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血妖姬 > 第七百七十一章 乱·地下世界,王国的风貌
    由于不能使用能量,所以五只奇形怪状的斑斓生物,在当先的离忧画瞳的带领下,妥妥的成了壁虎,顺着平台一侧,在几乎呈现垂直角度的粗糙黑色厚壁上,小心而飞快的朝下方爬去。

    地下世界的亮度很低,在平台上的时候还好些;而随着深入,,不用任何能量和瞳术,单凭肉眼,可见度也越让人郁卒起来;

    昏暗无比,只有冷幽幽光芒的环境,让下方的世界只能模糊看出起伏着的大片暗影,并不能看清详细的模样;

    黑色厚壁与地下世界的地面落差足有千米余,五人的行动虽然不慢,但是在到达地面的时候,还是耗费了不少时间。

    真正步入了地下世界,水飘飘还有那仨母女才明白了这里和外界的区别;

    若非腰间的紫皮腰带遮掩住她们的气息,也阻隔了这个世界中弥漫着的,让她们根本无法吸收,完全是毒药的存在的奇特能量;恐怕她们在落入地下世界的瞬间,就和跪了差不多了;

    不过,虽然有着紫皮腰带的保护和隔绝,但并不代表她们绝对安全。

    “..娘亲,好难受啊..真不能使用力量?”流小乖苦着脸传音,

    “乖,忍耐些;”流清茶自己感受也不好,但还是严厉又心疼的说道;流小乖虽然难受的紧,但也没再抱怨。

    五人落下的地方是黑色笔直厚壁的底部,不过或许是幸运,也或许是莫崎的计算;她们落下来的地方正好有着一道三四米深的狭长凹形浅坑,正好能勉强容得下她们现在的身形。

    莫崎微微露出一点身体,睁着浅紫色花纹模样的看向前面;

    在她们藏身的这个浅坑外,是一片干燥而荒芜的灰色土壤,在幽幽冷光下,看上去愈的荒凉;

    而横向看去,这种灰土蔓延出去极远,虽然参次不齐。但是也能看出地下世界的地面似乎都是这种灰土构成的。

    浅坑前面的灰土区域大约有数百米,空空荡荡的,直到数百米后才突然拔地而起大片的,密密麻麻。一个接着一个的怪异东西;

    那些东西是原生物的住所,或者说巢穴;

    原生物的审美观从它们自身的模样就能看出是多不忍直视,不过在众人看见它们巢穴的模样时,才明白不忍直视其实还客气了;

    那些好像被腐蚀,被污染。用尽各种手段折腾后只有被丢弃的命的,只能称为垃圾的,无数个冲击人承受力的玩意胡乱堆砌在一起;

    “...这就是地下世界?原生物的..王国?!”水飘飘嘴角直抽抽的传音流淌到四人识海中,莫崎没什么反应,那母女仨却是非常认同的连连点头;

    “在它们眼中,现在被妖帝占据的那部分主大6,还有妖界其他地方,都是丑陋至极的存在。”

    “...”Σ( ° △ °|||)︴...

    莫崎淡淡的声音突然响在她们识海中,让四人惊愕又无语;

    “话说,莫崎姑姑。咱们进去王国是不是得有详细点的目标啊?虽然我开始是很好奇的想去逛逛,但是..”流小乖强忍着不适应的感觉,略带着撒娇的传音道;

    “..流墨墨她们不久就来这里,需要详细些的情报;”莫崎扭头看了流小乖一眼,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呀~!姑姑要来了~!”流小乖兴奋了起来,不过立即被流清茶黑着脸警告的甩了一句传音。

    “进去收集情报,尽力就行;还有,牢记之前我说的,若非必要,绝不要传音联系~!不要同时出去。分散些..不要引起原生物的注意,顺其自然。”莫崎突然缩回了脖子,严肃无比的又重申了一遍;不过她明显不属于自己风格的话,却也让四人诧异的看向她;

    莫崎却是说完就直接跐溜一下蹦出了浅坑。没在管其他人。

    扭曲的离忧画瞳扭动着飞快的在灰土上前行,没多久就钻进了那些巢穴的缝隙中,进入了王国;

    而在浅坑中的四人快的商议了一下后,决定分开从其他方向进入,等适应一些后再碰头;

    在莫崎进入后没多久,在灰土的其他方向。又有四只原生物或走或爬或飘的进入到王国中。

    王国的外围那些巢穴的密度非常大,能分辨出的一个与另一个的,它们之间几乎都是连接在一起的;只有少数的一些会在一个与另一个之间有着一丝缝隙。

    她们进入的时候,几乎眼睛被荼毒的差不多才寻到那丝缝隙;而后高贵冷傲的从那道缝隙中生生挤了进去,然后真正进入了;

    进入之后,她们也现之前在外面看到的虽然让人受不了;不过在真正进入,并且无视了那些巢穴的模样后,其实还不错;

    纯色,暗色,还有斑斓混合成太过怪异无法用语言形容的视觉冲击;然而除开这些怪异后,却是一个规矩森严,等阶分明,严谨的团结无比的世界~!

    原生物的世界很大,当然,这种大并不能和真正的大世界相比;

    它们的品种非常多,当时莫崎吞噬了很多原生物,因为重叠的记忆太多而没了继续吞噬的兴致,但是重叠的记忆,重叠的情报中,并不包括原生物的品种。

    不过,虽然莫崎这方面的情报只有小部分,但是原生物的等阶啊,王国的规矩啊,这些常识她还是有的,并且也告诉给了其他人;

    事以,虽然其他人对于王国很陌生,但是凭借着这些常识,在王国中行走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当然,没什么问题,也不代表绝对没问题;

    虽然莫崎挑出来给她们选择的都是那种不合群的原生物,但是这个不合群也是有限度的;

    五人选择的原生物,若是在修真界,那就是散修,到处游荡,却又从不在一个地方待太久的节奏;若是在凡人界,那就是流浪者,四处为家。看不起那些在一个地方过一生的人,

    当然,即使是这样子的原生物,那也不代表它们就绝对是孤家寡人。少量的世交和朋友什么的还是有的;不过没有其他原生物那般多而已。

    于是,深知这些情况的莫崎滑溜的深入到王国中而没有遇上一个与离忧画瞳交好的原生物;但是其他四人却是被莫崎所说的,这些都是不合群的原生物给坑了~!

    “咦,你是谁?新生的?不对,明明已经成年了。为何我从未见过你??”一只好像生锈的金色特大号剪刀,却浑身长满银灰色毛刺的原生物,突然从它那个等阶能行走的道路上窜了过来,张着尖尖的双腿,一边螃蟹一般横着往前走,一边狐疑的看着只有它一半高,平稳朝前蹦跶着的彩毛蛮腰壶,用意念把想表达的话甩到了流清茶识海中

    “...”流清茶有些僵硬的看了那大剪刀一眼,情绪糟糕无比的拼命想着对策;

    “站住!为什么不说话?你胆儿肥了啊?!”而那大剪刀见流清茶根本不理它,不由恼怒起来;直接一个斜跨步刷拉的挡在流清茶面前。

    “...”o| ̄|_...

    流清茶被逼停下。若是没有变化外形,恐怕她都已经冷汗津津了;而大剪刀的举动,也吸引了在其他专属道路上前行的原生物;有些看了几眼就离开了,有些却是兴致浓浓的窜到流清茶她们所在的这条路上,很嗨皮的看起了热闹。

    “..我,我刚刚成年,不认识你..”见围观的原生物越来越多,面前的大剪刀也似乎愈的不高兴了;莫崎只得硬着头皮,做好随时跑路的准备后,小心而紧张的用意念把想表达的意思甩到了大剪刀的身上;

    “额..”没找到识海。也没敢大刺刺直接甩进人家神魂中的莫崎正准备跑路,却被大剪刀接着甩到她识海中的意思弄的僵住;

    “啧,果然是新生的..孕育你的母株呢?照理说不是应该灌输给孢子这些常识后才离开的吗?怎么你看上去似乎知道的不多呢?”

    “...”=_=..母株?孢子?这尼玛不是葫芦么?肿么好像是在说蘑菇啊?..

    “我,我不知道啊。在我..懂事之后就是一个啊..”莫崎飞快的思考一下,然后再次甩了意思到大剪刀身上;

    “..真不知道你怎么长大的~!”大剪刀再次传达过来的意念,却是让流清茶直接产生了自己是不是幻听的感觉;因为大剪刀的情绪中竟然有着心疼和恼怒~!

    “罢了~!你这就随我回家吧,我知道你喜欢独居,不过你现在还小,而且很多该知道的竟然都..放心吧。我家现在这段时间只有我,等它们回来的时候你也应该适应了些,不会那么难相处;走吧。”

    大剪刀絮絮叨叨的,像是长辈对子侄的关怀;而且意念传达过来的时候,它就推了推流清茶,示意她跟着走;

    “...”次奥~!到底走还是不走?!感觉不像是有什么阴谋,但是,彩毛蛮腰壶不是说是独行侠么?为毛会冒出一个似乎和这破葫芦交情很好的大剪刀?!

    “嗯?你愣着做什么?高兴的傻了?行了行了,快走,别挡路了,要是让掌管现,咱们都吃不了兜着走~!”而大剪刀见流清茶又沉默,也没有动弹,不由转过身有些急促的说道;

    流清茶抬头看了看早已散开,回归到各个道路上的原生物,还有自己身后一连串明显已经不耐烦,甚至散出愤怒情绪,集体瞪着自己和大剪刀的大片原生物。

    “你,你到底是谁啊?我总不能随便就跟着不认识的走...”流清茶也明白现在明显不能再耽误了,然后意识再次甩了过去;

    “真是,连说话都不太会..”大剪刀却是心疼而怜悯的嘀咕一下,然后快的说着;“我是银芒金金剪的大闸,别愣着了,边走边说;”

    大闸频频看向后面,然后直接生生推着流清茶往前走去;流清茶蹦跶两下,然后与大闸并肩,一个蹦跶着,一个螃蟹似得横着,在专属路径上朝前走去。

    大闸和她说了很多,几乎有问必答;流清茶也因为它知道了更多的事。

    比如彩毛蛮腰壶和银芒金金剪乃是世交,它们一向是相伴相生的,不过很多时候都是银芒金金剪留在家里,而彩毛蛮腰壶在王国中到处游荡;不过隔一段时间彩毛蛮腰壶都会回去和银芒金金剪联络下感情,然后又继续去游荡。

    再比如,其实彩毛蛮腰壶和银芒金金剪是没有性别的,任何一只,只要自己想,都可以独自孕育后代;

    当然,依照彩毛蛮腰壶那喜欢游荡的性格,让它们生根,在一个地方不能动弹几百年,就为了孕育一批小崽子,然后还得花费数百年去把小崽子养大,教给它们该知道的一切,该会的一切;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不过,也并不是绝对,毕竟有时候会有情感的缘故,或者其他的什么原因,让它们会耐下心来孕育;但是会有这种选择的可是非常少的~!

    事以,彩毛蛮腰壶的数量一直很少;所以大闸才会在现流清茶的时候直接冲过来交给朋友,然后把这个可怜的,被孕育了一半就失去耐心的母株‘抛弃’的小家伙给拐带回家。

    而流清茶这样的遭遇,除了莫崎,其他几人也都遇到了,情况有些类似,却又不尽相同;

    与流清茶选择正路,融入到原生物中,正大光明的朝王国进,熟悉这里不同;本就是水之生命的水飘飘,虽然变化成了一颗大蘑菇,但是她却根本没有寻到应该是蘑菇生长的,潮湿的环境;反而不是太过干燥就是太过恶心~!

    虽然水飘飘不需要外来的水,但是在王国她不能使用力量,而且这里的气息无处不在,让她随着呆的时间越长,就越的不适应;最后忍耐不了,就按照直觉在王国的各处巢穴周围游荡起来,想寻到一些这里的干净些的水,试试能不能让自己对于这里能适应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