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血妖姬 > 第六百六十四章 妖君
    而那些热气构成的各式花朵在飘满满整个阵法上方的时候,反而愈凝练起来,竟是有些实质具现化的模样~!

    而在鼎中满溢的汤汁中翻滚着的却是一片片流金似玉的薄薄片状之物,看上去不像是肉质,反而像是妖魅花瓣,肉质肥厚纤细;

    整个阵法中在丹鼎汤汁翻滚着,竟是弥漫着淡淡瑰丽炫彩光华~!

    啵——

    原本密封隔绝的几层阵法突然被无形大手撕开,扑面而来尽是浓郁诱人馨麝之香,不似烹煮血肉生命,倒仿佛是落进醉人花蕊中,甜美又浓烈。FQxSw.Com

    “Σ(°△°|||)︴.主..主人..”原本正在鼎旁等待的灵猫儿感觉到自己的阵法被破,惊怒交加抬头,然后呆立当场,一脸惊吓后怕,嘴唇嚅嗫而出,然后再不敢看流墨墨,满脸煞白微颤的跪了下去。

    “(¬_¬)妖君,还是夺天地精华的类花妖系妖君,你胆子肥了啊~~~”流墨墨深嗅了一口气,然后挥手把散逸出去的浓烈香气勾手召回,重新封锁住;而后才似笑非笑的看着胆战心惊的灵猫儿慢悠悠的说道。

    “..主.主人,我..我错了...”灵猫儿战战兢兢地说道,头都快垂到胸口了;流墨墨走到丹鼎旁,抬起头看了看上方密密匝匝却是因为阵法被破,凝实模样重新虚幻,在即将全部溃散之际又因流墨墨重新封锁阵法,变成那种一半清晰凝聚,一半溃散成雾模样的各式花朵;

    哗哗——

    流墨墨垂眸,身体浮起,近距离看着鼎中馨香汤汁。然后伸出手掌在鼎口虚划,鼎中汤汁立即被搅动起来;愈滚热浓郁的香气随着热气滚滚而出,汤汁内几近大半流金似玉薄片迅翻滚,几乎占据了其中六七成,而剩下的少数的,却是一枚枚,一根根迅褪色的淡红圆润;看那样子似乎是骨头之类的东西。

    “这妖君本体是什么?你从哪儿弄来的?你打算偷吃准备了多久?还有。你可曾想过。若是被我现,会有什么后果?说吧,要是无法让我满意。那你就自己洗白白也下去鼎中熬煮吧~~不知道人族烹煮起来会是什么滋味~!”

    流墨墨挑剔的敲碎那些疑似骨头的圆润之物,嘴里懒洋洋,却是带着冷意的说着;跪在鼎旁的灵猫儿颤抖猛的一顿,浑身紧绷。FqxsW.cOM不知是紧张还是绝望;流墨墨也没在说话,只是转过身。双手抱臂,眼眸微冷的看着灵猫儿。

    沉默安静了片刻,灵猫儿有些怯怯的嚅嗫开口解释起来;

    原来,这个妖君乃是很久之前。灵猫儿在流墨墨他们进入妖魔海之前得到的;这件事除了灵猫儿,当时与他同行的人族宠物都不知道;

    灵猫儿虽然已达渡劫期,但他的实力若是单打独斗。对上妖君,难是敌手;然而。这或许是灵猫儿的好运;他们当时是按照流墨墨的吩咐,是接应潜入妖魔海的美人鱼们;事以经常游走和停驻在各个大6上。

    然而,或许是灵猫儿是时运,那次美人鱼那边传来讯息很平静,他与小伙伴们也没有一直聚在一起,没有分开行动过,而众宠也想着散散心,就各种行动到处溜达溜达;

    灵猫儿独自溜达,突然感觉到轻微妖气波动,然后出于好奇,还有奇异的直觉;他追寻着那股细微波动源头而去,竟是一路追寻到了大6边缘,正好遇上两方人马恶斗~!

    当时他们所在的大6是几个妖族共同掌控的普通大6,管理虽严,但他们种族却也不敢真的去管那些大争斗;毕竟他们就算想管,也力有不逮;事以,那两方人在大6边缘争斗,大6掌控者反而惹不起而避让开来,让出大片区域让他们去折腾。

    而灵猫儿虽然了解到这些,却是没有避开,而是遵循着直觉,悄然潜到战场边缘窥视;

    那两方争斗的,一方乃是一名妖君,另一方,却是大批妖王与少部分的妖魔海海族~!

    两方人,原本妖王是无法把妖君如何的,但禁不住妖王这方竟是勾结了妖魔海海族,那妖君是名女子,而且似乎是怕水的妖族,竟是在妖王围攻和妖魔海海族的助攻之下,竟是节节败退~!

    那妖君许是见状不妙,打算跑路,不想四周空间竟被封锁,而且还有海族加持,竟是把她封锁其中,宛若瓮中捉鳖~!

    灵猫儿观战许久,也已看出妖君败势;这两方人都与他无关,他也只是抱着好奇之心围观,当然,还有那种让他觉得奇异的直觉,让他虽然不想摊浑水,但却感觉不能就这般轻易离去~!

    他静观其变,看着那妖君被妖王和海族围困濒死,那妖君似是知道了自己必死无疑,竟是不再挣扎,反而露出诡异笑容,然后猛的显出了原型~!

    那妖君原型,竟是一株虚空冥花~!

    虚空冥花,只分为脆弱期和完美期;此花虽经常被归属于类花系妖族,但实际上,类花系妖族只是指脆弱期的虚空冥花,一旦脱离脆弱期步入完美期的虚空冥花,就与万族蜕变一般,脱胎换骨,进化成另一种阶段的生命~!

    虚空冥花两个阶段,形态不同,生命本质不同,只有生命本源中能见同质端倪,否则,就算是两名同血脉的虚空冥花站在一起,也根本没谁能看出它们之间的关系~!

    虚空冥花的脆弱期,其实还当不起这个名讳,脆弱期的它,呈现一人多高,一花一叶,艳丽绝色,经常被其他生命当成那种悸弱的,天生魅惑的花妖;而它也确实弱小,它的生长需要纯净无比的水,干净透亮的阳光,还有愈强大愈好的生命血肉精华;只有这些齐聚,而且没有敌人才能艰难长大~!

    它长大需要的条件太精致苛刻,而它自己本身的实力却微弱的不堪一击,出生容易,长大几乎十死无生;而能长大,且成功进化成真正虚空冥花的,更是少之又少;几乎都成了传说~!

    而现在,那个被打到濒死,露出原型的妖君,竟是刚刚步入完美期的虚空冥花,不止是在旁窥视的灵猫儿惊呆了,就是那些围攻她的妖王也具是震惊,反而那些少量的海族却是露出了笑容,似乎它们早已知晓~!

    虚空冥花完美期,彻底蜕变,已经脱离了花的范畴,一花一叶已经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形似花朵,神乃虚无的暗色庞大影子~!

    能随时随地沟通冥界之花,掌控着所有空冥之力,皆能被它调动,为己所用的生命~!

    它的强大,对于虚无之力,冥界之力的绝对掌控,让它即使繁衍艰难,几乎不死不灭,几近传说;但一旦真有成功者,那便是绝对的几近无敌之生命~!

    然而,在世间,无论是远古至今,真正的无敌者从来不存~!

    虚空冥花虽然强大,但也有致命弱点;那就是水~!

    脆弱期的虚空冥花,需要水的滋养;然而,一旦进化成完美期真正的虚空冥花,那些曾经滋养它的水,阳光,强大血肉精华,却又成为它的掣肘~!

    掌控着冥界之力的它,再也不需要阳光,反而必须弃之敝履,因为阳光已经成了能伤害它的东西;

    它也不再需要强大血肉精华,已经蜕变虚无本源的它,血肉精华对于它,就像是让魂魄去吃米饭,吃不到嘴里,成了摆设;

    而水,花体时必不可缺的水,则是在虚幻之后,成了它的克星~!

    它的强大来自于水,盛极而衰,养育它的水也成了唯一能置它于死地的唯一~!

    当然,并不是任何水都能克制于它,否则它那不是进化强大,反而是退化弱小了~!

    能直接伤害到它,并且能灭杀掉它的水,必须是能与它那虚无之力强大媲美,在水中极为纯净,几近成灵的纯粹之水~!

    那名妖君,不,应该是伪装妖君外在,实际上是完美期虚空冥花的女子,在展露出原型本体后,她那空冥强大的本尊花型上已然千疮百孔,几乎濒临崩溃;然而,她在变回原型震慑住妖王的那一瞬,竟是猛的在妖王和海族的重重包围中,连空间封锁都失去作用,彻底失去了她的踪影~!

    妖王们傻眼了,海族们呆了一下,然后愤怒了;他们迅开始寻找起来,明明快要得手的虚空冥花竟是在最后关头,闹出了煮熟的鸭子飞走了的笑话~!

    一直窥视的灵猫儿虽然觉得这一幕反转好欢乐的赶脚,但看着那群被气疯了的妖王和海族,他还是有自知之明,不想被他们察觉到踪迹引出麻烦;然后他迅悄然离开了。

    灵猫儿担心被他们追踪到他的痕迹,就特意在大6上多溜达了一圈才回去他们落脚处,其他人却是早就回来了;不过还没等灵猫儿把这个八卦和他们分享一下,其他人却是津津有味的谈论起来一群疯的妖王在满大6找什么东西的样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