪’的流墨墨用最好闺蜜的借口也没能得到笛家人的同意多留些天。在婚礼之后,就是那些参加婚礼的笛家人,也走了大多数,只有一些‘年轻人’因为笛曼他们,和同样的试炼者完事儿的缘故留了下来,其他的,都在婚礼之后被笛家人麻溜的送走了。

    事以,笛家庄园中,目前除了这部分笛家人和他们手底下的佣人之类的外,其他就全剩下机器人了;

    而正式的身份没法儿留下,再加上至多三个月就应能知道他们所需的目的地,莫崎和血幽紫以及九彩幽藤仨母女也懒得再去伪装成庄园里的谁了;

    不过为了避免在达到目的之前不要阴沟翻船被现而拖延笛家人回祖星的时间,莫崎和血幽紫都选择了虚形隐匿;而无法完全虚形,隐形在这个二十四小时无死角被机器人盯着的庄园中活动切换什么的也有点麻烦,那母女仨就果断的变回了原型,!还特意缩小改变了一下细节形态,伪装成了三株生长在庄园的花园中的,一种类似于凡人界‘彩虹藤’的藤蔓,享受起了慵懒的‘植物’时光。

    当然,让血幽紫蛋疼的并不是去玩‘植物本分’的仨母女,而是原本还和自己一起随意游荡溜达的莫崎,在突然想起来去笛曼的魂魄中溜了一圈后,在笛曼惊喜交加的请求‘神女’大人也‘赐福’一下她的小伙伴后;

    在血幽紫蛋碎的注目中,大部分和笛曼玩在一起的青年男女在知道了莫崎的存在后,毫不迟疑的转变成了狂热脑残粉,完全忘记了一切,只有‘神女就是俺们的神,神女就是俺们的光,么用神女会活不下去’的各种狂热节奏,让莫崎也不知道是不是也觉得干等着太无聊,直接去享受起了‘神女’的被信仰的‘日常’,完全把血幽紫丢下了~!

    当然,最初这情况生的时候,血幽紫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情的,然而随着俩姐姐,

    一个天天和雪如楼甜如蜜,完全是逼死单身狗,自带屏蔽和所有行动完全反弹的光环;

    另一个享受着当‘神女’,已经不屑和二缺弟弟再过愚蠢的游荡生活,自带无视光环;

    再加上血幽紫曾经‘丧心病狂’的在那群狂热脑残粉面前直接现身,表示自己是神女的弟弟,也想和姐姐一起玩,却见鬼的遭遇到那群狂热脑残粉瞬间狂暴不买账,还自不量力的凶他,让他表黑他们的‘神女’的时候;

    莫崎那一副看热闹外加你继续表演的神情,让血幽紫瞬间跪了,连原本还想过去尝试‘找那群狂热脑残粉的茬,试试看莫崎会不会收拾他’的作死行为,都直接被莫崎一击上垒,完全放弃了;

    于是,在雪如楼那边处理好,马上就要回来,流墨墨一直的‘生人勿进,表影响谈恋爱’的光环切换成‘心情绝佳,现在不会生气’的光环后,一直被忽略,表示无聊的游荡快把自己游成鬼的血幽紫,立即打了鸡血一般,兴冲冲的凑了过来。

    “哈?这样啊~!”而终于有心情了解一下自己弟弟最近的日常的流墨墨,在听完血幽紫‘如怨似泣’的杯具日常后,也是惊讶了,随即竟是露出一副‘你特喵是蠢了吗’的震惊表情说的话,却是差点让血幽紫的玻璃心差点直接碎了;

    “你特喵不会和我说啊?咋就那么蠢?!辣么蠢的天天的游荡个鬼啊~!我这还有事儿,原本还说等谁有空去处理一下的啊~!”

    “o| ̄|_··墨墨··姐··”

    “好啦,真是受不鸟,你说你怎么越长智商越少呢?”流墨墨果断的无视了血幽紫曾经找她的那几次,她一次比一次‘狠’的把人赶走的行为,一脸正气的说道;

    “既然你没事儿,那就去司空主家那边一趟吧,之前我现一件有意思的事儿,后来不小心忘了,正好你无聊,你就去看看吧;对了,那只鬼你别弄死啊,司空君豪那弄好你就直接把那只小鬼拎回来吧。”

    流墨墨再次无视了,自己其实是因为和雪如楼这段时间交流的太甜蜜才忘记的事实,轻描淡写的把这事儿到现在才想起来,还有其他细节上误差也都赖到了血幽紫没有去找她的事儿上,飞快的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