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小说 > 修真小说 > 血妖姬 > 第三百九十一章 非人决议,彻定
    “乐舞饲咒,我也是在妖界的时候偶然听闻过的魔物,没成想竟是在修真界就得到;其实如果修魔者偏向于绝对魔性,这东西你们应该也能知晓。fQxsw.cOM”颜洛儿扫了一眼紫涟漪和若相离,身旁同为人族的灵猫儿和雪如楼一脸好奇的同样看了过去。

    “主人玩笑了,我当年修魔一直是散修,能去哪儿得知这等东西。”若相离不同于面对流墨墨时的随意,态度端正的把自己完全放在宠物的位置上;毕竟之前他们就曾改变了心态,只是已经习惯了流墨墨的随性;而其他三魂,他们都会不自觉的收敛起来。

    “我对修魔界的了解还不如修仙界多,”紫涟漪微微瞥眉,接口道;颜洛儿闻言点点头,

    “也罢,我现在要彻底解开封印,你们俩身上灵气隶属修魔,你们先来,记住,封印开启瞬间,立即喂食精血,别让它们失控。”紫涟漪和若相离闻言一惊,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被封印起来黑乎乎的石盒;犹豫一下没有开口询问,只是表示明白的微微点头。

    颜洛儿坐直身子,双手放到石盒上方,指尖轻滑;那石盒上顿时显露出层层叠叠的暗色封印,竟是足有九层;

    随着颜洛儿的妖力和法决,封印迅速崩解;在最后一层封印打开的时候,整个房间突然暗了下来;一股邪恶至极的气息猛的从石盒中喷薄出来,伴随着冲天魔气,一只只人头大的虚影挣扎着冲出,似要挣脱逃逸的模样。

    紫涟漪和若相离注意力一直在石盒上,在那些虚影冒头瞬间,立即划破手心,一滴滴晶莹血珠泛着纯净隐魔的气息,竟是直接被那些虚影自动张口吸走;

    一滴滴,一缕缕。从石盒中冲出的虚影密密叠叠,足有九十九头,每一头都贪婪至极的肆意吞吃着精血;紫涟漪和若相离脸色迅速苍白起来,但没有颜洛儿的命令。却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精血大量流失。

    吱——九十九头虚影随着吞吃,朦胧的形态迅速清晰起来,伴随着尖啸;颜洛儿猛的开口。

    “收!你们俩上!”紫涟漪和若相离如蒙大赦,飞快的止住伤口;一旁灵猫儿和雪如楼会意的划开手掌。

    不同于刚刚吸食修魔精血,雪如楼两人的精血自动逼出,那些带着血影的虚影却是见鬼一般惨叫的飞窜远离,竟是恐惧异常;虚空中,一簇簇血珠汇聚,与之前的隐魔气息截然不同;精纯的血气却是泛起正气凛然的隐仙气息。fqXSw.cOm

    “哼!吃饱了,还想逃?!”颜洛儿讥讽的扫了一眼躲避精血紧贴到墙壁上的众多虚影。然后猛的把双手探进石盒中,直接被黑液淹没;石盒爆出哗哗水声,那些安静的黑液沸腾起来;颜洛儿手指灵活勾动,迅速把石盒底部侵泡着的八枚碎晶全部抓进掌心;

    吱吱——!虚影们猛的尖叫起来,随着颜洛儿的手离开黑液。虚影的惊慌更甚;只见颜洛儿掌心摊开,每只手上都是四枚不规则的指尖大的半透明晶石;晶石外裹着一层黑液,却也能清晰看到内部中充塞的紫色气旋。

    颜洛儿手掌上猛的燃起血焰,那晶石上的黑液瞬息消弭,内部是紫色气旋像是受到重击;震颤间迅速暗淡下来。

    那九十九道带着淡淡血色的虚影顿时安静下来,诡异的迅速离开墙壁,一头扎进半空中的精血中。带着强烈怨念吞吃起来。

    随着虚影吞吃,只见它们朦胧的形态迅速染上霞光,颜洛儿双手一抛,八枚紫璇晶石悬浮在半空,一丝丝血妖姬之力迅速缠了上去;诡秘的咒语声响起,像是轻抚在心头的羽毛。众人只感觉周身一冷,身体却并无任何不适,只是似乎隐隐感觉随着咒语轻抚,似乎内心中有什么深隐的东西在蠢蠢欲动,竟是有些恍惚起来。

    “乐舞饲咒。饲欲吞精,乐舞未央~~”咒语顿止,一直听不清楚却又感觉很清晰的最后结语响起;只见九十九头虚影猛的爆出华光,竟是变化成一只只舞翩翩的墨色人影;

    巴掌大的墨色小人在整个房间中起舞,勾动起无声的乐章;在场所有人,除了颜洛儿,竟是都被它们的舞姿吸引了所有注意力,眼眸中全是沉醉。

    “血仇,血敌,吾之敌人,均为饲主~~!”颜洛儿清冷声音响起,众人仿若大梦初醒,顿惊一身冷汗,忌惮无比的看了看舞影,脸色格外难看。

    而那些墨色舞影却猛的一震,每一只身上迅速浮起密密麻麻的血色咒文,然后霍的消失不见;只余下那八枚不知何时,已经变成完全透明的晶石跌落下来,掉进石盒中黑液内,再无声息。

    “虽暂时无法得知,但也需先付出一些代价;”颜洛儿垂眸呢喃,然后招招手示意四个贡献了精血的家伙过来。

    “每隔九日,共同注入一次精血,待所有均化血海即可;把它收起来,别接触到任何物品;”颜洛儿吩咐道,四人抬头对视一眼,然后紫涟漪伸手把乐舞饲咒收进一只空置的储物腰带中。

    “颜洛儿姐姐,这个到底是?”看着这边事情已毕,血幽紫这才走过来好奇问道;

    “乐舞饲咒乃是魔界特有咒族产物,喂养之血,可以用宿敌之气诅咒,我的敌人已确定的人族,我的气息会引导它们去寻找宿敌的饲主,生生世世纠缠,除非宿敌血脉断绝,否则只要身怀宿敌一丝血脉,就绝对躲不开它的临身。”颜洛儿有些快意的解释道,血幽紫大悟,露出灼灼精光;

    “姐姐,即是如此,那若是跟着它们,岂不是能找到宿敌的踪迹!”颜洛儿一愣,无奈的摇头;

    “怎么可能,它们是无形无神的诅咒之物,若是能直接追踪,我早就找到了;它们只是被宿敌血脉引导过去,规则都无法捕捉到它们的脚步。”

    “啧,真是可惜了;”血幽紫不爽的咂咂嘴,然后看了一眼失去太多精血,满脸惨白的四人;翻手取出几瓶血丹递过去。

    “这是修真者的血丹,你们服用无碍,最近需要很多精血,不必计较血丹的由来。”四人一僵,犹疑的看了看血幽紫递过来的玉瓶;心中都明白,他话中说的修真者的血丹是什么意思;那就是用活生生的修真者炼制出来的血肉丹药。

    “怎么,莫非你们现在还记挂着人族?”看着四人的犹疑,颜洛儿讥笑的看过去,目光中的冷意让四人顿时惊醒过来。

    “不敢,多谢幽紫。”若相离目光一闪,立即伸手接过玉瓶,分给身旁每人一瓶;颜洛儿看着四人拿着玉瓶,只有雪如楼没露出什么特别反应,直接取出一丸就服下;不由对他的目光柔和下来,其余三人除了灵猫儿仍有些犹豫,紫涟漪和若相离都只是露出复杂神色就服用。

    “其实我一直不喜欢人族,不论是敌人还是非敌;既然你们已经是自己人,那就不必再自喻人族;对了,现在流墨墨正在沉睡,我也不用顾忌她,最后给你们几个人族一次机会;人族,是我的仇人,宿仇无解,你等若可真弃人族,完全抛弃,那我与其他分魂均会真正接受吾等;若是心中仍有,那就站出来吧,我不想日后再有波折,也不想流墨墨日后后悔!”

    颜洛儿此话一出,四人顿时一惊,不由抬头看她,却只迎上了那双幽冷的碧眸;一旁梅鲜灵也是一震,神色有些不安起来,他身上也有一半是人族血脉呢。

    “我只唯墨墨一心,人族,与我无关!”雪如楼平静的回视,声音中的坚定也让颜洛儿略微失神,不由翘起了唇角;其他三人也迅速下了决定。

    “人族,与我等再无关!”三人齐声,颜洛儿却是仔细看着他们,过了一会儿才露出笑容;

    “若是有机会,你等与人族的羁绊我会真正处理,不过现在你等既已决定,就再无退路;我不需要宠物,也不会容许流墨墨身旁有着心怀它意的宠物!”

    “主人放心!”三人低下头,心中纷乱迅速压下,平静下来;不论是之前对主人这个词的接受,还是现在为主人而抛弃的种族;都在这时真正的彻底懂了,他们在成为血妖姬的宠物时,就已经成为血妖姬的私有物,不该有的,总会完全抛弃;

    至于流墨墨曾承诺过的,离开修真界会给予他们的自由,也在这一刻真正放开;人族?他们刻骨明白,修真界的残酷,和世界树万族又有何不同?

    都是弱肉强食,是不是人族,还重要么?主人这个烙印,终会伴随一生。

    “你不错,希望流墨墨不会有悲伤那天。”颜洛儿目光柔和的看着雪如楼,雪如楼坚定的点点头;

    “永远不会,”雪如楼看着颜洛儿不再隐隐排斥疏离,清澈的碧眸中已是接受,不由欢愉;

    他一直知道,流墨墨因为和他,与其他三魂有了分歧,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解决这些;而现在,竟意外得到墨墨其他分魂的认可,心中满是光明;

    这样,以后他与墨墨,就能真正的站在一起!